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四十九章 兄弟远来(书号:13545

第四十九章 兄弟远来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会洋官厅外面是式风格,内部装修却是纯正的欧洲风格,李长庚进来的时候,张作霖、张作相、汤玉麟、还有一个从未谋面的吴俊升已经坐在厅时等候。

    “哎呀!几位哥哥你们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来了,存心让小弟失礼不是,王五快去让厨房快张罗酒菜,我给几位哥哥接风洗尘。”

    看着王五出去,汤玉麟拍着李长庚的肩膀大笑着说道:“哈哈哈,我说老疙瘩你行啊,这才几天啊,大总统——啊——不对,是洪宪皇帝就升你当督军了,你这升官的速速也太快了。”

    “哈哈,我这官升的全靠大总统一力栽培,如今身边可用的人才甚少不说,军队也未完全归心。那像七哥这奉天督军当得实在。”

    张作霖笑道:“老疙瘩你在哥哥面前也别这么谦虚,你什么手段哥哥们还不清楚。许兰州一个师长说让你架空就架空了,英顺、巴英额那么难缠的人物,都能让你收拾得服服贴贴。一群大毛小鼻都跟在你屁股后面转。说实在话,前几天哥哥们听说你跟大毛闹翻了,别的部队不敢说,二十七师可动员起来,准备到黑龙江帮你跟大毛干一架,那成想你这翻云覆雨的本事,没放一枪的收回哈尔滨的治权。”

    “让几位哥哥担心了!哥哥们这份情义启明铭记在心,在说客气的话就虚着了。”

    “启明这是二哥吴俊升——吴兴权!”张作霖介绍道。

    李长庚趟紧上前行礼“二哥兄弟给你陪不是了,应该小弟前去给你行礼才是,那能劳顿二哥来小弟这里。”

    “哈哈哈哈,老疙瘩——老兄弟,你二哥人长得五大三粗,这脾气也五大三粗,咱就是个粗人,哈哈哈哈,好——好,咱别整这些酸东西成不,虚礼虚礼,都他奶奶地虚礼。看哥哥给你送礼物。”说着吴俊升从身后拿出一个锦盒,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把龙泉宝剑,白色的鲨鱼皮剑鞘,外表装金。

    李长庚取剑在手,‘噌’的一声拔出宝剑,用手指弹下剑脊,嗡嗡声不绝。连口称赞“好剑好剑!素闻二哥酷好宝马,良刃,今哥哥以良刃相赠,足见盛情,那兄弟也只好回赠哥哥一匹英国的纯血马,聊表心意了。”

    “真的是英国的纯血马?唉呀,晤晤——太好了,哥哥老早就想弄一匹英国的纯血马养了,只是一直没有门路,快说说是什么毛色,有多高,几岁了!”

    张作霖一见吴俊升的状态就知道今晚有他在聊不上正事了,这吴大舌头就是个马痴,听说有好马,那真是什么正事都不管了,来之前还说自己大舌头,要少说话,别在老兄弟面前丢人。一见就让李长庚忽得磕磕巴巴地说上了,这会估计拦都拦不住了。

    李长庚自己也比较喜欢好马,前些日和迪沃夫斯基聊天,无意提了一句纯血马,没想到这老家伙上了心,不知从那淘了匹还不错的英国纯血马,李长庚虽然喜欢,但还没到痴的程度,这会正好拿来还人情了。

    “二哥,这马毛是枣红色的,马龄刚好四岁,还没上鞍,正是调教的好时候。我这叫人牵到厅前!”

    李长庚出门招呼一声,不一会手下的人把马牵到厅前,吴俊升‘嗖’的一下就窜到外面,牵着马的缰绳在院里转起圈来,汤玉麟笑道:“二哥这马痴之名真不是白得,这手相马的把式真是行家的行家。”

    溜了几圈马,酒菜也在厅里摆好了,吴俊升才恋恋不舍的放开缰绳,回到厅里。拉着李长庚的手非要坐到他身边,说道“二哥——二哥啥也——也不说了,平日二哥不胜酒力,今晚咱们不醉不休。”

    几位兄弟落了座位,便开始聊了起来,当然为了迁就吴俊升,话题肯定离不开马。张作相先说道:“这纯血马不但看起来漂亮,看其身材,冲锋起来速度也必是极快,要是装备骑军,那定是如虎填翼。”

    李长庚摇头道:“纯血马以短距离速力快称霸世界,创造和保持着5000米以内各种距离速力的世界纪录,近百年来没有其它一个品**速力超过它。更重要的是,该品种的遗传稳定,适应性广,种用价值高,是世界公认的最优秀骑乘马品种之一,对改良其它品种特别是提高速力极为有效。任何一匹真正的纯血品**的系谱,上朔100多年必定至少有一个祖先是“达雷阿拉伯”、“培雷土尔其”和“哥德尔芬巴布”三大名马之一。但纯血马作为军马却不适合,原因就是他的优点,军马的要求必须要适应长途行军,纯血马太娇贵了。其实我认为最好的军马是国的蒙古马和俄国的顿河马,如果非要列出一种又漂亮又皮式的军马的那就是阿卡尔捷金马,也就是传说的汗血宝马。”

    “说的好——好,长见识了,老兄弟,那你说说这世上真有汗血宝马。”

    “血汗这件事,众说纷纭但也非空穴来风。传说,土库曼斯坦有一条神秘的河,凡是喝过这里河水的马在疾速奔跑之后就会流汗如血。闭眼想象:残阳下,一匹体态优美的马飞奔如箭,挥汗如血,这样震撼人心的景象恐怕正是“汗血宝马”名噪一时的原因。但我认为比较靠谱的说法是由于马匹在奔跑时体温上升,使得少量红色血浆从毛孔渗出造成的。因为马在高速奔跑时体内血液温度可以达到45℃到46℃,但它头部温度却恒定在与平时一样40℃左右。阿哈马的毛细而密,这表明它的毛细血管非常发达,在高速奔跑之后,随着血液增加5℃左右,少量红色血浆从细小的毛孔渗出是极有可能的。”

    “听——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十年书。老——老兄弟,真会说话在——在干一杯。”

    李长庚见张作霖心事重生的样,又来得这么匆忙。连忙找个马的话题,给吴俊升连灌了几杯酒后,吴大舌头就醉到桌底下去了。

    张作霖松了口气终于有机会说正事了:“老疙瘩,咱们兄弟几个就你有谋略,如今你已是一省督军了,有几件事,七哥找你来合计合计。”

    “七哥我先表个态,兄弟这个黑龙江督军一切以七哥马首是瞻,未来的东三省巡阅使这个职位也将非你莫属。七哥有什么事尽管说,什么麻烦咱们兄弟一起抗。”

    “好兄弟,哥哥这个事啊说来还是小鼻闹得!”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