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一六六章 收复两广(书号:13545

第一六六章 收复两广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岑春煊听李长庚说完,想了好半天,才点头说道:“不打了!”

    “这就对了吗,家合万事兴,小家如此,国家也是这个理,打来打去伤得还不是老百姓的财。我们国家落后太久了,要想追上列强,我以前就说过胆要大些,步也要迈得大些,不要这也怕那也怕,光喊口号是不行的,得弯下腰来干实事,总结起来就是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你们两广不打了,那就加入华民国的建设大军上来,广西要想发展,还是要自已多动脑筋想办法,我的意思是先在心城市想路,以南宁为心,将北海和钦州两个港口城市做为拉动广西经济的龙头。”

    李长庚说的兴起又回到地图前挥斥方遒地说道:“岑老请看,我打算把海南岛从广东划出来,单独成立一省,这样一来广西就打开了广东的压力,北部湾海域就成了广西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我想将广西划分为,一、北部湾经济区,以南宁、北海、钦州、这三个城市组成的三角区。二、西江经济带,包括柳州、桂林、梧州、玉林、贺州等城市。三、桂西资源富集区包括百色、河池、崇左等城市。

    并充分发挥北部湾经济区的引领带动作用,积极打造西江经济带产业聚集优势、增强资源富集的桂西地区的自我发展能力,重点发展资源型产业。前述三大经济板块覆盖广西全区13个城市,各具特色,相互联系,实现龙头与腹地融合发展,完善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按照这一战略发展,可以解决广西东高西低和南强北弱的区域差距。

    广西发展好了,西南的经济也会跟着带动起来,到时我就可以完成国这几个经济圈的布局。东北三省经济圈、京津冀经济圈、长三角经济圈、珠三角经济圈、环渤海经济圈、海峡西岸经济区、北部湾经济圈、成渝经济圈、武汉经济圈、西安经济圈。”

    岑春煊听得连连点头,他曾是总督一方的封疆大吏,并且还短暂地权倾朝野一回,自然能看出李长庚这种经济布局的合理性,显然李长庚与一拍脑袋就放空炮的孙大忽不同,正象李长庚自己说的那样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之前岑春煊能果断放弃护法七总裁的职位,就是看到东北系军阀的崛起,国政府的统一是大势所趋,东北军挟国战大胜之威。两广也好,西南也好都不能阻挡东北军统一国的步阀。如果刚才不是听到韶关已经陷落,岑春煊还可能与李长庚周旋一二,但韶关一丢,广州无险可守,两广只有低头失输的份。

    “委员长雄才大略,岑某老朽无能,却还想螳臂当车,不自量力。从今天老夫代表两广护法军归顺央!”

    “好!岑老能顾全大局真是可喜可贺,不知你老可还愿意当一任广西省长。”

    “你还用我?”

    “用,当然用,只要你老不怕屈才就成!我李长庚用人要疑。疑人要用!”

    “说的妙!好一个用人要疑,疑人要用,老夫这就去发停战通电!”

    岑春煊一走,李长庚就给张作霖发电。让他率部猛攻半个小时后停战。张作霖接到李长庚的电报哈哈一笑,下命令道:“不必围广州了,四个炮兵团给我向广州守军阵地进行二十分钟炮火急袭!什么飞机、坦克、铁甲车的都给我往上招呼。这仗快打完了!”张作霖布置完任务,怎么做就是参谋们的事了,张作霖看着忙碌的参谋心里倍觉轻松。

    在广州城外组织修筑防守工事的粤系军阀邓本殷和桂系军阀沈鸿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东北军四个炮团的炮火急袭打了个措手不急,粤系军阀何时见过这么大规模的炮火急袭,之前守韶关的时候,东北军的炮火打的很准,几呼是东北军向那个方向进攻,东北军的炮火就打到那里。已经习惯了东北军这种打法的粤军,在没见到东北军进攻的情况下,根本毫无防备。随着一阵呼啸声,成百上千枚炮弹如下雨般地落在了粤军阵地上。顿时粤军阵地陷入了火海之,粤军阵地上到处都是逃窜的士兵,就连执法队也跟着乱了。有的士兵已经被炸懵了,扔下枪就向广州城内跑,结果没跑多远就被炮弹炸成灰灰了。

    邓本殷爬到沈鸿英身旁喊道:“我们守不住了,向广州城里撤退吧!”

    沈鸿英拍了邓本殷脑袋一下骂道:“你傻了吗,现在想撤也撤不下去了,你看东北军打了这么多的炮弹有几发是偏的,肯定有东北军炮兵侦察人员在指挥。我们一出战壕就会被东北军的炮弹炸成飞灰。”

    还没等沈鸿英说完,五架飞机飞到粤军阵地上方,接着一枚枚炸弹从飞机上扔下来,这下粤军彻底乱了套,还算见过世面的粤军自然知道飞机这玩意有多么厌恶,想要逃跑的士兵又连忙跳回战壕,躲避飞机的轰炸和扫射。回到战壕的士兵,只能趴在战壕里忍受炮弹的轰炸。就在这时大地一阵震动,数十辆坦克装甲车排着散兵线向粤军阵地上冲了过来,粤军已经彻底崩溃了!一段段战壕纷纷举起白旗投降,就连沈鸿英也正让自己的副官准备举白旗投降。就在这时,东北军突然停止了炮火,扫射着粤军阵地的飞机也调转翅膀飞走了,冲锋到粤军阵地前的坦克、装甲车也停在原地。战场上除了一些被吓破胆哭喊着的粤军士兵,在也听不到其它的声音。

    邓本殷看着沈鸿英问道:“这是怎么了?”

    沈鸿英也看不懂怎么回事,摇摇头道:“谁知道这些东北军在卖什么官。难道是想逼我们投降?”

    就在这时一辆装甲车缓缓向前开动到粤军阵地前一百米,伸出一个喇叭“粤军兄弟们,放下你们的武器,护法军政府岑总裁刚刚已经发表通电,宣布两广向我们投降。战争结束了!”

    沈鸿英看着邓本殷说道:“岑总裁宣布投降了,咱们不用打了?”

    邓本殷点点头:“那边好像是这么说的不打了!”

    沈鸿英突然双眼含泪地说道,“不打了,打死我们这么多兄弟。说不打了就不打了!”

    邓本殷也有些接受不了,但刚才他已经让东北军的炮火吓没胆了,声音颤抖地说道:“不打好,不打我们这就算捡回一条命。如果打下去我们俩今天就都死在这啦!”

    这时那个装着大喇叭的装甲车在次喊话道:“你们有十分钟的时间思考,十分钟后如果你们拒不投降,我们将恢复进攻。如果你们投降,那么请你们入下武器,走出战壕,接受我们的管理,我们将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和人格尊严!记住你们只有十分钟的思考时间!”

    邓本殷看着沈鸿英道:“怎么办沈大哥我听你的!”

    沈鸿英摇摇头。掏出手枪扔在地上骂了一句广西土话道:“还能怎么办,好死不如赖活着,降了!”

    围在沈鸿英和邓本殷身边的官兵听到后,都松了一口气,纷纷把手上的枪往地一扔,强忍住活命的兴奋,其一个大嗓门的少校喊了句“降了,弟兄们投降了!”

    一个个粤军空着手走出战壕。邓本殷和沈鸿英拿着手上的将官刀走出战壕。这时东北军已经有一个上校带着一营人到粤军阵地前受降。上校见到两个身穿少将军装手拿着军刀的粤军将领,走上前去。首先向沈邓两人敬了个军礼道:“东北军十四师,141步兵团上校团长雷震代表东北军前来受降,请报出你们的名字、军衔、职位,并交出指挥刀协助我军作好你们战俘的安抚工作。”

    “护法军桂军援粤总指军沈鸿英。这是我的指挥刀!”

    “护法军粤军督办邓本殷,这是我的指挥刀!”

    雷震上前半步,十分标准地接过两把指挥刀,等随军记者拍下照片后。说道:“两位将军现在请协注我们统计你们手士兵的伤亡情况,及战俘人数。我们会根据人数向你们发放口粮,并给伤者进行医治。死者也要查明身份进行收尸,火化后安送回家!”

    邓本殷有些不可思异地问道:“你们还管这事?”

    雷震郑色地回答道:“这是军人应有的荣誉!”

    这时东北军的后续部队也已经跟了上来,粤桂联军已经被东北军一通炮火打没了脾气,老老实实地接受点验,东北军到也没把粤桂两军真当战俘看,统计了一下粤桂两军的人数后,东北军战地医疗系统就开始对粤桂联军伤员展开救治,到是统计尸体时碰上了难题。

    粤桂联军的士兵根本没有铭牌等身份标识,全靠身边的战友指认,一些被炸毁了面部的士兵就无法得到指认了。但东北军士兵依然尽了最大的努力进行确认,得到确认的尸体,在找长官或是战友写出家庭住址,统计完成后,在将尸体进行清洗和修整后,举行一个单独的葬礼最后进行火化,火化后的骨灰被装进盒里,并将死亡士兵随身的物品单独装入一个口袋里,并放入十块大洋的安家费。

    邓本殷和沈鸿英已经看傻了,他们不能理解,东北军为什么会对待敌人的尸体这样好,这些东西在他们的脑袋里根本没有想过。别说敌人的尸体了,就是他们自己人的尸体,也不过草草挖一个土坑一埋了事。

    沈鸿英对他身边的雷震问道:“你们都这样?”

    雷震楞了一下,点点头:“是的,我刚才说过了,这是一个军人的基本荣誉。虽然我们之前是敌对关系,但我们都是国人,内战我们是最不想打的,但为了国家的统一和总司令的意志,作为军人我们别无选择!”

    邓本殷没有受到他想像的待遇,心安了不少,对眼前这位刚刚还是敌人的东北军上校感了兴趣:“你们对待俄国老毛也是这样?”

    雷震点点头没有回答,他亲身经历了那场俄大战,当时他还只是第七师的一个营长,那次让他领教了化学武器的可怕,他还记得那天早晨他透过防毒面具所看到的景象。化学毒气在高压空气的做用下,如同云霞一般美丽,漂浮在地面上不断变幻着形态,像轻纱一样久久不散。等毒气散去之后。那数不尽的红俄尸体,简直就是他的梦魔!虽然事后他们都被科普化学武器并没有那么大的威力,是特殊天气才造成的意外。但他再也不想听谁提起那场战争!

    邓本殷碰了个软钉,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就不在问话了。

    沈鸿英却问道:“你们给死者都发了钱,其他人是不是也发些遣散费?”

    雷震摇了摇头道:“死者有安家费,伤者残疾者会有补助费,轻伤者会有一点营养费。至于你们则不给予遣散!”

    “不遣散我们?”

    “是的,把你们遣散了,你们凭什么谋生,如果不对你们进行有效的管理。遣散后的士兵没有谋生能力极有可能成为社会不安定因素。所以军委会总司令决定,将你们改编为特殊兵种部队。”雷震解释道。

    “什么是特殊兵种部队?”邓本殷追问道。

    雷震想了想说道:“我不能详细地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要将你们改编成那个特殊兵种。在我们东北部队有三种,一种是作战部队,一种是预备役部队,一种是特殊兵种部队,比如有农垦部队、有铁路建设部队,还有采金部队、通信部队等,还有一个消息。民国陆军总司令部要在广西组建一个山地师,也许会从你们部队抽调些作战素质好的兵员为骨干。”

    邓本殷急道:“让我们部队去修铁路?采金?”

    雷震点点头:“我不确定是那种,但很有可能是铁路部队,因为两广西南有许多铁路要修建。放心吧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当苦力,铁道兵部队基本上都是机器化施工,虽然艰苦一些,但后勤保障和我们做战部队是一样的。”

    沈鸿英到是没吱声。他心里正盘算这个什么山地师呢。想了半天也是没有头绪,猜测也许就是比较能爬山做战的部队,那到挺好。要真让自己去修铁路那乐可就大了。“雷老弟,啊不,雷上校,你能跟我说一下什么是山地师吗?”

    雷震看了沈鸿英一会才点头道:“可以,山地部队顾名思义就是为山地作战而特殊训练装备的部队,我想如果在你们广西组建的山地部队,主要是用于针对热带亚热带气候进行训练和武装。

    一个山地师下属若干山地步兵团,山地炮兵团,山地工兵营,山地反坦克营,山地通信营,自行车或摩托车营以及师直属后勤部队。由于部队在山地行动时基本靠人力运输,因此无论是单兵装备,还是重型装备,也或后勤物资,都要充分考虑到士兵的负荷能力,编制的确定过程,也要加入这些因素。”

    沈鸿英一听就乐了,这个什么山地师不就是专门为他们广西人设立的吗,广西人从生下来就爬山,爬山对于广西来说和走平道差不多,自己还真得好好问一问。就冲东北军刚刚对死者的表现,也能看出这样的军队靠得住。

    “雷老弟这一个山地师大概有多少人啊?”

    雷震想了想说道:“这我也不太清楚,我还是在军校的时候听总司令的课时,他提起过山地部队,山地师的编制应该有我们野战部队的一半,人数应该在一万多人左右。”

    就在这时一个通讯兵跑到雷震身边报告:“副总司令请长官带着两位降军将领过去。”

    邓本殷听到降将两个字时脸色一红。沈鸿英到是不在意这个称呼,他也是土匪出身,心态好得很。降将就降将吧,要是不降现在自己就不是见什么副总司令了,而是见阎王去了。

    雷震和邓本殷、沈鸿英,见到张作霖时,他正被一群将领簇拥在间,嘴上说着什么。张作霖见到雷震过来挥了下手,制止住谈论。雷震跑步上将敬礼道:“报告副总司令,护法军桂军援粤总指军沈鸿英和护法军粤军督办邓本殷两人带到,这是我授降他们的指挥刀!”

    张作霖挥了下手,对沈鸿英道:“陆荣廷可好?”

    沈鸿英敬了个军礼答道:“好!我出兵的时候听陆帅说了,他想不到这辈能跟你做回敌人。”

    “她娘了个腿地,我也没想到这辈会跟他陆荣廷对上了,天意啊!你们败得可服气?”

    沈鸿英叹了口气道:“服气!”

    “服气就好,你给陆荣廷发封电报,劝他早日放下武器,别在负隅顽抗了,我老张在广州等他喝酒。我给他写的保举信早就送到委员长那里了。”

    沈鸿英当年也干过几天土匪,对于在土匪成就里面最大的张作霖,那是早就惺惺相惜,立刻说道:“好我这就给陆帅发电报,只是不知你保举他一个什么官当。”

    张作霖笑道:“就说是铁道兵团总司令,跟过去河道总督差不多的职位。滚去发电报吧!”

    正在广西桂林的陆荣廷看着桌面上的两封电报,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张作霖还能顾念旧情,给他保举了一个铁道兵总司令的权位,自己也不能不买账。(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