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七十七章 意外收获的轮船招商局(书号:13545

第七十七章 意外收获的轮船招商局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李长庚带着乔莫愁来到总统府时,已是月四日,袁世凯看起来没前两天精神,时而睁开眼四处看看,但很快就陷入晕睡当。这时候就是在有心机,也用不上了。袁家人对李长庚的态度显得非常尊重,袁克定连忙叫醒袁世凯。

    袁世凯费力的睁开眼,看了会李长庚才含糊不清地说道:“我没遗憾了,你那爱国者三个字,就当给我袁容庵盖棺了。”

    “你多休息,少说话,我坐着陪着你。”

    “啊——喔——喔,”不知是袁世凯那位姨太太,这时哭了那么几声,弄得李长庚心烦不已。

    “出去,在这哭活人呢!”李长庚意外的吼了一句,吓得袁家人一楞,袁世凯倒在床上,却是笑了几声,启明,老夫身后的国事、家事都要相托于你了。

    “庚尽力而为。”李长庚起身,打量一下屋里站着的十多个人,说道:“这屋里不要超过八个人,窗户都打开,把这个碳炉扔外头去。”

    袁世凯的老婆自然有聪明的,听了刚才袁世凯对李长庚说的话,那还不明白什么意思,以后袁家,要靠李长庚保全了。心眼快的已尼忙上忙下的推窗,搬碳炉。

    这时杨士琦与唐龙两人一同进来,见屋里这情景都是一楞,杨连忙跑到床边打量袁世凯,见无异色,才稍安下来,袁笑道:“我没事,让启明帮我操持下家事。”

    “这人一多,在加上门窗关得太严,空气流通不畅,别说病人,就是好人也闷得受不了。”李长庚解释了一句。

    果然照李长庚所说,空气流通进来后,袁的气色好了很多,在次沉睡过去,李长庚拉着杨士琦与唐龙走出袁世凯的房间。

    还是杨士琦先开口道:“刚刚段芝泉来了,被大总统一付对联给羞走了。”

    “哦,什么对联?”

    “为日本去一大敌,看国再造共和!”

    “哼,段芝泉的眼光差的太远,他一个将军还没当明白,就想着当总理,正气有余,能力不足,误已误国之辈。大总统的这幅对联说的好,说的妙,说的满心不甘!”

    杨士琦点点头,他现在越来越佩服李长庚的眼光了,但做为一个谋主,什么事都让主想到了,那他这个谋士就失败了。反到唐龙不一样,他就是个影,越没想法才是越受主喜欢,前清李鸿章那会是这样,袁世凯时代是这样,现在主换成李长庚了还是这样。到是自己袁世凯称帝失败后,政事堂改为国务院,他这个曾经权力在国务卿之上的政事堂左臣也就没有实权,自己打定主意跟李长庚去黑龙江,到现在还没拿出一个像样的主意。

    李长庚看出杨士琦急于表现自己,但袁世凯称帝失败后,极大的打击了他的自信,还没走出失败的阴影,便说道:“杏诚,大总统身边有许多可用之人才,如今这等形式,怕也是日不好过,不妨联络一下,看有谁愿意去我黑龙江谋取一翻,虽说我李长庚现在的庙小,但要做的事情可不少。又值用人之际,不比留在北京混吃等死强!”

    杨士琦听完眼睛一亮,自己想差了,李长庚毕竟现在只是管着一省的实力,根本不虚要算计别人,自己却是想多了,他现在缺的是心腹,缺的是各方面人才。这么说的话自己到是有一件别人都收不下的超级礼物,那就是就是——轮船招商局!

    我杨杏诚可是轮船招商局的董事长,在招商局里可有绝对的话语权,轮船招商局可不只是一个船运公司,招商局有自己的邮电公司,有自己的保险公司,在日本有自己的码头,占着开平矿务局的大股份,有自己的招商银行,有自己的南洋公学也就是后来的**。也就是说北洋除了军队,真正的精华还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李长庚可是个大财主,明白了,这才是天作之合。

    当李长庚听说杨士琦掌握着轮船招商局的时候人都懵了,如果说一般人后世人真不知道轮船招商局是一个什么概念,但做为一个官二代,对招商局的大名那真是膜拜般的存在。说招商局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两个公司就知道招商局是什么概念了,招商银行和平安保险!轮船招商局是香港四大资公司之一,总管理资产在3.59万亿元。

    此时一战马上就要进入最紧张的时候,只要李长庚控制住轮船招商局,就等于是控制了国百分之四十的对外航运,在加上李长庚治下的东铁路,李长庚几呼拢断国大部分对外出口业务,这就意味着李长庚即将有大笔大笔的现金流。

    杨士琦是第一次见李长庚如此失态,当听说李长庚张口就要往轮船招商局注资500万,以及增资扩股,扩大招商局船队规模,大举收购船业公司,稀释股权等手段,已经有些跟不上李长庚的思路了,资本还可以这样玩,杨士琦吃惊的一塌糊涂。按李长庚说的来,用不了一年,轮船招商局就能被李长庚控制在手上。而且招商局自盛宣怀死了以后,最有实权的就是我杨老五了!

    李长庚兴奋地蹲在地上,用一根小树枝边画边说道:“杏诚请看如今欧战正紧张之时,双方物资正在巨大的消耗,而能够提供物资的补给主要就是美国、日本和国,只要我们控制住招商局的海运船只,那么就等于控制住了国大部海运份额,在看这里,整条东铁路都在我的辖区,而东铁路是俄合股的,只要我们够强硬,就能控制这条铁路的运输量。那么这一南一北,陆运海运就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杏诚说这意味着什么。”

    杨士琦楞了一下,眼前一亮,“启明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借机抬高运费价格。”

    “不——这还意味着一笔天数字的现金流,甚至运作好的话关税问题也能回到我们的手上,当然这需要一段时间。”

    杨士琦做过一段时间的天津关税总办,自然清楚其的门道。立刻反映过来,“启明的意思是反其道而行之,减低运费价格?”

    ------------------------

    感谢书友们的支持!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