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一三六章 临阵换将 无间道(书号:13545

第一三六章 临阵换将 无间道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感谢氧化物兄弟的打赏,还有支持本书的兄弟姐妹们!

    听着孙烈臣远去的骂声,徐寅长叹一声说道:“副总参谋长就是这脾气,来人——命令!第四师立刻紧急集合收拾装备,除地炮团外,所有人员在五十分钟后出发,从河道12区段秘密渡河,在对岸甲6区隐蔽待命。第四师师长参谋长立刻来见我。

    “是!”作战参谋敬了个礼,快速地闪身出去发布作战命令。

    过了一会徐演的亲信卫兵,匆匆离开他的指挥部。

    而刚刚徐寅派出去传令的作战参谋却出现在孙烈臣的专用指挥部里。“副总参谋长,这份命令要不要传出去?”

    “传啊,不让徐寅那小听到点声音还有他刚派出去的人那能放心得下。对了弄两个营在前指这里弄出点声响就成,这大半夜的犯不上把明天还要作战的弟兄们都折腾起来陪我们玩——!范英明师长一会和我一块过去!”

    徐寅站在窗前听着外面部队集结杂乱的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自己派出的亲信也不知能不能把信送到对面,是不是向他自己说的那样南拳第一高手。李长庚这个军阀不除,国永远也实现不了孙总理的三民主义,不过只是一句假大空口号,实际上李长庚的国社党在国更有代表性,政治纲领也更加完善,可自己无力的是曾有过会党史,只是这一条注定了在东北没有前途,可恨的是孙总理竞然派人用这一条威胁自己……!

    想着心事的徐寅不知何时,孙烈臣带着一群人进了指挥部,笑眯米的盯着徐寅背影,突然间哈哈大笑,徐寅一楞回过身来,就听孙烈臣笑道:“徐总指挥,想什么好事呢,莫不是还在惦记你那位如夫人,你的那位夫人听说可是咱们黑大的才女,听说样可是漂亮的很啊。可惜我老孙没见过他的样。你猜她现在会在那里?”

    徐寅被孙烈臣的表现惊的心脏狂跳,“哼,副总参谋长请自重。我是位军人不喜欢开玩笑!”

    孙烈臣大马金刀的拉了把椅坐下:“妈了个巴地,这咋能是开玩笑呢,我可是一本正经地在问你这处问题!”

    徐寅的脸都被孙烈臣轻蔑的表情气白了,“你——!”

    孙烈臣更加变本加厉地指着自己的肩章笑道“怎么看不清楚,华民国上将,你这个少将师长不应该给我敬个礼吗,敬个礼我就教你个乖,说说你那位如夫人在那里?”

    徐寅无耐地向孙烈臣敬了个礼,冷冷地说道:“虽然你是上官,可我也是东北军鄂木斯克前线总指挥,但你不尊重军属的行为,甚至有威胁的话语,我要向东北军总司令部控告你。现在我要向范英明师长布置作战任务!”

    范英明上前一步,向徐寅敬了个礼:“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命令,因为你从现在开始已经不是鄂木斯克战役前线总指挥了。下面请东北军副总参谋长孙烈臣上将军宣读东北军关于鄂木斯克战役前线总指挥。”

    范英明话音一落,孙烈臣笑眯眯,懒洋洋地站起来,慢慢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份任命书,突然神色一正,似是变了一个人的样,气场十足、威风八面地高声宣读道:“现任命东北军副总参谋长孙烈臣上将军为我东北联军鄂木斯克战役前线总指挥官,原战役总指挥徐寅因勾结南方革命党,密谋造反,立刻押解回哈尔滨军事法庭接受军法审判。”读完,孙烈臣将一张盖有东北军总司令部大印的任命书给徐寅看一下。

    徐寅终于有些惊荒的表现,高声喊道:“这不可能,你这是陷害,鄂木斯克到哈尔滨千公里的路程,你怎么这么快就拿到任命书了。就是飞也不能这么快吧!”

    “哈哈哈哈,小徐,你说的不错我怎么能这么快就拿到任命书呢,因为这份任命书,在我们东北军远征的时候就已经揣在我的兜里了。”

    “不会的,总司令那么器重于我,怎么会!”徐寅这时已经没争辩的底气了,李长庚那张憨厚的脸和贼光四射的双眼浮现在他脑海里,浑身上下出了一层又层冷汗。

    “哈哈,小敢和我老兄弟玩心眼,你太嫩啦,枉我老兄弟对你这么看重,当我看到这份任命书的时候,老兄弟不总司令就已经告诉我你小是个叛徒。

    我问总司令即然知道你小是叛徒是奸细为什么还要用你。你猜总司令怎么跟我说的,他说,越是叛徒越是奸细,越会努力证明自己清白,甚至为了保护自己,会非常努力的工作。这样的人为什么不先用一用。果然啊,你小指挥第七师打的最卖力!

    哈哈,现在知道为什么奉军第二十七师始终在第七师身边作战,到了鄂木斯克又让你担任前线总指挥了吧,又为什么让你第七师过河担任进攻主力了吧,现在想明白了没有!哈哈哈哈,来人,热闹好看吗?”

    徐寅虽然被几个警卫给按在桌上,但依然很冷静。“哼,你这是诬蔑,你这是夺权!”

    “我孙烈臣诬蔑你有意思吗,我夺你权,我是东北军副总参谋长,你不过是一个师长这权力和我比得了吗?在说能当这个前线总指挥人多了去了,凭什么轮到你。就你那点破事早就不新鲜了,1918年4月7日晚上,你在干什么?

    想不起来我提醒你一下,那天一个叫周泰的人来到你家,你们两个人在书房里面密谈了三个小时,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喝的是什么茶,间都谁进过你的房间,总司令那里都有记录!然后你于1918年5月16日、1918年7月9日、1918年12月1日、1919年2月9日、1919年6月1日,总共进行了次会面,每次密谈都在你那位如夫人家。其间你们两书信电报往来,二十余次。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押下去,这个叛徒我看着心烦!哼最后让你在死一次心,你那位如夫人,是代号燕的成员!”

    徐寅脸色憋得通红,他知道一切都完了,梦醒了!原来自己不过是一个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小丑。也突然发现李长庚其人远比他想像的还要可怕,1918年正是自己从师副参谋长到师长跨越的关键时期,而在那个时期自己能力压几个对手的关键,剧然因为自己是奸细!荒谬吗?

    想一想自己担任师长后的惊喜和不安,还以为是自己运气来了,又生怕被人发现珠丝马迹,日夜守着训练场,把第七师从一个落后师练到先进师。俄战争开始后,自己带着第七师奋勇当先,一气打到新西伯利亚。可这一切都在那个人的算计之。

    还有眼前这个在自己眼说话粗鲁,毫无军事谋略,土匪出身的副总参谋长狠狠地摆了一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