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九十七章 瘸狼 瞎老道(书号:13545

第九十七章 瘸狼 瞎老道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巴英额领导的黑龙江第一骑兵旅仍在坚难的行军当,一路都是旗帜招展,所经之处各部王爷贝勒都不段的表示归顺东北联军。

    然而也有一些不自量力的马匪来找骑兵旅试下深浅,当然下场都很悲惨,骑兵旅虽然在黑龙江不太受参谋部重视,但也只能相对来说,武器装备那是一点不落后,甚至有些武器比一般步兵装备先进得多,机枪、迫击炮的装备量远大于常规部队。

    阿答儿斤就是外蒙有名的大马匪,外号瘸狼,自称是成吉思汗后裔,血统高贵,手底下纠集了两千多人,在草原上劫掠的手段十分凶残,实际上他根本不是什么贵族,蒙古贵族都是世袭分封的,他只不过是土扈图汗部里的一名马夫的儿,因为从小力气大不太循规蹈矩,经常偷抢些过路客商的钱物,随着一次次的成功胆越来越大,干脆纠集几个人做起了杀人越货的无本买卖。后来他的事被一个王爷知道了,要抓他治罪,这事要放在以前阿答儿斤根本没跑,草原上的人最记恨他这种人,今年你把客商杀了,明年谁还来交易,就是大马匪也只是劫掠一些财物,杀客商的事情是尽量不做的。

    谁成想那时候大清国越来越软弱,俄国人和日本人看准机会,武装一批又一批马匪在草原上劫掠各部,一时间蒙古匪患四起,也正是这次机会,张作霖等一干人才有了出头的机会。

    阿答儿斤也借这机会带着几个人逃过一命,投奔了一股声势较大的马匪。为了入伙,他用烧红的马刀插进了自已的小腿表示决心。结果决心表大了,瘸了一条腿。入了伙的阿答儿斤如鱼得水,这份事业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几年下来,草原上的马匪就根野草一样,枯了一碴又长出一碴,十年的时间,阿答儿斤也从一个小马匪混成了一个手下两千多人的大马匪。草原上的小孩哭闹,大人就会说,你在哭瘸狼就要来了。他会杀掉你的阿玛、额娘,割开你的胸膛,挖出你的心脏。这种事情瘸狼自己也记不清到底干没干过,反正草原上的人都这样传说。

    最近瘸狼却心烦的狠,他真想吃颗血淋淋的人心,来平静一下自己的怒火。原因就是朝庭的官军又要来了,在瘸狼的记忆里,来草原上的官军要比马匪还要凶残,当年他跟着的老大就被官军生擒,绑在套马杆上活活地点了天灯。那凄惨的嚎叫声、一晃一晃的火团,他到现在仍然记忆忧新。

    瘸狼他恨官军更怕官军,照理说他应该逃跑才是,但他是草原上的瘸狼,逃跑是羊的智慧,狼是不会这样想的。所以他动了这样的念头,官军在可怕来了也是会走的,因为他们是不草原上的人。那么如果借这个机会,把草原上的其它马匪都消耗干净,自己就可以称霸这片大草原了,然后向他所谓的祖先成吉思汗一样,统治整个草原。

    不得不说阿答儿斤的想法够疯狂,但也不能说全没逻辑,后来有个蒋光头不就数次用了这个逻辑,用别人当炮灰保存自己的实力。这就好比是一头狼面对一只老虎,狼是打不过老虎的,但狼把羊送到老虎嘴边,不断的喂老虎,直到老虎撑得动不了了,狼便有机会打败老虎。

    想出计策的阿答儿斤便在草原上开始造谣生事,不断鼓吹官军这次来要杀光草原上的马匪。然后开始连络各股马匪,共同抵抗官军。

    瘸狼的计策很快就收到了好的效果,先是一些小股的马匪不断地投靠于他。在之后,一些成规模的大马匪也纷纷纠集起来,响应瘸狼的号召。在克鲁伦河岸边的温都尔汗进行会盟。

    会盟来的马匪人数很快就纠集了一万多人,其声势大的就有三伙。这些人混到一起,自然一翻争权夺势,瘸狼聪明地没有争夺盟主的位置,将其让给另一个大匪首兀良哈,自己安心地坐上二把交椅。

    兀良哈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对瘸狼好感大增。两人结拜成安答后,兀良哈对阿答尔斤道:“安答,草原上的雄鹰是你召集起来的,你说我们应该怎么把那些汉人杀光,赶出大草原。大草原是长生天留给我们这些雄鹰的,大草原就是像天一辽阔,确容不下一个汉人。”

    “盟主,我觉得我们应该打出名号,我们不是马匪,我们是草原上的雄鹰,草原上的勇士,那些王爷、贝勒现在已经不配做蒙古人的勇士了,他们变成了汉人的牛羊。我觉得我们应该组成一支军队。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立军。”

    乱哄哄的马匪被瘸狼不知从来听来的官职一通分派,都忽的不轻,一时间马匪间融洽了许多,士气大增之后,马匪们感觉他们没有对付不了的敌人。一通酒肉过后这些马匪,连夜爬上马背挥舞着马刀迎向骑兵旅。

    这些马匪会盟的事情,早就被安排在蒙古的特工人员发现,正在行军当的巴英额收到蒙匪来的消息,笑了一下,将电报扔给身边的参谋长说道:“好多年没跟这些草原上的马匪交手了,好怀念啊。”

    参谋长叫于铁山,是个性格精细的人,寻思了一下说道:“听旅长这么说对马匪很了解了,能不能说一说他们的做战习惯。”

    “哈哈,好,那就跟你说说。这马匪啊,没什么战术,讲的就是一个来去如风,打起来跟狗皮膏药一样,粘上人就跟你没完没了,打得过你,就猛打猛冲,打不过你就跑得没影。等你稍一放松的时候,就会抽冷给你一下。

    当年蒙匪闹得最重的时候,这些马匪甚至到咱们东北来劫掠,那时朝庭还管这事,也给了我们这些人展露头角的机会。嘿嘿,开始蒙匪这一套确实很历害,打得我们这些人毫无还手之力,折了不少弟兄。那时候总司令遇上个高人,请他做军师。那位高人是个睁眼瞎,开始大家还没在意,谁知那人给我们批了一顿八字,大家就都信服了。

    简直就是刘伯温在生,兄弟们一服气,都听他的话了。他给我们这些兄弟在大草原上布了个口袋阵,先让我们分散出击,然后按照路线不停地跑,最后合围。那一战数千马匪被我们围了起来,杀的那叫一个痛快!活擒的马匪不是活埋就是绑在套马杆上点天灯,从此以后马匪就在没敢进东北一步。”

    “旅长说的那个高人现在可还在?”于铁山听得半真半假,疑心地问道!

    “打完仗那位高人就走了,连个姓名都没留,大家都叫他瞎老道。他说自己指挥这一场仗死人太多,伤了天和,他要在享富贵活不过三月。我们这些人到是可以富贵到老,唯独总司令享尽权势富贵之后却要不得好死。也正因为他这句话,我们当年那些人谁也没敢在提他。”

    在上一章,明天接着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