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一四一章(书号:13545

第一四一章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李长庚的讲话很实在,现在需要你们的能力治理地方,想贪污不是不行,但不能乱伸手,至少明面上行不通,背地里,你能把地方经济发展起来,能贪多少看你本事。还是那句话,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还有就是全力发展国的官僚资本,不是清未的那种官办资本也不是官督商办,而是实实在在的向官员的女亲眷开放资本市场,只要官员家属不违反国家政策和商业法规,那么可以得到国家政策上的倾斜。

    在场的都是官精,瞬间就领悟到李长庚的意思,只要你能把地方治理富裕,老百姓生活过得好,手段高明的贪污是允许的,你们家属想搞工厂、搞实业、甚至兼并土地都可以,甚至东北自治政府可以拿一部分钱让你们搞。说的在明白些,那就是东北上层社会,给你们一张入场券。

    李长庚的这种玩法一点也不新鲜几千年前北周的开国皇帝宇泰与大学士苏绰,就有一段经典的君臣论述,《具官》!

    宇问:“国何以立?”

    苏答:“具官。”

    宇又问:“如何具官?”

    苏答:“用贪官,反贪官。”

    宇不解:“为何用贪官?”

    苏答:“你想叫人为你卖命,就必须给人好处。而你又没有多少财富给他们,那就给他权,让其用权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

    宇颇有困惑:“天下者,我之天下。岂能容他们掠取?况且,放任贪官敛财,于我何益?”

    苏笑曰:“此言差矣!天下是你打下来的,当然属于你。但对外宣称,当说是全体黎民的。这样,在抵御外敌时,你将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炮灰,而且颁发任何号令,都可以百姓的名义。这些,今天暂且不谈,咱们还是说贪官。贪官能得到好处,皆因你授之于权。为保住自己的小权,他们必会维护你的大权。如此,你的江山便稳如磐石,无虑可忧也。

    宇仍有不解:“既然用贪官,为何又要反贪官?”

    苏曰:“这叫权术。试想,没有贪官,何以反贪?不反贪官,又何以哄骗民众,笼络人心?”

    宇似有所悟:“请君痛快直言!”

    苏曰:“天下没有不贪财的官。官,不怕他贪,怕的是不忠。以反贪为名,除掉不忠的官,既可剪除异己,又可赢得百姓拥戴。这是其一。

    其二,官吏只要贪墨,必留下把柄,一旦背叛了你,也便有了灭他的借口。贪官害怕灭顶之灾,自然会听话效忠的。所以,贪官实为治国之宝,不可或缺。换言之,只有贪官在,你方可不断整肃,以使朝廷上下皆为清一色拥护你的人”

    宇听到这里点头称道:“甚是,甚是!”

    苏笑曰:“大人沉住气,听我往下说。其三,贪官日益增多,民怨骤起,你便可祭起反贪大旗,抓谁判谁任你定夺,配之以鼓噪,证明你心系黎民。久之,民众自然相信贪渎成风,绝非你的原因,而是下面的官吏未执行好圣旨所致。其四,对罪大恶极者,取其首级,昭告天下,罚没赃款,令百姓敲锣打鼓以示庆贺,如是,既营造了盛世景观,又将贪官的财宝收回到你的腰包,何乐而不为?”

    宇泰听到这里,禁不住大呼“妙!妙!”。

    从此,用贪官以培植死党,灭贪官以消除异己,杀贪官以收买人心,没贪财以实府藏,便成了统治者世代相传、恪守不二的秘笈。

    今天李长庚讲话也是这个意思,一群前清遗臣更是打心眼里认可这个道理,即然话说开了,下面的话李长庚就好说了。

    “列位都是前清遗臣,都曾牧守一方,对于地方政务我也不想多谈,但我要说几点希望大家能牢记于心,一、如果众位还想走回前清的老路,那是行不通的。东北自治政府有自己的一套运行体制,这是底线。

    二、大清亡国快十年了,我想大家也不光只是报怨,想得也应该很多。在我看来大清之所以落后,说到根就是经济发展不起来。归根结底就是一个——“钱”字。没钱就不能养官员,没钱就不能强军备,没钱就不能办好教育,没钱老百姓就吃不饱穿不暧!所以我看官员有没有能力治理好一方,就是看地方的经济能不能发展起来,人民生活富不富裕。怎么搞用什么方法搞,我不过问、也不想过问我只看结果。

    三、舆论必须把握在政府手,革命党这么猖狂和当初你们一些官员放纵舆论有绝对关系,谁要是在敢在这上面给我上眼药,玩养贼自重的把戏。那就别问我刀快还是不快,能杀头就够了。一颗头不够顶的就杀全家,全家不够顶的就刨祖坟!

    四、诸位即将要去西域做官,那里的民族、宗教问题十分严重,我的想法是要宽严相济,大杂居小聚居,汉人要大量向这些地区移民,什么尺度我相信诸位能把握的很好,即不能将问题过度激化,也不能过度纵容,这也是我李长庚启用诸位最重要的一点。将来我李长庚未必不会重修凌烟阁!最后在送各位一句话,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李长庚讲话的时间很短,前后只有十几分钟,但其霸气确将一堆官场老油条打压的老老实实。难怪人家李长庚用三年时间打造了一个强盛的东北不说,还开疆扩土抢了俄国人一大半的地盘。这样的雄心魄力不是袁容庵能比的!在看什么直系皖系护法政府,都是狗屁。跟李长庚一比过家家都不如!

    接下来就是一场宴会,说是宴会不如说是会餐更恰当,许多东北的官员也到场了。其简朴成度让许多前清官员不解,四菜一汤,一个小鸡炖蘑菇,一个猪肉炖粉条,一个鸡蛋炒韭菜,一个土豆丝,一个酸菜汤。主食是馒头、米饭、窝头。每个人一个碗一个盆。盆打菜碗打汤,实行分餐制!

    李长庚给众人做了个示范,在盆里打了几样菜,找了个桌放好后,又拿碗打了碗汤,一只手端着汤碗,一只手里拿着一个馒头握着一个窝头,坐在袁大化和张树南身边,见李长庚不象是做作的样,在看东北的官员也是如此,有的官员手里还拿头件一边看一边吃。解了心疑的前清遗臣也都学着样,打了饭菜。

    张树楠腿脚比袁大化利索一些,先打回饭菜,见李长庚已经吃上,却还是忍不住问道:“总司令每日都吃这些?”

    快速的吞下口的食物,李长庚擦了下嘴笑道:“有时候这个也吃不上,咱们东北现在都吃大锅饭,分为一二三类灶,在政府办公时还好些吃二类灶,有时下地方视察只能吃三类灶,总的算下来还是吃三类灶的时候多。”

    袁大化这时也打好饭菜坐下来问道:“这个一二三类灶怎么个区分法?”

    “这个三类灶就是有一荤三素一汤,主食也只有一样或是馒头或是米饭有时光是窝头,二类灶就是两荤两素一汤,不过这也不是一定的,在离草原近的一些地方,荤菜和素菜会反过来。一类灶就麻烦了主要是针对学校的学生,不同的年龄吃的也不一样。”

    张树楠还是有些不解,“总司令老朽看来,东北物产丰富,工业兴旺,为何要吃大锅饭呢?”

    “是的,我们不缺吃的,东北这三年的粮食产量年年创新高,可是我们工业落后啊,省下来的粮食,我们都用来跟欧洲换工业设备了。有些设备我们是拿钱买不到的,只能用粮食换。

    说实话以我李某人的财富想吃什么都能吃的起,甚至吃几百辈都够用了,东北这三年家产数十上百万的富翁比比皆是。可是没办法,国家要想实现工业化一是对外掠夺,一是对内掠夺,没有别路可走。对外掠夺就不说了,欧洲人打成那个样,这条路说明不是那么好走的。咱们东北军打下的地盘是不小,可也都不是什么工业城市。

    对内掠夺那就是向社会初级的农业市场进行,这就会造成粮食紧缺物价飞涨的后果,会有大量的农民低收入者吃不上饭,怎么办?要么一部分人吃好吃饱,一部分人吃糠咽菜甚至饿死,要么大家都吃一样的,有钱人和没钱人都吃一样的,平均下来都能吃得不错。有钱人和没钱人都穿一样的,也就看不出谁穷谁富。社会公平了,老百姓心里也就平衡了,对这种社会剥削不但不排斥还会很拥护!

    不过两位请放心,这种大锅饭不会永远吃下去的,等我们实现了工业化,吃饭还是要回到家家的小厨房里,社会也需要一定的浪费吗?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袁大化和张树楠以及同桌的前清官员都听傻了,这个治国还有这种治法,千古未闻啊。难怪人家东北一座座工厂都大的吓人,街上的老百姓干活这么卖力气。人家这些可都是从牙缝里抠出来地。

    这时一位同桌的官员问道:“总司令,穷人是高兴了,富人呢?”

    “不知如何称呼!”

    “回总司令,在下刘谷孙,安徽庐江人,光绪三十年二甲进士,历任兵部车驾司主事、四品章京、三品军机领班、后外放二品甘肃按察使。”

    “哦!”李长庚心道又一个皖系的,十年时间混个二品顶带,也是个有头脑的人才啊。“富人也高兴,因为在东北的富人,都是创业出身,我管这些人笑称富一代,这些人都是靠着吃苦、动脑、勤奋积累财富。他们了解这个时候,东北政府的各项政策和大局环境,已经打开了个人积理想财富最佳的上升通道。他们跟本没有时间享受财富带来的乐趣!

    打个比方说吧,现在东北最大的土建承包商赵海潮原名赵斤,四年前只是一个在码头上给俄国人干装卸的苦力,老婆孩在家种地帮人打短工,可以说身无分,知道他现在有多少财富吗?”李长庚说到这笑着买了个官,看着同桌众人。见众人都谨慎地摇头表示猜不出来,才接着说道。

    “告诉你们库平银300万两,今年他标了哈尔滨新发电厂土建工程、东北钢铁集团土建工程、黑龙江大学扩建工程、哈尔滨新地国际商贸城、海参崴国际港口扩建工程,等等几十项土建工程,到明年这个时候他的个人财富将在翻一翻。他现在已经有实力向美国的工厂递交土建标书了,就是这样一个大字不识,报纸都要听人读的人,靠着手下近三万土建工人,创造了一个财富神话。他根本不在意吃什么穿什么,因为他连吃饭穿衣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在东北赵斤这样的创业者很多很多!”

    感谢梦飞华、东门雪兄弟的打赏!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