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三十五章 市长探戈(书号:13545

第三十五章 市长探戈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在这个时代搞舞会是很时髦地个事,可在李长庚眼里简直是土得掉渣。唯一说的过去的,就是有一支小管琴乐队还过得去,可大家似乎对那个钢丝留声机更感兴感。

    水津弥吉察言观色地问道:“市长先生不喜欢舞会吗?”

    李长庚楞了下,要知道他在后世可是夜夜笙萧,当然大多是在高级会所内潇洒,和这样的小场面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地下。跳个舞什么的,早就磨得不比专业演员差多少。李长庚脸上不屑的表情,被水津弥吉误会为他好像是其它国官员一样,要么一脸色象,要么排斥的厉害,看李长庚的表情肯定是后者。

    “会啊,当然会!”李长庚耸肩膀,显然他没意识到水津话里面的意思,跳个舞很难吗,当官的不会跳舞肯定有残疾。当然也确实有不太会跳的,但抱个美女走个慢四快三又难不倒人。

    “那就请市长先生,跳开场的第一支舞吧。”水津弥吉很有礼貌的来个90度鞠躬。

    李长庚这才明白过来,水津弥吉是给他来个上屋抽梯。开场舞按照西方的要求,第一支舞必须是由大人物或专业演员跳才行,跳舞者要把现场气氛带动起来,没有经过学习,一般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好的,可是我还没有舞伴。”

    “这完全没有关系,我会给你介绍一位好舞伴,美国驻哈领士,麦克.吉姆的夫人劳伦夫人,是位热情的西班牙女郎,他的舞姿非常漂亮,我可以代你去邀请。”水津弥吉笑道。

    李长庚拍拍水津弥吉的肩膀,“这是不礼貌的行为,还是我自己去吧,你给我指一下就成。”

    水津弥吉楞了一下,指了下位置,“跳什么曲?”

    “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的多瑙河,要第三小段就成。”

    水津弥吉一听就知道自己一翻白打算了。

    李长庚很绅士的走到美国驻哈领士麦克.吉姆和他夫人劳伦坐的小桌前:“我一进这个会场,就听说麦克劳伦夫人的舞姿是全场跳得最好的。可以有幸邀请夫人与我一起完成一支开场华尔滋吗。”

    西班牙人的热情是世上公认的,劳伦夫人热情地站起身来:“你就是新上任的市长吗,看起来你并不向传言的那样像个屠夫。看起来还很年轻很绅士,我接受你的邀请。”

    “是的劳伦夫人,国有句老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没有传言的那样象个屠夫,让你失望了,实在抱歉。”

    “哈哈,市长先生你很幽默,我喜欢这样的男人。”

    “是的西班牙女郎。嗨,吉姆,我们一回好好聊聊!”

    李长庚在后世上大学时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当过一年的交换生,所以他对美国的了解远远高于欧洲人。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和语气,立刻得到了麦克.吉姆的好感。

    “市长先生,你一定去过美国对吗,我喜欢你的口音,一会我们聊聊。”

    随着音乐响起李长庚与劳伦来到舞场心,随着节奏两人开始跳了起来,李长庚的华尔滋只能说一般,好在够流畅,加上他官二代的气势,到也跳得有那么个架式,其实李长庚最拿手的是阿根廷探戈,尤其是闻香识女人的那段探戈,跳得尤其好。之所以没有跳,实在是这里面男女间挑逗的动作太多了,怕与身份不符。

    到是劳伦发现了李长庚心思:“市长先生,你的激情很含蓄。”

    “我平时跳探戈多些,华尔滋只能说跳得比较应付。”

    “那我们在来首探戈如何?”

    “那我们跳一步之遥。”李长庚见劳伦有些发楞,意识到这时候可能还没有这首曲。

    “这是一首很不错的曲,我一个阿根廷朋友作的。要不然一会我下去教教那群笨蛋,结束的时候我们在跳。”

    结束了华尔滋,李长庚找来纸笔,开始写乐谱。李长庚有个悲惨的钢琴童年,逼他学钢琴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军装,脸上不苟言笑的外公。用他老人家的话说,不懂音乐的军事家,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事家。也不知道从那弄来的歪理,老人家坚信不移。棍棒加身的学习环境,让李长庚钢琴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没放下,央音乐学院的专业考级都考到七级。丰富的乐理知识,李长庚只用了一会工夫就写完了一步之遥的探戈乐谱。扔给乐队,让他们自己看会。李长庚却不知道,正是这首乐曲让他第一闪名扬世界,这首曲也被称为市长探戈。

    日本驻哈尔滨领士田野一雄在旁边全神关注地看着,这个家伙到是个乐痴,见李长庚熟练的画谱,就知道眼前这位是个行家,顿生知已之感。李长庚在他眼里高贵了不少!

    “李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为什么不行,当然可以。”

    “你是我见过最懂音乐的国官员,真的很不错,我们会成为朋友的。”

    “哦,我也是这样想的一雄君。听说你非常喜欢音乐对吗?”

    “是的,我很喜欢音乐创作,如果不是从仕的原因,我的理想是当一名日本的音乐家。李桑你知道吗,我们听到越来越多的音乐都是欧洲人作的,我很不服气。”

    “一雄君,我和你有一样的感受,欧洲人在艺复兴后,向得到上帝的眷顾一样,人才辈出,而亚洲人除了国、日本、泰国三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外,都变成了殖民地。更何谈音乐家了,不过我觉得这场欧战也许会给我们带来转机。我也一直很喜欢音乐,差一点就把音乐当成职业了。其实我觉得国人、日本人不光外貌相同,骨里的东西也是相同的。我对欧洲人的音乐成就很佩服,但却并没有认同感。”

    “李桑你说的太好了,认同感这个形容太准确了,这也是你对梁任公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话的核心思想吧。”

    “不错,每一个民族化的产生,都与这个民族生活的地域,自然风光,生产生活息息相关,日本的明是农业、渔业生产形成的,一千多年前,又与唐朝明进行融和,形成了日本自己的民族化。现在日本提出脱亚入欧这个荒谬至极的观点,竞然还大受吹捧,就连国人也跟着接受这种观点。这很让人愤恨,不知道宣传这样口号的人是什么居心,我觉得这比直接军事入侵还要可怕,想一想一百年后,我们的孙们还会听到传统的日本歌曲吗。这只是举一方面的例,这样的例还有更多。这样的改变会让我们失去民族性,会让我人失去自己本民族的认同感。

    当然我也不是完全否定和不接受西洋的东西,我一直在想有没有一个可以接受的契合点,即能接受西洋音乐的优点,又可以保留民族音乐的独特性。”

    “李桑,你真是我的知已,我也一直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打不开思路,你能指点我一下吗?拜托了!”

    “一雄君客气了,我这就用钢琴为你演奏一曲。”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