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一七三章 工业总动员令(书号:13545

第一七三章 工业总动员令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李长庚扶着腰来到东方大厦的宴会大厅,为什么要扶着腰呢,原因是他刚刚玩猛了,养尊处忧的他抱乔莫愁没走几步就把腰给闪到了。结果好事没办成不说,却成了扶腰哥。呲牙咧嘴的李长庚哼哼叽叽地在房间里休息了两个多小时,才忍着痛在乔莫愁的搀扶下走向宴会大厅。乔莫愁对李长庚的毅力也很佩服,刚刚没出门的时候,那样跟要半身瘫痪了一样,可一出门,李长庚就扶着腰,步覆如常的往前走,如果不是看到李长庚额头上的冷汗,乔莫愁还以为他刚才在屋里是装的。李长庚要知道乔莫愁这样想他,估计鼻都得气歪喽,哥在那个时候装闪腰了,岂不成了那啥无能了吗!

    今天在这里不光是一场宴会,李长庚要借这个机会发表一个演讲,东北有着完善的广播系统,这场演讲主要是通过广播向东北所有老百姓做发动一场工业动员令。

    右手扶着腰的李长庚站在演讲台上,颇有一翻气势,他以一惯的演讲风格,先是看了看会场四周,将会场气氛掌控住之后,声音坚毅地说道:“回到东北,回到哈尔滨,回到这座东方大厦,我有一种自豪,也有一种期待,更有一种亲切。因为哈尔滨、东北,在短短的几年时间时从一个农业都不发达的地区成长为全球有名的工业区之一,我不想像往常做政府工作报告那样念那些空洞的数字,我想说说我的心里话。

    当我踏上这个古老国度土地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列强横行,民气低落,国家经济被买办阶级残酷剥削,我想过躲避这一切,经商办工厂都是我的强项,那时只想着安安乐乐的当个富家翁足矣,可是当我见到民国的缔造者袁世凯总统的时候,他改变了我的想法,我看到他用尽全部的心力与智慧推动国向前发展,为此他甚至冒天下大不违而选择走称帝这条路,虽然他个人是有当皇帝的野心,但到最后的时候称帝和国家两者之间,他为了保住这个国家仅有的一点元气,放弃了个人选择了国家!

    很高兴袁大总统对我的看重,他先后任命我为哈尔滨市长,黑龙江督军,在这两个职位,重新唤醒了我对国家和民族振兴的勇气和意志,今天黑龙江的发展许多人将这些成就归功于我李某人功劳,实则不然,因为没有谁能凭借一个人的能力来振兴一个民族、一个地区、乃至于一个国家,今天黑龙江的成就要归功于勤劳的黑龙江人民,今天东北的成就要归功于勤劳的东北人民。

    国有句古话叫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今天我们东北虽然富裕了,但放眼全国、放眼华夏民族,却还在贫困苦苦挣扎,我们东北人民不能自己吃饱了,看着全国人民的笑话,因为我们血脉相连。

    今天我回到这里是带着任务的,全国现在都在学习东北的发展道路,但碰到了许许多多的困难,要克服这些困难就在于我们东北的工业水平有没有提高。现在我们东北工业的水平足以让我们自豪了,因为我们创造眼前这一切只花了短短的几年时间。但我们不能因此而满足更不能就此止步,我们现在的工业水平只能说我们有了,但我们现在的工业水平还不强,根其扎得还不深还**实。支援全国的工业建设还力所不及。

    我今天回来,是给东北父老乡亲下动员令来了,我们要向打对俄战争时那样动员起来,一是所有工厂要进一步扩大产能,提高产量。二是要搞技术创新,在重大工程设备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三是要进一步把基础工业的底扎深扎广。

    这次工业动员我们东北人民重任在肩,即是挑战也是我们东北工业发展一次难得的机遇,东北是全国发展工业化的一面镜,一个模范,我们这面镜这个模范只有当的好,国其它地区才有了好的比较,好的发展路!”

    李长庚停下演讲,等待会场一阵掌声过后,他一手扶腰一手挥动着手臂,“我在这里向哈尔滨向东北人民正式下达工业奋战一百天动员令。我坚信我们东北父老能在这里一百天里创造一个人类工业史上的奇迹。我们要在若干年后,让任何一个国家讲工业史的老师羡慕地讲述我们东北人创造的这一百天神话。因为我们就是辉煌!我们就是胜利!”

    李长庚额头上的冷汗如被雨淋一般的顺着脸颊流下,显然刚才他挥动手臂的动作有些过猛了,单手扶腰这时变成了双手扶腰,他的这套动作,被后来几个国家领袖在演讲时争相模仿。却不知道这套动作的来源居然是他抱老婆闪到腰后创造出来的,若是那些模仿这套动的领袖们知道动作来由,真是情何以堪!

    宴会大厅里的掌声经久不息,等掌声响过之后,李长庚已经疼的双眼含泪,语气已变得有些颤抖,声音却更低沉更理智,继续说道:“我们回顾从前,工业化的道路是艰难的、是恼人的、是要按部就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但我们现在不能按部就班,因为全国的工业建设就是一个急字!我李长庚不是一个好大喜功的人,也懂得工业发展不能拨苗助长,但是我们现在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我们国现在是大而弱,大而贫。我们国人要摘掉这个又贫又弱的帽,就要有人牺牲就要有人奉献。

    这一百天我就在东北和父老们在一起奋战,刚刚我在办公室门口贴了一张纸,纸上只有一句话,有麻烦就找到我这里!谢谢,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

    李长庚在掌声走下演讲台,乔莫愁快速地上前搀扶住他,不解真象的人还以为李长庚的演讲太卖力气造成的结果。杨度到是知道李长庚闪腰的事,只是不知他为什么闪到腰。李长庚没有按照事先与他写好的讲稿演讲。没有宣布工业动员令的具体实施细节。

    杨度走上演讲台,看着李长庚离场的背影,用他那带着湖南乡音的声调对着麦克风吼道:“委员长,永远是我们东北人民的总司令,我们东北人民一定要向战士一样完成总司令的动员令。委员长万岁!总司令万岁!”

    会场的人都是人精,知道这是到了证明自己忠诚的时候,声音一个比一个大,状态一个比一个狂热。李长庚从桌上拿起一杯酒走回讲台,万岁的吼声在又一轮**过后才宁静下来,李长庚把酒杯放到演讲台上,与杨度对视了一眼,两人默契地点点头。

    杨度退后了几步,李长庚对着麦克风说道:“没有那一个人能万岁,万岁的应该是人民,应该是国家社会主义复兴党,应该是化民族。接受大家这样的欢呼,使我觉得自己做的还很不够,所以我会把这两个字的欢呼当做工作的压力和动力。这杯酒我本来是要敬大家的,但突然觉得这杯酒,应该是杯庆功酒,是杯万岁酒,所以我觉定把这杯酒放在这里,等我们结束了这一百天的工业大奋战,我到大街上与父老们同饮这杯庆功酒!”

    杨度在李长庚走下讲台后,在次冲到演讲台前,举着手臂高呼,“代表国意志的是国国家社会主义复兴党,代表国国家社会主义复兴党意志的是我们的领袖李长庚,李长庚就是国国家社会主义复兴党,李长庚就是国。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领袖,一个国家一个声音!”

    李长庚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差点又闪了一次腰,难道杨度也是穿越过来的?他到疼忘了自己在国社党大会的时候,杨度帮他起演讲稿时,他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话,只是时机还不合适,最后没有出现在演讲稿里,今天杨度觉得机会十分合适就喊出来了,没想到在一阵冷场之后,会场的情绪突然暴发起来了,国人的政治觉悟在世界上绝对是排在第一位的。

    过去在国能一个国家一个领袖,一个国家一个声音的只有皇帝。李长庚这是要当无冕的皇帝啊,李长庚要是当了无冕的皇帝,自己这些人不就是从龙之臣吗?兴奋过后,欢呼声越加响亮越加真诚!

    李长庚是听不到这样的声音也感受不到这样的气氛了,他正在办公室的生活区里痛苦地接授私人医生的治疗!

    私人医生很被李长庚的精神感动,他忍受这样的痛苦还能做出那么精彩的演讲。李长庚的腰肌损伤的很严重,左侧腰肌痉挛成一大块。

    乔莫愁见李长庚的样真是又可气又可笑,要不是他色yu熏心地逞能,那会把自己弄成这样,真是自做自受。可他却又忍着这样的疼痛,为东北工业总动员发表演讲,却又她心疼不已。李长庚喝过私人医生给他开过的安神止痛药后,就睡着了。

    徐世昌在听过李长庚的演讲和后来杨度的口号后,心情十分沉重,他这个民国名义上的大总统在东北这里,根本没有市场,提他这个大总统还没提他清朝时在东北当总督的话多。

    自己到不是嫉妒李长庚在东北的威望,李长庚是真有本事的人,自从被李长庚拉到国家计划发展委员会转了一圈之后,他和李长庚的关系,亲密了许多,对李长庚的雄心壮志更多的是钦佩,今天来哈尔滨更是让他见识到了李长庚在这里的威望,这座几百万人的城市全城出动,在零下三十度的低温下,一站就是半天,那一声声欢呼不是官员们逼迫出来了,是真的发自老百姓的内心喊出来的。因为他注意到许多欢呼的老百姓眼,闪烁着兴奋的泪花。

    可是刚刚的场面也让他产生了一种恐惧,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他看到那些官员的吼声是发自内心地狂热,便知道已是大势不可挡。李长庚很聪明,他没有行称帝的名义,但却在行称帝的事实。

    东北的民意尚且如此,那么被李长庚带到**人最高荣誉封狼居胥的东北军,又会狂热到什么程度!自己这个大总统已经有名而无实,这还不要紧,只要李长庚当上大总统,他就不可能终身执政。但经过李长庚三翻五次推脱的情况上来看,李长庚很有可能要新立一个统治国家权利的职位。这个权利应该是为他的野心量身定做的!

    杨度可以说是今天仅次于李长庚风光的人物,他在喊完口号李长庚离场后,他补充了李长庚的动员令作了演讲之后,就成为这场宴会的主角。他在这里要说些李长庚想说却不能说的话。

    此时他正在一群东弱官员和大财团话事人间,对李长庚这个动员令进行解释:“大家要把这场动员令看做是东北新的机遇,现在欧战已经结束快两年了,咱们东北向欧洲的贸易大大减少,这个市场短期内很难恢愎起来,许多以前对欧洲作贸易出口的大户都在缩减产量,如果没有新的市场,那么我们将遭受很大的损失,一些企业很可能就此一蹶不振。

    委员长就是看到了我们这个短处,才下的这个工业动员令,希望我们抓住全国工业化进程这次机遇,把东北工业在次抬上一个台阶。全国工业化进程简直是个巨大的吞金兽,如果我们东北拿不出合适过硬的产品,那么这些钱就要花向国外。这样一来不但会让政府多花许多钱,还会让东北工业错失这次升级的机会。在来的路上委员长说过,肉要烂在锅里,我们东北人不可能看着国家把钱花给外国人。”

    一句肉烂在锅里的大实话,顿时让东北的官员和大商人心充满了激情。

    黑龙江省省长邵萍与周围的人对视了一圈后说道:“老省长说的是,我们黑龙江是总司令起家的地方,即然总司令下了动员令,那么我们黑龙江每一个人都将是他麾下最忠诚的战士,别说奋战一百天,就是奋战一年,奋战十年,奋战我们一生时间,我们也将是甘之如饴!”

    王伯石接道:“省长说的对,我们都是总司令麾下的战士,为总司令效命甘之如饴!他是我们事业上的指路明灯,是我们国家复兴强大的希望所在。我代表哈尔滨所有民众表态,坚决执行总司令的动员令,保证在这一天里全力奋战,完成总司令的任务!”

    张景惠虽然没化,但也知道该他表态了“我是不会说啥,但你们放心,用得上我们军队的时候,绝对会尽全力,就是要用我们的命,我也保证没有一个兵会皱下眉头。”

    黑龙江三位大佬的表态,杨度十分满意,他拿起一个酒杯说道:“好,话说多了就虚了!我现在听三位说的够实在、也够真诚,总司令说的好,今天我们不喝酒,大家把酒都放在这里,一百天之后我们在这里喝庆功酒!”

    当所有人离场的时候,一千多杯酒都留在这个宴会大厅里面。宴会大厅也被封上封条。

    这一晚哈尔滨是个不眠之夜,人们自发的把过年准备的烟花鞭炮都放了个干净,穿上新衣餐桌上摆满了过年准备的美食,大锅饭在过年期间是停火的,因为春节是一个全家团圆的节日,还是要回归到家里面。这一夜也没有人喝酒,因为他们等待喝一百天后与总司令一起痛饮庆功酒。到天亮的时候,放寒假的学生走回学校,工人们换上工作服早早的来到工厂,他们是动员的第一线。

    整个东北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多以前,对俄战争之初时的状态。

    李长庚在睡了一夜之后,腰疼虽然减轻了些,但依然行动不便,但他还是早早起来,整齐的穿好他的上将军装,这是他发动的一场冲击工业领域前沿的战争,他已经将这场战争动员起来了,听着这一夜的鞭炮声,他睡得很沉也做了一个美梦,他梦见一个强大的国被他缔造出来,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梦见他的权力被一次次挑战,背叛他的人被他杀的尸山血海,睡来后他喃喃自语这不是梦,这就是真实!

    充满了斗志的李长庚来到会议室,东北所有要员都已齐集于这间会议室里,等待着李长庚的到来。

    李长庚一进到会议室里,众人便觉得胸口像被压了一块石头,有些呼吸困难。李长庚身上的气息也许就是所谓的王八之气吧。

    “呼啦”一声,所有官员都起立想迎。李长庚走到主位上并没有坐下,主要还是腰疼的厉害。他也没有让其他人坐下,就这样站着听他讲话。

    “我们这次工业总动员,可以看做是一场战争,战争的精神就在于,上下团结一心,我们就是要团结成一攻无不克的钢铁集体,用我们磐石般的意志和信念,砸碎一切拦在我们工业上遇到的困难。

    我们官员要冲到第一线,要根据遇到的困难实事求是地想办法、想路,不要蛮干乱干,要多听工人的意见,要多听学者的意见,把那些在象牙塔里的学者教授发动起来,参与到这次总动员里面来。

    你们是官,是我李长庚的官,这次谁做的好,谁做的差,我自然会赏罚分明!现在我宣布,1921年1月30日8点30分东北工业总动员开始!”(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