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异界悠闲写手 > 53.想太多了(书号:13626

53.想太多了

作者:剑仙
    </d></r></ble></d></r></ble>

    珍馐佳肴三百种,莫如一碗红烧肉。

    为了制作手这盘红烧肉,柳白也是煞费心思,光是从选肉上面就费了很长时间。尽管不是现实里面的母猪肉而是魔兽肉,但柳白还是精挑细选,在天雷猪的肋骨附近割下来的。

    正宗的红烧肉应该用五花肉来制作,说起来五花肉倒是也挺有意思的,准确的说应该叫做五花三层肉,它是由一层白一层红,一层白一层红又一层白一层红共由三层白三层红组成的。

    肉要洗净,切成麻将牌大小正方形的块,肉不能切得太小,太小易缩易碎,没有卖相了。

    切完后,柳白又用冷水浸没,并且在水放半杯酒。放在水浸,如此一来,可以浸去毛细血管的血水。水加酒易于肉纤维吸收,去除肉腥,但是肉不宜多浸,多浸则鲜味尽失,柳白掐好了时间,大概十五分钟的样就将肉给提了出来。

    繁缛的准备工作后,柳白将肉倒入了锅,然后添水,利用大火开始烧。待得五分钟后,锅内的肉块就开始翻滚起来,水面上渐渐浮现出一层黑红色的杂质。待得大火煮了半小时后,柳白又开始利用小火焐。

    待得锅内的肉烧到了用筷轻戳可通的时候,柳白将锅内的红烧肉全部倒入铁锅内,开着盖开始烧。

    等到放入了调料后,柳白又将其烧了半个小时,这才是让红烧肉正式出锅!望着手的红烧肉,柳白心也有些窃喜,没想到自己也能做出如此美味的食物来,多亏了自己的厨师技能。

    “呜呜……”

    大黄听到柳白的脚步声,可怜兮兮地跑了过去,只可惜被柳白一脚踢了过去。

    老头与晴两人的眼睛都有些发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柳白手的红烧肉,望着色泽红润、酱香四溢的肉片,两人都觉得自己口的唾液急速分泌。

    咕噜——

    老头咽了一道口水,他实在不知道柳白竟然也能够做菜,还能够做出如此美味的菜,光是从视觉上就对他产生了足够的冲击!

    震撼!

    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了,他只知道现在实在是太震撼了,对方竟然能够做出如此佳肴。

    他偷偷地看了晴一眼,发现晴也在看着他。

    “哼,不就是会一点手艺,有什么了不起。”晴双手抱胸地看着柳白,满脸不屑地说道。

    老头点头道:“就是。”

    “我们也能做出来这样的,所以我还是决定不吃了。”晴握了握拳头,说道。“对吧,赵爷爷。”

    “对。”老头极不情愿地点点头。

    柳白瞥了两人一眼,以前倒是觉得两人挺聪明的人,怎么混迹在一起之后就变得那么二了呢。

    不理会两人,他拿出一副筷开始吃了起来。

    正在此时,一道脚步声响起,只见离开很久的冰皇从外面走了进来,嗅了嗅鼻,“什么东西这么香。”

    “正好,快点来吃。”柳白立马招呼着对方。

    冰皇自然是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跟柳白过家家,看见桌上面的美味,冰皇眼睛一亮,大步走到了柳白的对面坐下,拿起筷就开始吃了起来。

    夹着一块红烧肉到嘴里,冰皇忽然愣住了,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舔了舔嘴角,问道:“这是你做的?”

    “随便弄弄。”柳白一边吃着一边淡淡地说道。

    冰皇吃惊地看了柳白一眼,忍不住又夹了一筷,开始细细的品尝起来。这不知名的肉吃到嘴里,肥而不腻、瘦而不柴,吃进嘴里,香气四溢,滑溜溜的感觉仿佛是含住了冰块一样。

    轻轻咬上一口,不多的汁液格外的美味,香甜的感觉久而不散,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美食。

    吃完嘴里的东西,冰皇也忍不住地夸赞道:“柳白,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不光是烤肉弄的好吃,连这个东西都弄的那么好吃。”

    顿了顿,冰皇问道:“柳白,你的意思是不是,做饭也可以当做心境修炼的一种?”

    “……”

    柳白沉默不语,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跟对方解释眼前的事情,好好的一顿饭怎么就联想到了修炼上面,让他着实有些搞不懂。

    见柳白沉默下来,冰皇更是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是的!

    做饭一定也是修炼的一种,要不然柳白会有如此妖孽的实力,小小年纪就有大斗师的境界,还有一手好厨艺,这不是通过厨艺来突破的话,那还会通过什么来突破的。

    看来,做饭跟写书是一样一样的,全部都是去体验里面的东西。

    冰皇紧皱眉头,又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眼前,开始细细地研究起来。这刀功绝对不是一般人切出来的,纹理清晰,换做自己的话也未必能够切的如此的完美。

    还有这肉……

    冰皇轻轻地咬了一口,心开始判断着,这块肉绝对也不是普通的肉,看来对方为了找到合适的材料而去猎杀魔兽。

    专注!

    专注于一个目标,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磨练性格,想要修行一帆风顺,心态就要放平和,不能放弃,也不能急躁。

    但自己的脾气时而温和时而暴躁,难道这就是自己修为一直停留在斗皇境界的原因?

    若是自己能够改变一下性格,是否会对修行有所裨益呢?

    一边思索着,冰皇一边将红烧肉塞入了嘴里,继而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醋呛白菜,又是一道稀奇古怪的东西,见也没见过。

    他拿着筷夹了一个白菜外帮,轻轻地尝了一口,清脆的声音响起,同时有股酸酸的滋味涌入嘴。

    而后,白菜外帮内的水分榨取出来,丝丝的白菜纤维又传来了甜丝丝的感觉。

    修炼,先苦后甜。

    冰皇深深地看了柳白一眼,对方虽然一直坚持说没有炎帝的故事了,但今日却暗想要教导晴跟老头一些修炼心境的办法,幸亏自己回来的及时,否则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小,真是跟他父亲一个样,刀嘴豆腐心。

    冰皇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又尝了一口醋呛白菜。

    对面吃着饭的柳白诧异地看着冰皇,不知道对方想到了什么东西,怎么吃着东西还能笑出来,实在是太诡异了。

    他自然是不知道对方想多了,而且是想的太多了。

    冰皇看着旁边的晴,皱眉道:“你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来吃,莫要辜负柳白的一片良苦用心。”

    “哼,我们才不吃他做的东西呢。”晴扭过了脑袋。

    “胡闹!”

    冰皇脸色一变,猛地站起身来,皱着眉头瞪了晴。

    房间内三人都吓了一跳,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柳白错愕地看着冰皇,不晓得对方又发什么神经。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