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一二零章 张作霖欲交大权(书号:13545

第一二零章 张作霖欲交大权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章程我心里到有,却不知七哥是什么章程!”李长庚淡淡的回了句,口气听着似呼事不关已。

    “他妈了个巴的,分地盘这事岂能由着他汤二虎,他立了什么功劳就想分地盘。”张作霖喝了一小口酒,拍桌骂道。

    李长庚也端杯示意,陪了一口放下酒杯,“七哥的意思是,汤二虎要是立了功劳就要分块地盘。”

    “总不能寒了老兄弟的心不是!”张作霖看了李长庚一眼,又低头夹了口菜随意地说道。

    “七哥刚才说了,地盘大了不像只管着奉天省时那样轻松。不知七哥可曾想过原因?”

    张作霖楞了一下,菜没夹起来,放下筷疑惑道:“还能有什么愿因,地盘大了人多事多呗!”

    “哈哈,七哥说的实在,确为何不在往前想一步?”

    “在往前想一步?”

    “不错,七哥,兄弟的话你别介意,按说奉天省无论是天时、地利,都犹胜黑龙江一筹,可为何这几年黑龙江的发展远超奉天?”

    “你这是变着法的说你小比我聪明。哈哈,俺老张认这个事,也服气!”

    “错,七哥起于草莽,即无背景又无学识,能有今日之成就,凭得就是过人的聪明和胆识,庚能走到今天却是取巧和运气的成份居多。以你我兄弟现在的身份地位,学识、聪明、见识已不重要了,治理一方凭的是上位者治下直觉。”

    “啥直觉?”

    “就是用人和对事的判断力。所以说在为人断事的能力上我并不强于七哥多少。黑龙江之所以能胜过奉天,最大的关键就是黑龙江有一套即管人又管事的制度。七哥用人的手段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而我用人的手段却是,用人要疑,疑人要用。”

    “嗯,启明说的有理,七哥我似乎明白些了,但又有点糊涂。”

    “呵呵,七哥嘴上说糊涂,实际上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了,不然你也不会和我提汤四哥要分地盘的事。七哥咱们现在可是民国了,脑里的思想可要转变过来!”

    “你是说不给汤老四分地盘,那张作相呢?他带的二十七师可是打了漂亮仗的。”

    “七哥说的我明白,实际上我已经给咱们兄弟留好后路了,那点面上的风光和权势算不得什么,可几位哥哥脑里的思想还没转过弯来。”

    张作霖端起酒杯和李长庚碰了一下,两人喝干酒杯,亮了下杯底,张作霖沉了口气说道:“启明说的七哥也想过,只是这么大的地盘,没有可靠的兄弟照看着,我是担心啊。”

    “七哥的担心是有必要的,我也能理解,看看南方那些军阀,今天不是被这个手下倒戈了,明天就是被那个手下造反了,连袁大总统那么精明的人到最后都没逃过众叛亲离的下场。

    老话说的好上阵父兵,打仗亲兄弟,咱们哥几个冯老三跟咱们不是一条心,马老大不参与咱们兄弟的事。就咱们实实在在的哥个,谁要是打仗被围了,都得豁出命去救,这话对吧!就拿当初我收哈尔滨主权的时候,七哥可是把二十七、二十八两个师的人马都拉出来了?那时候我李长庚手下可是没有一兵一卒,靠的就是七哥和几位哥的支持,才有这份胆气跟老毛叫板!”

    “提这干啥,都是过去的事了,启明能把这事记在心里,就不往当初我老张吓得半夜爬起来好几回。”张作霖听李长庚说的实在,也是兴奋不已,他是土匪出身,讲得就是这份情义。不管张作霖是不是枭雄,但从他维护兄弟利益和没有一个兄弟背叛过他,就能看出他比关内那些军阀强得多。李长庚也是明白这一点才和张作霖,开诚不公地说话。

    “可是七哥,你说咱们给汤四哥一个省的督军,他能干好吗?”

    “为什么干不好?”张作霖蹲了下酒杯。

    “因为他太实在,耳根太软,听不得好话,又好占小便宜,他这脾气在军还好说,从政的话,还不让手下摆弄晕喽。外一干了糊涂事,你们咱们是对他好还是害了他。要说治理地方你别看吴老二,说话都不利索,但想糊弄他可不是件容易事。话在说回来了,当个督军啥的也不过是一个捞钱的手段,咱们兄弟控股着东北银行,还差钱不成?咱们兄弟立身的本钱是军队,那些读书人听话就用用,不听话要杀要刮还不随咱们心意。”

    张作霖一拍大腿,哈哈大笑“果然还是我老兄弟了得,这一席话点醒了我老张。那什么来着,妈了个巴地,醍醐灌顶啊!来来来咱们连干三个!”

    两人对饮三杯后,张作霖似是情绪未尽:“老疙瘩,七哥本事不如你,我想退位让贤,你来当咱们这个东北联军总司令和东北自治政府主席如何?七哥我给兄弟你打下手!”

    见李长庚要打断他说话,张作霖一挥手制止他说话:“七哥这话可是诚心诚意的,你这身本事,七哥心服口服。那个宋太祖赵匡胤不是杯酒释兵权吗,七哥想了好些天才弄明白,这个宋太祖是个讲究人,讲兄弟义气,有话明着说,有事明着办,不背地里下损着。不过那个明太祖朱元璋就不是个地道东西,把跟他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一把火都烧死在庆功楼里头。

    有了这些前人之见,咱们老兄弟几个得把话先说在头里,将来兄弟们打下天下了,才能安安心心享受荣华富贵。虽然咱们拜兄弟的时候是按年龄算的,但话听谁的得看本事,这是当初兄弟们拉大团时立下的规矩。以前我张老七有本事兄弟们都听我的,现在你李长庚比我张老七更有本事,那你这几位哥哥就听你的话!”

    李长庚听张作霖说话不似作伪,豪气也随酒劲涌上几分“即然七哥这么说了,我也明白你的意思,我向天发誓只要哥哥们不提兵相见,定要哥哥们包括孙孙都享尽人间荣华富贵。在说现在也不是杯酒释兵权的时候,目前也只有几位哥哥掌军我才放心,在西边咱们还要跟老毛打一场大战呢,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打这场仗作准备的。等西边安顿好喽,还有天下要打!”

    “感谢喜欢羊排兄弟的打赏,今晚9点多才从哈市赶回家,还好更上这一章。兄弟们推荐很给力啊,收藏也要加加油!”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