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七十四章 与段祺瑞手谈天下(书号:13545

第七十四章 与段祺瑞手谈天下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北大被人拐走了,号称国外语兼及东方华学的第一人辜鸿铭教授,一时成为这座古老帝都老少爷们的谈资。而此时李长庚正带着乔莫愁在段祺瑞的府上坐客。说来也巧,段祺瑞的继夫人张氏与乔莫愁两家曾经世交,两个女人算是旧相识,到后花园叙旧去了。

    李长庚来见段祺瑞在黑龙江时就是做足了功课,知道此人不收礼,来时也只带了几样糕点、水果,聊表一下心意,却是有一样比较贵重的礼物留在手上没送,那就是段祺瑞所住这套宅院的房契。这套宅是袁世凯与人赌博时赢的,后来他把自己的义女张氏,嫁给段祺瑞,便把宅院当成陪嫁。后来袁死后,原房主的儿拿着房契,找段祺瑞要回了这套房产。

    李长庚查到这件事情,猜想估计那家人也是不愤段祺瑞夺了袁世凯的权,又知道他这人耿直,便找上门收了房。前天见袁世凯的时候私下里问到了下这件事情,袁世凯也没想到这一点,便从做了个顺水人情,李长庚花了两万大洋,找到那人把房契买到手。

    段祺瑞这人平时生活比较刻板,说是设宴,却是把李长庚拉到书房关起门两人下起围棋。李长庚的围棋水平,不怎么样,但段祺瑞的棋力也就一般,两个臭棋篓,自然下不出什么高深水平,到是李长庚占了些便宜,因为后世围棋讲的是金角银边,不以杀伐为主,段祺瑞却是以清未杀伐为主的棋风,两人杀起来,李长庚自然先天占着目数优势。

    段祺瑞到是上了当,古人讲棋品如人品,段祺瑞也因此误判了李长庚的性格。两人都是功夫在棋外,自然谈话才是下棋的核心。

    “前日听闻老弟对欧战的观点很有启发,不知国若参加欧战,站在那一边更有利。”

    李长庚落了一,笑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庚治理一方尚可,眼光确是不足谋划全国,即然总理有问,那庚就说一下自己的观点吧。

    哪天庚也说了,欧战是一场盾胜于矛的战争,防守一方占着先天优势,最后的胜者就是耗到另一方受不了。但有一个因素不能忽略,那就是世界工业第一强的美国还没参战。美国若是站在德国一方,对我国最是有利。”

    听到这里段祺瑞把棋放回到棋盒内,专心听起来。

    “从地缘上来看,国是被协约国包围着的,在北有俄国,在东有日本,在南有法国殖民地,在西有英国殖民地。而且协约国在国享有半殖民地的特权。法国控置着国两广,英国控制着长江流域,日控制着华北东北、俄国控制着东北、西北。反观美、德、奥在国却没有什么太大利益。一旦美国加入到同盟国,国就是不加入任何一方,都是坐享其成地恢愎现在所有国土主权。国若是加入同盟国,至少能恢愎1870年以前主权范围。若是同盟国获胜,国或有可能恢愎所有藩属国的统治,一战而强国。

    但显然,美国不想这样,因为英、法、俄是在日落西山,而德、美却是后起之秀,所以说美国最大的敌人或者说最强的竞争对手是德国,那么从这个角度考虑,美国最有可能加入协约国。只要协纺国战胜,美国就可以通过这次战争,获得巨大的好处,不但少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也趁机削弱的其他烈强的实力。甚至有取代前任世界霸主英国的世界地位。如果美国加入协约国,对国最有利的办法就是加入协约国。”

    “如果不加入呢?”

    “不加入协约国,想来也没什么坏处,当然也拿不到什么好处。这跟官场站队是一个意思,晚加入不如早加入,等打出个分晓来,在加入也没什么意思了。”

    段棋瑞重新拾起一枚棋,想了想落到棋盘上。两人一盘下到盘的时候李长庚边角的优势越来越明显,段祺瑞的白虽然占着盘,却是越来越无力,杀伐之势也弱了下来。段祺瑞果断的弃认输。

    “启明贤弟的棋风别具特色,让人耳目一新,看来贤弟选择去黑龙江发展,也是别具心意啊!”

    “总理高看庚了,庚选择去黑龙江,是真心想在地方实践一翻,锻炼一下自己的能力!试行一下心的理想,东北地区的人口多是外省移民,地方宗族势力不强,传统观念也弱,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一些军政改革思想也就更容易推行。”

    段祺瑞在次盘落,开口说道:“听说你在黑龙江这半年时间搞得挺有声势,就是手段激烈了一些,你还年轻,得罪太多的人,风评不好的话,会对以后的仕途有影响。”

    李长庚也依然边角取势,抬头看了眼段祺瑞回道:“谢总理提点。庚本一商人,从政也属偶然,想的却多是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两权取其轻,也深知自己太看重利益二字,奈何本性难改。”

    “我看到是不然,启明行事果决,手段凌厉,智谋百出,目光长远,手下更是英才汇聚,那里像个商人。蔡松坡曾向我说过,就军事而言,启明虽无院校素养,但就统军而言,能力决不低于他。段某观你身边士卫能在短短时间训练如此作风,就足以证明蔡松坡所言非虚。而且你能把蒋百里招到麾下,段某更要高看你一眼!”

    “总理这话听着似是有气,不知庚那里犯了错。”

    “哼,启明贤弟可别跟老哥装糊涂,你让蒋百里守着保定军校,拐骗学生可有此事!”

    “哈哈,总理见谅,这不是庚看保定军校停课了,军校学生都跑到京城拉洋车了,于心不忍之下,才让百里兄来招些师生去黑龙江上课。在者黑龙江处在日俄两个列强势力的夹缝,随时面临外强入侵,而黑龙江军队又都是清未遗留改编的,急需正规化的军事人才,不得已而为之!”

    段祺瑞听完重重落了一,吃掉李长庚五枚黑,才说道“你小是得便宜卖乖,其它各省,也就偷偷摸摸搞个讲武堂之类的,你到好,也不向陆军部报备,自己就敢开了个军事学院。你在北大说什么大总统一走,各地就会军阀割据,我看你才是开了先例。”

    李长庚也反击吃掉段祺瑞边上的一块白,“总理冤枉庚了,庚成立黑龙江国防军事大学,可是向央报备过的,而且黑龙江也是全国新军事改革试点的之地。至于我说大总统一走,全国形成割据之势,也不是空口无凭,就算大总统退位,南方的革命党就不革命了,他们可是有着自己的政治主张。那群人里面想当总理总统的人可是不少。”

    “他们只要符合宪法,正当选举,想当总统当总理有何不可。”

    “总理这话,可能代表北洋?”

    “你——!”

    李长庚棋风一变,从边角开始杀向盘。

    “总理代表不了北洋,也代表不了皖系。”

    “哼,为何?”

    “北洋也好,皖系也好,只是一个松散的利益共同体,大总统看到了这一点,才想着称帝。结果事实证明大总统代表不了北洋,他不过是北洋这个团体的话事人,一旦他伤害了北洋这个团体的利益就遭到了手下的群体反对。

    同样的道理,总理高风亮节,想要尊重共和,尊重宪法,让革命党人也能入主央,北洋的其它派系会同意吗,就是你代表的皖系也不会同意,你当总理保障了他们的进升之路,他们自然会全力辅佐于你,可你不当总理了,还要让别人来当,他们还会听你的话吗?”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