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一四九章 士气低落的第七师(书号:13545

第一四九章 士气低落的第七师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狼居胥山是汉武帝的大将霍去病出兵漠北与匈奴打仗时所封的一座山,山名叫狼居胥,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随着岁月的流失,山的具体位置已经弄不清楚了。但这封狼居胥是两千年来成为每一个**人心的一座英雄碑。

    李长庚即然要在次封狼居胥,首先要弄清这座古山的位置,所谓上边一句话,下边跑断腿,一群学者差点没因为争论山的位置打了起来。

    究竟那一个是真实的学者们都各执一词。一是说,狼居胥山出代郡二千余里河北蔚县一带。二是说,济弓卢(弓闾即弓卢)就是渡过弓卢水,弓卢水即今蒙古的克鲁伦河)。三是说,禅姑衍,姑衍是山名,当在狼居胥山附近。那么根据原提供的资料,可以推定狼居胥山就是蒙古乌兰巴托东侧的肯特山。

    第三种是比较有说服力的,也不光是从学术上考虑,还容入了一些军事学,而且狼居胥山在外蒙古的话,也比较符合政治上的考虑,狼居胥山的位置被李长庚一语敲定。学术界虽然还有争论,声音却小了许多。现在学术界聪明了许多,特别是前一段时间俄战争的时候,一些学者鼓吹苏俄抹黑东北自治政府,甚至为俄国提供情报,可没想到东北军一战定乾坤,不但拿下了巨大的土地,还和苏俄签订了和平条约。

    不但狠狠地打击了那些唱反调的学者,甚至派军警到北京大学抓捕了几个教授回奉天。段祺瑞代表皖系出面也没保住,审判的结果都是叛国罪执行死刑,这一举动打破了自古以来刑不上大夫的传统。

    东北自治政府雷厉风行的杀阀手段,震惊了整个学术界。这个先例一开,可就在也没有了言论自由,国社党的喉舌复兴报上面一段评论颇让人寻味,话可以乱说,但要负责。没有事实依据的话,就是在欺骗人民。

    一些之前说过错话的学者,在北方是没法混了,以前还有租界可躲,现在租界也都被东北收回了,直皖两系在东北军面前就是孙,也只有南方护法政府离东北较远,还敢收容这些人,不过岑春煊于1919年12月24日通电辞职,宣布取消军政府,这比历史早了近一年的时间。明显是因为东北自治政府的强势崛起,让岑春煊这个老滑头起了别的心思。

    与此同时孙大炮于1920年1月12日返回广州,重新担任陆海军大元帅兼主席总裁,并重组护法军政府,继续护法运动。这些学者跑到广州以后,觉得人身安全了,纷纷破口大骂东北自治政府和李长庚。

    东北自治政府对于孙大炮和无耻人苟合在一起的这种举动,基本上是被无视了。然而随着在哈尔滨破获了一个受孙大炮指使,暗杀李长庚的团伙后,东北政府怒了。即然你们不按套路来,那就别怪我们以彼之道还施比身。奉天最高法院对孙大炮等一干人进行了缺席审判。并授统计局情报特工人员执法。当然这样一条消息被报纸公布出来以后,根本没人注意,因为所有国人都在关注封狼居胥这件事情。

    被李长庚确定下来的狼居胥山脚下,一座巨大高耸的祭坛正在紧张地搭建,远方是一片巨大的空地,这是为远来的军队扎营用的。蒙古各部的王爷听说四十万汉人军队要在这里祭天封禅,已经吓得魂不附体,纷纷带上礼物以过去朝贡的规格向狼居胥山出发。

    向狼居胥山出发的队伍当,有一支部队比较特殊那就是前黑龙江第七师,现东北军第七师,这支部队曾经是黑龙江军队当最光荣的,因为第七师出满洲里后一直是东北军的开路先锋,谁曾想最关键的时候他们的师长却成了叛徒。这使得第七师在东北军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一些人造第七师将要取消的谣言。

    那位曾经带着他们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的师长,一夜间变成了南方革命党的奸细。他不但背叛了国家、背叛了总司令,还背叛了第七师兄弟们,这件事情让打了一个胜仗的第七师,从军官到士兵都哭丧着一张脸。觉得自已抬不起头来!这次封禅的部队名单当,七师被第一个提到,但这更让第七师的官兵觉得心里难受。

    第七师七零一团一连被称为刺刀上的利刃,这个连一支冲锋在第七师的最前头,一连的战斗减员曾一度超过了百分之五十,却依然作战顽强,处处冲在最前面,用他们的话说一连天生就是当第一的。

    然而现在一连的士气低到了极点,新来的连长方英明根本调动不起来士气。

    方英明尝试了所有振奋一连士气办法一个也不奏效,做为一名从保定军校转学到黑龙江军事指挥学院的高材生,他将自己的苦恼向军校校长蒋百里写成了一封信。

    这封信被辗转到李长庚手里,引起了他高度重视,经过一番调查,一连的问题在第七师普遍存在,要是在振奋不起来士气,第七师这个战斗师就完了。

    第七师因为要参加封狼居胥,是东北军里第一个收到通知的,但却迟迟没有收到启程命令;鄂木斯克的寒风吹得第七师官兵们心里瓦凉瓦凉地!

    这天突然刚刚上任的第七师师长的地炮团长黄功钺接到总司令部一封奇怪的电报,内容是,准备接待一个高规格的视察团。东北官场有个传统,检查团之类的是不会对视察单位进行提前通知,除非是有安保要求的。

    黄功钺转着心思猜想,难道是总司令要来?应该不会,总司令日理万机不说,又忙着全军封赏的事情,那有时间来视察第七师啊!总司令不来,那又会是谁来呢。

    猜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干脆不费这个心思了,按部就班的按照安保要求进行就是了。现在第七师人心浮动,士气低迷,心思多门路广的军官都想着法的要转到别的部队去,没门路的也一样没心思干工作了,训场上经常见到一个连一个连的呆坐在那里。

    第七师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一个车队进行入到第七师师部大院,黄功钺带着师部的干部跑步来到车队前,只见从卡车上,最先下来的是一群身着黑色军服带着银色徽章的党卫军战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