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异界悠闲写手 > 48.客卿(书号:13626

48.客卿

作者:剑仙
    </d></r></ble></d></r></ble>

    众人震惊地看着身边突破的人,发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沾满了泪水与痛苦,那种痛苦不甘的表情感染了许多人,尤其是最后一句的呐喊着,让绝大多数人都联想到了自己的生活。

    生活的压力那么大,修炼的压力那么大,可自己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向着前方继续走去,没有任何的依靠,只有靠着自己。若是不突破,那么永远只能当一个合格的苦力,若是突破,那以后还有更广阔的天空。

    危险的时候!

    他们每一天都应该觉得自己是处在危险的时刻,只是他们太过渺小,渺小到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生死由命。

    他们没想到,这一首歌竟然会拥有如此大的魔力,让所有人都陷入了进去,仅仅是一首歌曲,让不少人成功跨过了往日的门槛。

    心境!

    这就是关于心境的修炼吗?!

    所有人震撼地看着柳白,没想到对方堂堂一个废物竟然带出来了如此的变革,这样的变革不光是影响着青龙小镇,相信很快,这种心境修炼的办法也会很快传入到其他的地方。

    这一刻,他们才知道,原来人们所说的武功并不是说武技,而是武技跟功法的结合,只有自己拥有武技跟功法,那才能说自己会武功!

    难道这就是古代未曾流传下来的东西吗?!

    冰皇默默地回忆着柳白刚刚所唱的歌,虽然没有太多的感悟,但他的内心的确是有了微微的改变。毕竟他作为一个斗皇,本来心境就不明不白地提升到了某种程度,柳白这样的歌曲对于他来说帮助并不算大。

    但他知道,柳白今日的举动影响是巨大的,虽然这个帮助不了他,但是说不定有别的歌曲能够帮助他。

    歌曲帮助心境修炼,写书能够帮助心境修炼,读书能够帮助心境修炼!

    这三种办法都不是正常修炼的方式,但却是另一种修炼办法!

    奇迹!

    实在是奇迹!

    没想到柳白竟然能够挖掘出如此大的财富,这样的财富若是不说出来的话,那他绝对有可能会领先于整个大陆,甚至有机会问鼎斗帝的存在。

    可偏偏对方将这些东西给拿出来跟大家分享,这样的心胸实在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就算他是斗皇,但他自问自己也无法做到这一点,将如此珍贵的东西拿出来跟大家分享。

    自己的孙女真是不该跟他退婚啊!

    冰皇微微叹了口气,知道过去的事情已经不能挽回了,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自己的小孙女身上了。

    台上的柳白望着下方突破的人们,眼神里微微诧异,倒是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能够突破。

    本来,他只是想要唱唱,想要让所有人了解这首歌曲,最好能够有人会唱这首歌曲,如此一来,让他有种归乡的感觉。

    只是没想到这一唱不要紧,竟然是将一些人给唱突破了!

    丫的。

    柳白尴尬地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去唱了,若是真唱出来了一个高手,那自己以后还要不要过日了。

    “怎么不唱了。”

    台下的人不解地看着柳白,不知道对方怎么唱好好的忽然就不唱了。

    柳白脸色一变,认真地说道:“此乃斗帝家族所创歌曲,自然是不能多唱,其细节你们慢慢领悟即可。”

    哗啦——

    一些没有感悟到其奥妙的人立刻慌张地向着家跑去,还有一些人则是拿着树枝就向着右侧的土地跑去。

    “你去干什么。”有人不解地问道。

    “趁着还没忘,赶紧给记下来啊,傻比。”有人头也不回地说道。

    一句话,让场下的人跑了大部分,只有少数人还站在原地静静地感悟着刚刚的那种感觉,那种气氛。

    柳天齐见状,脸上更是懊悔不已,他现在终于是知道柳白为何不愿意修炼了!原来人家是在修炼心境,人家不是不修炼而是修炼的东西太高级了,根本就不是他们这种人能够领悟到的!

    吃肉喝酒,种花养鱼,这些东西也是提高心境的一种办法啊!

    哎!

    柳天齐懊恼地看着柳白,一言不发地坐在了板凳上面。

    柳白自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的闲生活方式被柳天齐误会成修炼的方式了,不过他现在倒是懒得看对方,因为他现在有些渴了还有些饿了,准备回去弄点东西吃。

    冰皇笑眯眯地走了上来,低声道:“小,你刚刚说的事情,咱们也不是不能商量。我与你家也算是世交,留下来指点你一个月也没什么。”

    “你指点我心境修炼吗。”柳白问道。

    “咳咳。”冰皇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我可以指点,额,帮你徒弟指点武技,你看,我作为一个过来人,自然是有经验。熟话说的好,术业有专攻,我在操控冰的方面自然是比你要厉害那么一点点。”

    “留下来两个月。”柳白说。

    “不是说好一个月的吗。”冰皇不爽地问道。

    “现在涨价了,再不答应就三个月了。”柳白说道。

    晴走了上来,怒道:“你凭什么让我爷爷留下来陪你两个月,就凭你所谓的心境修炼吗。哼,别以为你懂点东西就能够为所欲为,我爷爷才不会被你这点东西所诱惑呢。”

    “哦,忘了。”柳白瞥了晴一眼,“两个月不能留下她。”

    “啊啊啊啊,凭什么。”晴抓狂道。“我就要留下来,你还抢了我的马,我要将他抢回来才行。这里又不是你家,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是管不到我的,别以为你有点东西就可以指挥我,我告诉你,我不稀罕!”

    “哦,那正好。”柳白说道。“怎么样,两个月,不带她。”

    “三个月。”冰皇咬牙道。“我留在这三个月,带她。”

    “爷爷,我不要……”

    “闭嘴。”冰皇瞪了晴一眼,没有人比他更知道柳白的价值,若是真能摩擦出感情来的话,那他就赚大发了。

    “个月,职务闲派客卿,没有工钱,包吃住,成交。”柳白说。

    “成交。”冰皇咬牙道。

    老头拉了拉柳白的手臂,怒道:“不是说好了必须要从弟做起的吗。”

    “哦,说过吗。”柳白看了老头一眼,“你要觉得合适,你自己去跟他说。”

    “……”

    正待柳白准备离开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柳天齐忽然站了起来,喊道:“柳白,等下。”

    ----

    两更求票求收藏==,好有底气的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