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异界悠闲写手 > 119.两根手指(书号:13626

119.两根手指

作者:剑仙
    </d></r></ble></d></r></ble>

    夜色如墨。.

    海上一片漆黑,只有一道微黄的灯光在海面上不断地漂浮着,忽上忽下,忽明忽暗。

    悄然间,一道黑影出现在灯光之,向着甲板缓缓走去,不一会儿,白色窗帘下探出一个脑袋,赫然是柳白。

    嗅着海风,柳白四顾望了望,从船舱走了出去,站在甲板前方,按着扶手,静静地眺望着远处渐渐变得渺小的临水镇。

    “公,怎么了。”

    林诗诗从里面跟了过来,脚步轻缓,没有半点声音。她站在柳白的旁边,望着柳白略显稚嫩的侧脸,脑海又一次浮现出了柳白过去的模样。

    似乎……似乎变得有些成熟了。

    林诗诗心默默地想道。

    柳白回头看了林诗诗一眼,笑道:“没事,好久没有坐过船了,出来坐坐,看看风景。”

    好久没有坐过。

    林诗诗心头默默地重复了一句,在她的记忆当,柳白根本就没有到过海边。对方如此说,不就是代表着对方真的拥有某种特殊的身份。

    仙人?前世?

    林诗诗没有想太多,在她看来,公还是现在的公,至少对她还是那么的好,无论对方怎么变,她都觉得对方还是自己的公。

    林诗诗没有说话,柳白也不再说话,两人就站在甲板上静静地注视着前方的临水镇,愈来愈远,终于是变成了一点星火,湮没在了黑暗之。

    风渐渐起了,拂面的清风变得有些刺脸,有些疼痛。

    “走吧,进去吧。”柳白说道。

    “嗯。”林诗诗点点头,跟着柳白走进了船舱内。

    船舱内。

    老头跟冰皇两人盘膝而坐,间摆着一张方形的实木桌,桌上有两个白色的茶杯,里面倒着香喷喷的大麦茶。

    因为老头突破成斗皇的原因,冰皇一直跟对方探讨对方的心得,想要从突破,可听对方说了一遍,冰皇并没有任何突破的感觉。

    看见柳白从外面走了进来,原本眉头紧皱的冰皇突然站了起来,他走到柳白的面前,说道:“关于老头为何能够突破的事情,我一直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我也帮不了你。”柳白摇摇头。“心境是自己的事情,所有的东西都只能依靠自己来领悟,所以说并不是我不帮你,是我帮不了你。”

    “那老头为何能够领悟一件事情,我却是无法领悟。”冰皇态度诚恳地请教着,如同一名求知若渴的学生一样。“按照门主之前所说的那样,阅读炎帝奋斗史就是跟随炎帝走完那一段的经历,感受对方的心境。可我刚刚顺着老头的思路理了一遍,可我并没有他那样的感悟。”

    柳白点点头,对于冰皇的心情倒是能够理解的,对方曾经是一名斗皇,可老头只是一名斗王,他的心里有着一些优越的地位感。

    但是现在呢,现在老头已经斗王达到了斗皇,他还是止步于斗皇,凭借对方的心境,怕是还能够再次突破,所以他的心也有些着急,或者说嫉妒,自己说一两句怕是无法让对方从嫉妒的心里脱离出来。

    他沉思了一下,竖起了一根手指,认真地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手指。”冰皇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

    柳白笑了笑,说道:“既然你认为是手指,那手指有什么作用呢,就一根手指。”

    “作用?”冰皇皱起了眉头,思考着柳白所说的话有何深意。对方用手指来提示自己,那无疑是想要帮助自己突破。

    手指的作用?

    手指能有什么作用呢,无非就是打架用、吃饭用、拿东西用,还能有什么作用呢。

    “想清楚了吗。”柳白笑着问道。

    “手指是留着拿东西的。”冰皇认真地说道。

    “我是说一根手指或是两根手指。”柳白摇头道。

    一根?两根?

    冰皇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两根手指或者一根手指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处,难道对方是想要告诉自己,若是人只有两根手指就失去了作为手指的功能,就没有作用了?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最终是摇摇头,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两根手指有什么用处。

    “没用吗。”柳白笑着问道。

    “没用。”冰皇摇摇头。

    柳白没有说话,只是转身看向了老头,问道:“你看这两个手指有什么用呢。”

    “用处?”老头直接说道。“若是只剩下两根的话,无非就是拿瓶或者是拿剑用了。”

    “我说的是指跟食指。”柳白解释道。

    指与食指?

    两人摇摇头,最终是没有想到答案,若是留着大拇指的话,那还能够拿东西用,可留着指与食指有什么用呢。

    “你是不是认为,不管是谁,留下这两根手指都没有用?”柳白神秘地笑了笑。

    “是的。”冰皇满脸严肃地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他已经思考了不下于二十次,可都没有想到这两根手指有什么用处。

    柳白又笑了笑,左手的食指与拇指忽然联成一个圈,食指跟指插入了里面,来回动了两下。

    噗——

    正在喝水的老头连扭头的机会都没有,完全喷了出来。

    “咳咳……”冰皇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忽然也领悟了。

    林诗诗睁着大眼睛望着三人,显然不明白三人在打着什么样的哑谜,只有冰皇老脸通红地看着柳白,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举这个例。

    柳白瞥了对方一眼,慢地坐在了床上,从物品栏里面拿出了大麦茶的粉末,拿了一个新的茶壶,重新泡了起来。

    待得将开水倒入后,他才不急不慢地说道:“有些事情不需要着急,明明有别的路径可以走,可却是想要走别人的路,却不知现在的你根本不需要走那种路。”

    冰皇沉默地点点头,终于是理解了柳白的意思,只是片刻后,他眼神古怪地瞥了老头一眼,目光在对方的身上来回打量着。

    老头被对方看的有些发毛,两眼一瞪,怒道:“老的身好着呢,这只是例!例!”

    “哦。”冰皇意味深长地看了老头一眼,心结似乎已经被解开了,对于老头的突破并没有任何的嫉妒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