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异界悠闲写手 > 5.奢侈(书号:13626

5.奢侈

作者:剑仙
    </d></r></ble></d></r></ble>

    有些魔兽生来怕水,溺水而亡的事情屡见不鲜,除非是实力出众的魔兽能够堪堪躲避自然灾害,否则定是只能落到死亡的下场。

    柳白刚刚冲出窗外,豆大的雨珠就噼里啪啦地落在了脑袋上、脸上、手臂上,瞬间就让柳白成了落汤鸡,衣服黏在了皮肤上面,异常不舒服。

    但他现在压根就顾不上这么多了,在跑出来的时候,他顺便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势,结果发现自己这边的地势较高,若是不发生超大洪流的话,房屋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就是若是浸水的话,怕是要将房顶掀开,在日光下暴晒才行,否则里面潮湿的霉味怕是不太好闻。

    来到了洪流般,柳白抱着一颗大树横在间。两只魔兽见状,一个个惊喜异常,急忙是伸出双爪抱住了大树。

    “嘿嘿嘿。”柳白轻笑一声,直接抱住大树向上一挑,两只魔兽就直接飞了上来,身重重地撞击在了房上面,震得房微微晃动两下,这才是顺着墙壁滑落下去。

    见状,柳白美滋滋地跑了过去,伸手将两个幼小的魔兽提起钻进了房间里面。顿时,一股温暖的气息包裹着柳白,让他浑身舒坦不已。

    两只可怜的小魔兽凄凄惨惨地趴在地上,似乎是刚刚挣扎时喝了不少的水,有种奄奄一息的感觉。

    柳白哉哉地坐在了树桩做的凳上面,大腿翘在二腿上,紧紧打量着两只魔兽,发现自己似乎都没有见过。

    看来自己以后没事的话,一定要好好的补习一下魔兽图鉴了,看来在这个世界上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休息一番,正准备磨刀霍霍向猪羊时,一道人影从外面冲了进来,满脸愤怒地看着柳白。

    “小!你偷我魔兽干什么!”

    柳白愣愣地看着面前白发苍苍的老头,雨水浸湿了脸庞,唏嘘的胡黏在了一起,就好像是一根细麻绳一样。

    见老头不分青红皂白地训斥自己,柳白笑了笑,说道:“老人家,这两只魔兽可是我从洪流里面救回来的,怎么能叫偷你魔兽呢。”

    “哼。”老头冷哼一声,说道。“你是谁,住在这边干什么。”

    “管你屁事。”柳白翻了翻白眼,随手将两个魔兽给抱在了怀里面,然后按住它们的肚,将肚里面的水排出来。

    老头气极,没想到柳白竟然敢对他这么说话。当即他冷笑地看着柳白,胡须颤抖着,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什么?你说什么?”柳白抬起头,疑惑地看着老头,他刚刚正在琢磨着两只魔兽是不是什么宝贝,要不然眼前这个老头也不会追过来寻找了,看老头的境界,似乎还是一个高手来着。

    老头倒是没有想到柳白竟然会这样对待自己,他冷着脸看着柳白,没好气地重复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哦。”柳白点点头,说道。“你明知道我不知道你是谁,还问我知不知道你是谁,你是想让我问你是谁?然后介绍自己?抱歉,我没那个时间去问,也懒得去问。”

    “你你你……”老头脸色一冷,身上悄然释放出一道凌厉的杀气,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他堂堂一个斗王级别的人,竟然被一个小辈藐视,若不是他不屑于出手对付这种蝼蚁的话,早就一巴掌将对方给拍死了。

    只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必须要给对方一点威慑才行,如若不然,对方还真将自己当成天王老了,以为自己不敢动他。

    柳白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说道:“既然都住山上了,想必也是潜心闭关创作武学的前辈了,心性都不平,还打打杀杀的,怎么能创造出武学来。看你刚刚的气势,想必是修炼了天星诀,气势外放而不内敛,可以斗气凝物,估计是斗灵巅峰境界了,只是差一步就能够进入斗王了。”

    不知为何,柳白只是看了对方一眼,他的脑海就浮现出了对方的招式,甚至还能够察觉到这种天星诀是何等境界的武学,按照他的推断,应该只是五品武学。不过这种武学已经被人熟知,基本上依靠这种武学来突破,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反观老头却是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有想到对方能够看出自己的功法,甚至还能够直接说出自己的境界。

    当即,他倒是对柳白来了几分兴致。收敛了身上的气息,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柳白,问道:“你是哪家小?赵家孙家还是柳家?”

    “哪只魔兽是你的。”柳白没有回答对方的话,指了指桌上面的两只魔兽问道。

    “白的。”老头一挥手就将白色的小魔兽抓在了手。

    “哦。”柳白点点头,转身从墙角抱了一堆柴火来到了门旁,顺手将自己搭建的简易烧烤架给拉了过来,放在了柴火的两旁,随手将长剑拿出放在央,当做烧烤棍用。

    老头不明所以然地看着柳白,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只是看到眼前的长剑时,他的目光闪过一抹异色。

    他猛地窜了过去,一把拿起了放在烧烤架上的长剑,仔细地看了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嘶——

    宝剑!

    这把剑绝对是一把宝剑,光是从它的光泽度以及挥舞破空音就能够分辨出这是一把好剑,按照他的分析,这把剑至少有品级别。

    “嗷嗷嗷……”

    正在此时,魔兽的惨叫声将老头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当看见已经尸首分离的尸体时,老头吃惊道:“你疯了吗?!那可是三阶魔兽疾风之狼的幼崽,你怎么杀了它!天呐,你不知道若是拿出去卖的话,足够你赚几百个金币了吗。”

    “吃饭。”柳白随手将长剑给夺了过来,然后将长剑刺穿魔兽的尸体,就这样提着魔兽来到烧烤架旁边,将剥皮后的疾风之狼放在间,同时将体内的肝脏肠胃等东西都丢进了洪流里。

    不理会吃惊的老头,柳白随手拉了一个凳坐了下来,开始慢地从储物格里面拿出各种各样的调料放在旁边,同时拿出匕首在疾风之狼的身上划了几道,这才是用打火石点燃了柴火。

    噼里啪啦的柴火燃烧声响起,让渐渐变得冷清的房间再度出现了几许温暖的感觉。

    老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柳白,只是当他看见柳白竟然用那把宝剑去烤东西的时候,他吓得跳了起来。

    “你干什么!你知不知道那是一把宝剑,哪怕是斗王强者也都会眼红的东西!”老头跑到了柳白的面前,气愤地指责着对方。

    即便是他这个境界,看见这把宝剑也是有些心跳,不过他有了五品宝剑七星烈焰剑,自然不会想要这把宝剑。

    但对方境界低,没有机会四处游历,似乎不知道宝剑的价值。越是高品阶的宝剑越是稀少,基本上都是用下等的宝剑,像七品的宝剑往往是最受欢迎的。可眼前的小竟然是用人人追求的宝剑来烤东西,实在是让人愤怒。

    太奢侈了,太浪费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