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一七二章 李长庚回哈尔滨了(书号:13545

第一七二章 李长庚回哈尔滨了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李长庚在离开哈尔滨一年后在次回到这座城市,如今哈尔滨的城市人口比他离开的时候又增加了一倍。由于李长庚这次随行人员多达数百人,只好乘坐专列火车,从西安一路到达哈尔滨。与李长庚随行的还有大总统徐世昌,国社党秘书长杨度国民代表大会办公厅主任夏寿田,国务院副总理颜惠庆等人以及他的夫人乔莫愁和儿李无极,这一路李长庚走走停停,观察民生、地方经济、军队训练,并与官员士绅举行工作会谈。半个月才晃到哈尔滨时已是1921年1月28号,在有10天就是春节了,这也是化民国成立的第十个年头。

    得知李长庚回哈尔滨过年的消息,哈尔滨一下沸腾了,零下三十度的寒冬似乎挡不住东北人的热情,这种热情自打进了东北以后,同李长庚的随行人员就感受到了,每到一座东北城市,李长庚都要下车,那怕在小的城镇,李长庚也要走上圈。人们对李长庚的拥护和爱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但没想到哈尔滨人的热情超过了任何一座城市,人们对他的拥护可以用狂热一词来形容,还没等火车进站,火车就已经开不动了,铁路两边站满了欢迎李长庚的人群,山呼海啸般的喊着委员长万岁的口号!

    李长庚也是心潮澎湃地走下火车,与欢迎他的人群握手党卫军的护卫们吓得直冒冷汗,杨度好说歹说才把李长庚劝回火车。但李长庚执意要接着乔莫愁和刚会走路的儿李无极上火车头。向两面的人群招手。

    火车进入车站后黑龙江督军张景惠和省长邵萍以及哈尔滨市长王伯石等人来迎接李长庚。张景惠大笑着上前拉住李长庚的手就不松开,很是激动一会叫委员长一会叫兄弟。弄得李长庚爱将邵萍和王伯石尴尬地站在一边说不上话!

    到是乔莫愁圆滑了许多,上前与邵萍和王伯石互相问候了几句,又对张景惠说道:“四哥。有什么话咱们回家说多好!”这才让张景惠松开手笑骂自己一句妈了巴地。

    李长庚也感受到张景惠对他的兄弟情深,张景惠这个人是没啥本事的,但有两点好处,一是不冒尖,什么事都随和。二是没骨气胆小,犹怕张作霖和李长庚。也正因如此李长庚才任命他为黑龙江督军,看着自已的后院。

    “老兄弟,委员长!咱们家这头老百姓够他娘地热情吧,一听说你回来,昨天干了一夜。路面上整得贼光溜一片雪花一疙瘩冰都没有!你要是不把哈尔滨转一圈。大家伙心都得整得贼凉!”

    李长庚点点头说道:“哈尔滨就是我家。回家那有不把家里看一圈的。走!”

    出了车站,只见停了一百辆黑色的红旗牌轿车,张景惠小声说道:“这车是从车厂提出来的。一水的新车,头前的五辆车是车厂工人们给你等别订做的。剩下的让你手下当官的体会体会,都是他娘的有钱人买得起!”

    李长庚看了张景惠一眼,心道张老四这人做小买卖出身,出名的会精打细算,连这机会都不放过。看来自己将哈尔滨交给他打理还真是正确的。嘴上笑道:“嗯,汽车厂咱们哥几个都有股份,我离得远,你可得多费费心。”

    “那是老兄弟你就瞧好吧,每辆车上都有车的宣传手册。做的那叫一个漂亮,我就不信这些官老爷不动心!”

    李长庚点点头,正了正神色,向车队走去,不停地向道路两侧的人群招手致意,两侧人群依然是狂热地喊着委员长万岁总司令万岁的口号。李长庚也提了一口气喊道:“人民万岁、哈尔滨万岁!”

    随着李长庚的呼喊,整座城市陷入了狂热之。李长庚登上打头的第一辆汽车,随他坐在一个车里的有张景惠、邵萍、王伯石三人。车队缓缓地开动起来,每隔一公里,李长庚就会下车与人群打招呼。在车里邵萍向李长庚介绍眼前的每一幢新建起来的建筑。

    李长庚听着高兴的时候,就会让车停下,与人群打过招呼后,凝视一会眼前的建筑,才会回到车里。

    坐在另一辆车里的徐世昌、杨度、夏寿田、和颜惠庆四人望着外面欢呼的人群都保持着沉默,各自想着心事。徐世昌已到了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的心态,但仍是有那么几分冲动和钦佩,李长庚治理黑龙江满打满算也不过五个年头,可这五年却让哈尔滨成为国第一富省,工业第一大省,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业上的所有困难到最后都指向东北来解决,而东北最后解决的地方就落在了哈尔滨。李长庚给哈尔滨带来了富裕,给这里的人民带来了生活的希望,所以人民才真心拥护他!

    如果李长庚的五年工业计划完成了,想来全国人民也会这样拥护于他吧,到了那个时候他就是想当皇帝也不会有人敢造他的反了吧!窗外李长庚在次下车,举着右手向人们致意,海啸般的声浪在升了一个高度,道路两边的人群也都学着他的样举着右手狂喊着万岁!

    李长庚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后,声音跟排练好的一样,瞬间就停了下来,除了保镖,李长庚的随行人员没有一个下车,敢同李长庚分享这份荣耀。但这个时候李长庚的夫人乔莫愁领着刚会走路的李无极手捧一束白色的菊花走下汽车。

    徐世昌这才注意到车队停的位置正是对俄战争烈士纪念碑前。李长庚从乔莫愁手接过菊花走上纪念碑台阶,将菊花放到汉白玉雕成的祭台上,这时一位身着礼服的党卫军号手跑到碑下,举起手的军号。向天吹起了熄灯号。悲凉的气愤传染着人群,从开始传出阵阵哭声。虽然对俄战争东北军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但也牺牲了一万多人,哈尔滨是烈属最多的城市。

    李长庚一家三口在号声结束后。向纪念缓缓三鞠躬。之后李长庚缓缓举起右手,乔莫愁领着李无极后退了几步。李长庚向纪念碑喊道:“华民国万岁!华夏民族万岁!东北军万岁!”李长庚的声音在空旷的广场上空盘旋。当李长庚转过身面向人群的时候,人群在次沸腾了,杂乱无章的万岁声渐渐汇成洪流,总司令万岁、委员长万岁、领袖万岁!

    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副总理颜惠庆已经惊呆了,李长庚的身影在他脑海不断放大,心升起阵阵惊骇。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以前自己总觉得东北军的实力很强大,打败了苏俄,吓得直系、皖系举手投降。但强大在那里却是说不清楚。以为是军队装备好的缘故。现在才明白。东北军横扫天下的实力是靠着李长庚的民心和威望。哈尔滨实在太大了,太现代化了,让自己以为是身在美国的纽约。

    李长庚在烈士纪念碑停留的时间最长。超过了二十分钟,当李长庚在次上车的时候,杨度发现车上几人喘气的声音都粗了几分,他和夏寿田都是黑龙江一系的官员出身,算是立有从龙之功。心里承受能力要比徐世昌和颜惠庆好很多,对哈尔滨也是比较了解的。

    杨度开口打破了车上的沉寂说道:“度刚才光够看外面了,忘记了向两位介绍一下哈尔滨,说实话离开哈尔滨还不到一年时间,可这座城市的变化实在太大了!让我这个在这里呆了四年的老人都认不出来了。”

    夏寿田也笑道:“何止皙认不出来,我也看得头晕眼花。就拿刚才那个纪念碑,我们离开的时候,还没开工,听说只用了五个月的进间就修建完成了。”

    杨度和夏寿田的说话让车里的气氛开始变得轻松起来,颜惠庆副总理是皖系当新近靠拢到李长庚麾下的,对于李长庚手下的老人自然多了几分尊重和小心,他顺着杨、夏两人的对话说道:“我这是第一次来到哈尔滨,以前总听说哈尔滨搞得好,但究竟是什么样,心还真是没个概念,以为也就是上海那个样吧,没想到真实的哈尔滨快比得上美国的纽约了。”

    杨度听完笑了笑:“骏仁兄,黑龙江又何止一个哈尔滨,哈、齐、牡、佳、黑,五个城市各有特色,我们这次跟委员长来,都有机会转上一圈,我们现在看的不过是哈尔滨的表象。这次委员长是为了五年计划憋着劲来的,这次你是有机会真正见识一下黑龙江的家底有多厚实了。”

    颜惠庆听杨度这个李长庚的心腹这么一说,就知道自己现在才算是进入到李长庚嫡系的圈里来,态度更是谨慎,认真地说道:“好的,借着这次机会,我一定仔细看一看、想一想,体会下委员长的治国方略。”

    见颜惠庆如此上道,杨度也更加热情几分:“是啊,黑龙江就是一个奇迹,委员长亲手创造的奇迹,外面人民的欢呼是真诚的、是发自内心的!我们这些人有幸追随委员长领导的事业前进,更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徐世昌看了杨度一下,双眼将视线又转向窗外,以前他对杨度的好感有十分的话,那么现在只剩下七分了,因为这人现在说话越来越无耻了,出口必带委员长,闭口必带党领袖!虽然他知道杨度的态度就是李长庚的心意。但他还是觉得离杨度远一些才不恶心!

    民国之前那几位总统、总理,也包括自己,加起来玩政治的手段也比不过李长庚,人家巧施手段,一个国民代表大会就将国家的一切政权都赚在手。一个国家社会主义复兴党就把全国各各党派全都打得不溃不成军,从政比例一天比一天少。军队就更不用说了,东北军横扫天下的战场自己是没看到,可刚才看李长庚向纪念碑献花的那个举动就明白,军队对他的忠诚是什么样的了,封狼居胥山的时候,那个人如同帝王一般地举着襁褓的儿听着四十万人山呼海啸般的万岁声。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唉!自己上了李长庚这条贼船,想下来是不那么容易的了,还是和光同尘的好。

    徐世昌转回头,看向杨度道:“皙怎么街上有这么多外国人?看他们的样对委员长也很拥护。不知他们平日里怎么管理的。”

    杨度笑了笑说道:“你是说那些外国人啊,嗯,在哈尔滨有两种外国人比较多,一种是俄国人,他们来哈尔滨比较早了,是随着修东铁路进来的,在哈尔生活一般都有十多年的时间了,这些人比较好分辨一说话就能听出来,都是老油条有五万人左右,基本上都拿到了国籍。拿自己真当尔滨人。还有些是苏俄战乱时随着白俄逃过来的在哈尔滨就有十多万人。这些人当不少都社会精英人才。委员长对这些人很重视,有一技之长的也都可以拿到国国籍。这些人虽然比不上那些老油条,但对委员长也很感激。还有一部分是德国人。都是最近一两年来工作的,有个两三万人的样,这些人流动比较大,具体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

    至于管理这些外国人,到也没什么,他们来基本上都能尊守法律和汉人友好相处,甚至民族间的通婚也是平常事。实际上东北人是比较喜欢黄发白脸的大毛不喜欢黑发白脸的大毛。”

    徐世昌被杨度最后的话弄得一楞,却还是忍不住八卦的心思:“为什么?”

    杨度笑了一下,金发白脸的是斯拉夫人,这些大毛性格实在。为人直爽,心眼也好,还特别讲人情,到国来没多久就和汉人处的相当不错。黑发白脸的多是车臣人,这种人戒备心强,也不怎么和汉人往来,处事比较生性,很少会和国人通婚。”

    徐世昌听完点点头,笑道:“以前来国的外国人不论穷富都是一幅趾高气扬的样,真想不到如今会有这么多洋人愿意入国国籍并和国人通婚!这在几年以前是根本不敢想象的。看来还是委员长说的对啊,国家强大了,人民才能直起腰杆,外国人才会拿正眼看等我们。我们以前是崇洋媚外,将来未必不会有崇媚外!”

    徐世昌的话引来一阵笑声,车上的人虽然都打着各自的心思,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这几位都离不开李长庚的掌握。

    哈尔滨这次是全城出动,李长庚的车队一连转了四个多小时,才把哈尔滨的每一条街道都转了一遍。最后车队停在了哈尔滨的标志性建筑东方大厦门前,这里也是李长庚的老窝之一,张景惠在这里给他摆下了接风宴,宴会规模空前的盛大,几呼黑龙江的数得上的政商军界人员都到场了。

    李长庚并没有直接进入会场,而是一家三口回到大厦顶层,这里有他近千平方米的办公区和住宅区,李长庚很喜欢这里,这是他按照后世的现代风格进行的装修,在这里他有一种随意和轻松的感觉,最近一段时间他实在太累了,每天要工作十二三个小时。进入办公室李长庚和乔莫愁都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

    三口人穿过办公区进了住宅区,把丫鬟和秘书都留在外面,进到屋里乔莫愁将李无极放在地厚厚的地毯上玩耍,自己也放下了第一夫人的架,在屋里转了一圈,翻翻这看看那。李长庚则舒服地坐在真皮沙发上斜靠着,这是他们一家三口人难得放松的时刻。

    在屋里转了一圈的乔莫愁回到李长庚身边坐下,靠在李长庚怀里,李长庚调整了一下身体,让乔莫愁靠得更舒服些,两只手将乔莫愁抱在怀里,闻着乔莫愁的发香,眯缝双眼,透过乔莫愁的发丝看着她细腻白皙的脖颈。

    乔莫愁动了一下说道:“启明我起来吧,这么压着你会不舒服的!”

    李长庚紧了紧抱着乔莫愁的双臂,“嗯,挺舒服的,好久没这样抱你了,哼哼我的无忧儿越来越漂亮了,怎么形容来着,高端、大气、上档次!”

    乔莫愁掐了李长庚手背一下笑道:“你呀,就会说这些好听的,可是我现在心好累,每天就像带了幅枷锁一样,所有人看见我都是一幅笑脸,恐怕我有一丝不高兴,对我又惧、又怕、又敬,我也只好时时处处显得自己心情很好,对谁也都是一幅笑容让他们安心。”

    李长庚温柔地握着乔莫愁的手,用姆指轻轻地磨擦着她的手背,满地乱爬的李无极,似乎对墙边的落地式鱼缸感了举趣,爬到鱼缸前拂着鱼缸站起来,手掌用力地拍打着鱼缸,惊得里面鱼儿乱窜。小家伙似乎对乱窜的鱼很感兴趣,一边拍着鱼缸一边‘啊——啊’乱叫。

    逗得李长庚和乔莫愁欢快地笑着,只是缸里的鱼注定被这个小煞星吓个半死。李无极玩了一会,有些累了,坐在地上玩了会手指,就栽到在地毯上,呼呼睡着了。

    乔莫愁见儿睡在地上,也没心思和李长庚你侬我侬了,从李长庚身上起来,悄悄来到李无极身边,看了会李无极,抬头见李长庚还靠在那里当大爷,杏眼一瞪道:“你个死人,还不快把宝儿抱到床上去。”

    李长庚把眼一闭“不行我心好疼,哎呀!我很失落啊!我媳妇要儿不要亲夫了!”

    乔莫愁被李长庚的搞笑弄得想要大笑却又怕惊到儿,只好强忍着不笑大声。过了一会缓过劲来对李长庚说道:“你要是在给那装可怜,今天你就睡沙发吧!”

    李长庚蹭地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笑道:“无忧儿你可冤枉我了,我是想等咱家宝儿在睡熟几分才来抱他,不然我这粗手粗脚会把他惊醒地!”说着话李长庚抱起儿向卧室走去。

    乔莫愁跟在后面气道:“你果然不是个东西,这你都能狡辩出道理来。小女真是甘拜下风!”

    到了房间乔莫愁一翻忙碌后,李长庚把儿放好,又盖好被,看了一会才直起腰,回过身对着乔莫愁搓着手贱笑道:“老婆是不是到了我们该亲热亲热的时候了。”

    “滚——!啊——你傻啊,这么使劲——轻点,哎——闪着腰!”

    “哼哼,小的老都抱了,还差你这个大的,在这吵到孩我们去客厅!”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