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九十九章 军事吹风会(书号:13545

第九十九章 军事吹风会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骑兵营在两个时辰之内消灭了近一万多马匪,其战斗力震摄了整个蒙古草原,一些大的汗部也坐不住了,纷纷在派出使者迎接骑兵旅,这时候到了夏寿田打主场的时候。

    夏寿田曾做过总统府内史,对草原各部的了解颇多,在加上有黑龙江谍报人员这个宠大的系统给他提供资料,说出话来底气十足,什么你家王爷最近可安好,听说他又娶了一位年芳十的小妾,真是有福气啊!这种官场老油条式的敲打,立刻让蒙古各部的使者想入非非,俯首帖耳!

    与此同时小徐的部队也开进蒙古,一个举着央大义一个是一方诸候,都打着收复蒙古的旗号,蒙古诸部零乱了,到底该归顺听谁的。不过蒙古诸部的王爷们听说东北联军已经打到托木斯克的时候,马上立场鲜明地站在东北联军这一边。

    东北联军还在进行着武装大游行,不过当联军占领新西伯利亚的时候,在国联的谈判桌上,英、法、美、日、意同时向东北联军施压,要求东北联军立即停止前进,必须后撤到伊尔库茨克

    因为东北联军在往前的话就是鄂木斯克了,作为高尔察克的大本营,已经触到帝国主义列强的底线了。李长庚也明白事已不可为,命令东北联军在新西伯利亚设立防线,并且以人道主义救援的名义接受白俄难民。

    随后李长庚在赤塔招开东北联军高级军事会议,10个师的主官云集在赤塔,会议开始前,各师主官在一起,热烈地讨论着战争情况,所有人都很乐观,并且对于停兵在新西伯利亚十分不满,吹嘘着要打到鄂木斯克。

    李长庚一进到会议室就听到各师主官不停的恭维自己的话语,渐渐的会议室里没了声音,因为所有人都发现李长庚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直到最后与会的将领们只能听到自己砰砰地心跳声,李长庚冷着脸走到主位上坐下开口道:“大家都坐下吧!”

    此时会场的气氛压得这些手下雄兵数万的将军们大气都喘不上来,悄悄的坐回到自己的坐位上。“诸位将军都很乐观吗,准备要封狼居胥了吧。”“砰!”的一声,李长庚手掌重重地拍在桌案上。

    “糊涂!这么想的人不配处在你们现在的职位上。想想你们打的是什么仗,除了第七师在赤塔打的那场仗还算个样的话,你们谁真格的与敌人交过手。你们碰到的不过是连武装都没有的临时政府,这算什么战争?如果你们把这就当做胜利,我无话可说,奉劝各位及早回家抱女人去吧。

    如果你们心还有那么点不安,那么就快点清醒过来。红俄300万和240万白俄正在决战,看看他们进行的是什么样的战斗,你们这二十多万人都不够人家个零头,高尔察克被我们捅了老窝都没回头,为什么?一方面是和红俄纠缠在一起,另一方面是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诸位我们现在轻松的扩地万里,但这不是结果,只是一个开始,甚至这场战争还没真正的开始!一旦俄国人腾出手来,我们将要面对的将是一个强大的帝国,几十甚至上百万军队的进攻。将军们清没清醒过来?”

    听了李长庚的话,黑龙江的几个师长还好,奉军的几位师长却有些打退膛鼓了,张作相作为二十七师师长也是奉军将领地位最高的代表,说道:“副总司令说的情况我们之前就预料到了,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李长庚也不能总是一幅冷面孔,刚刚的态度不过是为了敲打一下这群骄兵悍将,外一敲打过头就麻烦了,这时有张作相给他下台,正是时候。“嗯,是的情况有了新的变化,本来我们原来的战略是想把最前线设在远东共和国的伊尔库茨克,没想到战事会如此顺利,于是我们把前线推进到了高尔察克的地盘,新西伯利亚,在往前是不行了,一是触到了烈强们的底线,影响到了俄国内战。二是我们打的太远了,后勤补给的压力太大承受不住了。

    所以现在我们一切军事核心就是全力守住我们现在的胜利果实。下一步我们的军事重心将从进攻转为防守,以新西伯利亚和托木斯克为核心,依托西伯利亚铁路这条大动脉,利用鄂毕河天险建立一道坚固的防线。根据总参谋部的推演分析这场俄国内战,红俄的胜面较大,白俄虽然拥有国际上的支持,但刚刚结束的一战使得列强各国都已无在战之心,也无在战之力。加上红俄控制人口的优势,这场消耗战的结果就是白俄很可能会败得很惨。除了军事行动之外,下面将是政治上的博弃,所以我决定出使西方各国,战事将交由总司令和总参谋长负责。”

    李长庚给前线的各位将领开过吹风会后,返回哈尔滨,与张作霖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交谈后,登上飞艇,目的地一站将是北京。

    东北自治政府的名号已经完全打响了,也真正成为一方割据势力。这时国有了三个政府,一个是北京的北洋政府,一个是南方的革命政府,一个是东北的自治政府。东北自治政府名议上还是归顺于北京政府的,但这种归顺也只是名议上的,实际上东北财、政、军、司法、税收,完全独立。

    这次李长庚到北京有两件事要与北京方面谈,一个是外蒙的事情,夏寿田已经说服蒙古诸部的归顺,但徐树铮横插这么一脚,到把内蒙给分出来了,这另李长庚很不爽,但东北联军现在没精力和小徐抢地盘,那么李长庚只好来北京找徐世昌和段其瑞讲数。二是曹汝霖跟列强达成了东北自治政府接管租界和关税的事情,这个利益大了去了,各地军阀难免不红眼,东北自治政府虽然不怕这个,但总要有个大义才说得过去,毕竟税收是代表国家权力的事,一个地方政府的名议还是不够格的。

    李长庚的大红色飞艇出现在北京上空的时候特意飞得很底,而且在北京盘悬一周。最后巨大的飞艇降落在太和殿前的广场上边。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