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七十八章 山寨的版的国会演讲(书号:13545

第七十八章 山寨的版的国会演讲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今天早晨,我下的火车,我的未婚妻问我,“你要去那?”我说“想去景山的歪脖树下站一会。”她又问:“为什么?”我说,“我要看看紫禁城,看看这个曾经世界大帝国的心脏,怀念一下两百多年前在那上吊的朱由检和前些天刚刚离去的袁世凯。他们一位是大明帝国最后的一位崇贞皇帝,一位是华民国的开国的总统,也是华帝国未登基的皇帝。这两人也许有这样那样的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都是一位——爱国者……!他们间也许还有一个名份可争,那就是谁才是汉人的最后一位皇帝!”

    “于是我去了,在那棵歪脖树下看着辉煌的紫禁城;看到这个雄于东方的古老帝国,有过的辉煌,也由此在想到‘爱国者’这三个字,这三个字有许多解释和定义,但我想最重要的还是三点,那就是责任——荣誉——国家,这三个神圣的名词庄严地提醒你应该成为怎样的人,可能成为怎样的人,一定要成为怎样的人。它们将使你精神振奋,在你似乎丧失勇气时鼓起勇气,似乎没有理由相信时重建信念,几乎绝望时产生希望。

    遗憾得很,我既没有雄辩的词令、诗意的想象,也没有华丽的隐喻向你们说明它们的意义。怀疑者一定要说它们只不过是几个名词,一句口号,一个浮夸的短词。每一个迂腐的学究,每一个蛊惑人心的政客,每一个玩世不恭的人,每一个伪君,每一个惹是生非之徒,很遗憾,还有其他个性不甚正常的人,一定企图贬低它们,甚至对它们进行愚弄和嘲笑。

    但这些名词确能做到:塑造你的基本特性,使你将来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使你坚强起来,认清自己的懦弱,并勇敢地面对自己的胆怯。它们教导你在失败时要自尊,要不屈不挠;胜利时要谦和,不要以言语代替行动,不要贪图舒适;要面对重压和困难,勇敢地接受挑战;要学会巍然屹立于风浪之,但对遇难者要寄予同情;要先律己而后律人;要有纯洁的心灵和崇高的目标;要学会笑,但不要忘记怎么哭;要向往未来,但不可忽略过去;要为人持重,但不可过于严肃;要谦虚,铭记真正伟大的纯朴,真正智慧的虚心,真正强大的温顺。它们赋予你意志的韧性,想象的质量,感情的活力,从生命的深处焕发精神,以勇敢的姿态克服胆怯,甘于冒险而不贪图安逸。它们在你们心创造奇妙的意想不到的希望,以及生命的灵感与欢乐。它们就是以这种方式教导大家成为军人和君……”。

    李长庚站在刚刚恢复的国会演讲台上,以极为自信洪亮的声音演讲着他的讲稿,——爱国者不死!

    李长庚这一次来京的名义是参加重启国会,仅他一个人代表黑龙江来参加。因为黑龙江省议会被李长庚给关闭了,会党也都取缔了,所以一个符合条件的参议员也没有!北京是有些人想把李长庚从黑龙江督军的位置拿下,结果刚一放出风来,协约国的几个列强都急了,日、俄两国在黑龙江可是让李长庚忽下了血本,如果这时候把李长庚拿下,贷款找谁要去?

    在说现在黑龙江的各种工厂日夜不停地生产,然后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在给协约国供应物资。不说别的,就单拿方便面这一项来说,就极大的缓解了食品后勤供给的压力。经过半年多的贸易,黑龙江给欧战各国,提供小到针线筒,大到一些极有特色的武器弹药,其最成功的烟雾弹就多达七八个种类,无论是在协约国还是同盟国,都大受欢迎。黑龙江还弄了个大兵工厂,主要是大批量的生产双管霰弹枪,这玩意大规模使用的话,对于冲锋的步兵几忽是恶梦。最主要的是霰弹枪这玩意生产简单,质量要求也不严格,数量充足,价格更是十分便宜,大受蹲在欧洲泥水坑里牲口们的欢迎。

    在列强的压力下北京政府很快就妥协了,李长庚仍是黑龙江督军,这次复开国会,也没敢把黑龙江落下。而其它各省督军却敢来者甚少,大多留在地盘上看军队,清洗政敌。甚至刚刚被选举为副总统的冯国璋也远在南京,可见北京国会无甚权威。可李长庚来了,不但来了,还大张旗鼓的在国会演讲,李长庚是现在国内督军当,争议最多的一位,可以各路媒体对他的评价是一半唱红,一半唱黑,当然黑龙江、奉天两省的媒体那都是唱红的。

    李长庚这篇爱国者不死的演讲,目地很明显是给袁世凯平返,当然他给老袁平返也是有目地的,袁世凯称帝这件事情,现在还没有定为铁案,但显然有些人想借着袁世凯发丧找后账。李长庚即然收了杨士琦、收了杨度、这些无论是政事上还是谋略上,都有相当才华、眼界的人物,自然是尝到了大甜头。不说别的,自打杨士琦去了黑龙江,李长庚就在没操心过政事,所有各地奏报,杨士琦一过手,轻重缓急、分门别类,符上自己的意见往李长庚案头一放,李长庚细看粗看点头摇头就可以了。想到关心什么,随口问一句,杨士琦、杨度之流,可以事无巨细的从大到小说一遍。

    初次尝到了甜头的李长庚对袁世凯的余孽,可是念念不忘起来,这次得了个进京的机会,李长庚带着杨度来到北京与其说是参加国会复会演讲,不如说是把他的来意广而告之一翻。

    当然李长庚想广而告之的目地,很容易就得到了满足,自打国会成立之后,一省督军上台演讲是头一份。刚刚恢愎的国会里一帮参议员,还颤抖着不知行驶何样大的权力,为了增加自身的地位,那是相当大力的度的宣传李长庚做为一省督军的这次演讲。

    于是一个爱**人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当然一群会党人士也不会放过跳出来唱反调的机会,李长庚一个地方军阀、袁世凯帝制的拥护者,有何面目跳上代表民主的国会演讲台,这是打着正义的幌,做最为邪恶的事情。

    但李长庚的这篇演讲太符合西方人的胃口了,于是无论是同盟国还是协约国,在国内都大肆报道这次演讲,甚至把李长庚的演讲稿翻译成本国字,发到蹲在战壕里的大兵手上,这是多么正义的声音啊责任-荣誉-国家!

    而李长庚在国会的演讲照片也第一次登上世界各家报纸的封面,当这次风潮传回到国内的时候,李长庚的正面形象已经无可敌挡。甚至一些年轻人,以能背诵李长庚这篇爱国者不死的讲稿为荣。当然熟悉这篇讲稿的书友可能猜到,李长庚的这篇讲稿是山寨了麦克阿瑟退休时在国会发表的那篇老兵不死。

    -------------

    感谢小黄杨、甘礼良咖好等兄弟们的评论和票票,你们的表扬和对山寨这本书的支持让五方有些受宠若惊,我会加倍努力的,谢谢大家!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