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芍药ACOME > 10(书号:69550

10

作者:ACOME
    承受起任何痛,还有爱了。

    就这样吧……

    他不是要她么,那就这样吧……

    听到芍药这么一说,问柳才是慢慢的走过来,一把抱起芍药,放在旁边的椅子上,修长的手指却是勾起那泪流纵横的小下巴,怜惜的一吻,才是说道:“老婆,你醒了啊?我好高兴……这种方法果然有效呢……”

    对于问柳的亲近,芍药没有逃避也没有躲闪,只是乖乖的伏在那问柳温暖的怀中,口中低语道:“放了他们吧……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这般的臣服,这般的温顺,好像一只可怜的小动物一般。问柳身子不由得一僵,良久才是淡笑出声,“就算是嫁给我,永远不离开我,爱我疼我只要我一个人也可以么?”

    闻言,芍药一顿,最终是点点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但是……放了他们吧……“

    “呵呵……”听见芍药这样说,问柳好像是满意一笑,勾起那芍药的小唇轻轻印上深情一吻,才是说道:“老婆,虽然我知道你现在骗我……但是……没关系……只要你留在我身边……什么都无所谓了……”

    怀中的芍药听到头上的问柳这样说了,也不再说话,只是乖乖的伏在那温暖的怀中,好像要把那血腥残忍全部抛到脑后,再也不要提起,再也不要想起。

    一片沉默中,又是听到头上的问柳发话了,“可是,这些人……”

    感觉问柳话中有话,芍药又是倏地抬起头,不可思议的反问道:“你答应过我要放他们走的……”

    是么,问柳好像很是迟疑,停了好半晌,才是轻轻的笑了起来,说道:“也罢,放了他们也行……反正这个地方是地球上的无名地带……就是地图上都没有的地方,所以也不怕他们回来打扰我们的美好生活……”

    听问柳这样一说,芍药才是放下那忐忑不安的心,瞄了眼那脸上还在淌血的壹,芍药又是迟疑的开口道:“能不能找个医生,他……他们……”

    “老婆……”问柳闻言,宠溺的点了点芍药的小鼻尖,才是轻轻说道:“老婆,既然你都是我的老婆,寻欢也算是我的大舅子,我自是会好好的照顾他们的……”

    侧头对那旁边静的李尚,问柳沉声吩咐道:“李尚,给我的大舅子以及他的好朋友准备房间,好好的招呼他们……”

    李尚点头,对旁边的几个人又是胶代一番,才是下去了。

    这样,问柳才抱起芍药,慢慢地往门外走动。

    “老婆,我们回去吧。这里太冷,小心冻坏你……”恍惚间,又是听见问柳温柔的声音响起。

    芍药身子颤了颤,这辈子,她第一次感觉有人说话温柔,深情,宛如一条毒蛇一般。

    无比的寒冷,无比的音森恐怖……

    而说这话的男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做这么多……

    要杀这么多人……

    要这么残忍……

    他的无情和多情,为什么会在一瞬间表现得这么自然……

    算了,不要想了……

    此时此刻,芍药总算是明白了当年的寻欢那种远离才是保护,其实很有道理。

    抓紧问柳的衣襟,芍药克制住自己不要去看那背后鲜血中的男人,直直的往门外走去。

    或许,所有的恩怨情仇,终是终结在这一天,这一刻。

    回到房间,芍药才有机会看清楚他们现在所在的环境。

    如果她猜得不错,这里应该是一个小岛,因为在走廊上都能闻到那海水海草海鱼的腥味。问柳既然说了这个地方是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方,就说明这里够与世隔绝,估摸着是大海上一个不知名但是被问柳一不小心发现的小孤岛。

    但是,看着岛上的城堡建筑,又好像很现代,应该是才建好不久。

    好像是看出了芍药的疑惑,问柳递给芍药一杯蜂蜜水,才是说道:“这是我出任务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后来就找了些人把这里开发了出来,现在在这个岛上,我就是国王,而你—花芍药……”这样说着,问柳执起芍药的素手,轻轻的印上一吻,满含深情的说道:“就是我们的皇后,我的皇后!”

    芍药没有抽出那握在问柳手中的玉手,也没有回应问柳的深情款款,只是看着窗外那明媚的阳光,说道:“我饿了,有没有吃的东西……”

    问柳一滞,随即是轻轻笑了起来,朝门外吩咐一声,“送点吃的过来!”

    门外迅速的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想来是去准备东西了。芍药看了看轻纱飘荡的房间,突然走到窗前,依着那靠椅,轻轻的靠了下去,不再说话。

    旁边的问柳对于芍药的冷淡丝毫不以为意,只是跟着芍药来到那窗台下,拉开那大窗帘,瞬间,那片蓝蓝的海洋就出现在芍药面前。

    看见那波光粼粼的大海,芍药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光亮,但是又是很快的隐了下去,大大的眼睛又是变得漠然无关了。

    倒是问柳,一点也不以为意,也在旁边的靠椅上轻轻的靠了下来,一边开口讨好道:“老婆,等你身体好了,我带你去看岛的那边……我告诉你,可好了……那边,那边有很多成群结队的小海龟,还有海鸟,这个时节正是繁殖的好时节,你可以看到好多了……”

    “老婆,你不是喜欢吃没有刺的鱼么,在岛的东边有一个天然的淡水湖,那里面有很多鱼,都是刺少的,或者是没有刺的,你一定会很喜欢的,老婆……”

    “对了,老婆,你想不想看看可以发光的石头……我们岛上有一片很大的沙滩,沙滩上全是一种漂亮的贝类,一到晚上漆黑的时候,就会反光,很好看的……要不要晚上我们去看看吧……”

    ……

    问柳好像不知道疲倦的说着,说着一些趣事,但是芍药却是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只是呆呆的看着那美丽宽阔的海面,好像自己要融入那碧蓝的海水中去。

    芍药的不理不睬,不闻不问,问柳并不以为意,他只是欢快的说着。就好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急于讨她他心中喜爱的姑娘,服他脑中最美好的趣事来逗这个姑娘的开心快乐。

    就这样,不知道这样的絮絮叨叨持续了多久,一直到门外传来不大不小的敲门声,问柳才停了声音,朝门外说道:“进来!”

    话音刚落,门外立即进来一个端着餐盘的老仆人,“主上,这是海贝粥!”

    问柳看了看那粥,扬手让老仆人退下,自己却是端着那碗,一勺一勺的喂着芍药。

    芍药看了眼面前的粥,张张口,没有拒绝问柳,乖乖的喝下了那问柳递来的海贝粥!

    见到芍药乖巧的吞下粥,问柳才是满意一笑,拿来餐巾擦擦芍药嫣红的红唇,状似不经意的问道:“老婆,你喜欢婚礼是中式还是西式?”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后一吻(vp)

    婚礼最后敲定在七天后。

    据问柳夜观天象,那天月明星稀,良辰美景,最适合一夜春宵到天明了。

    当然,对于芍药来说,什么都无所谓,结不结婚对她来说都是一样,反正都是宛如禁脔一般呆在这个男人身边,做什么都随便了。

    是的,芍药是这么想的,当然就不说对问柳能有什么好脸色了,每天都是漠然的看着大海,漠然的活着。

    但是令她惊奇的时候,她这么对待问柳,问柳居然答应在婚前让芍药见寻欢一面。

    芍药对问柳只是略微考虑就答应了她的要求相当的惊讶,但是想想,或许是问柳太过自信,自信他们无力反抗,也就随她了!或许说是,问柳在小心翼翼的讨好她。

    这算是,一年之后,芍药第一次正式和寻欢见面吧。

    不知道是不是事先就有人通知了零壹,芍药进去的时候,零壹也在屋里。

    见到这个和自己牵扯了数年的男人们,芍药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是李尚好像是看出了芍药的尴尬,微微考虑了片刻后,说道:“夫人,我就在门外,有什么事情请吩咐!”话完,就是躬身退出去。

    看见李尚退出门去,芍药才移动脚步,往床上的寻欢移去。

    因为重伤未愈,寻欢脸上还带着一抹病态的白,芍药端了个凳子在寻欢床前坐下,抬眼见到那目光灼灼的眼光时,突然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倒是寻欢,看到芍药的到来,扬起那苍白的唇角,笑了笑,打量了芍药好半晌后,才是低低的开口道:“你头发变长了..”

    顿时,芍药有些哭笑不得。这,这就是两人感动的重逢画面么,怎么和想象中的那么不一样。但是只是心中飞快的飘过这个念头,很快的,芍药也是回过神来,抓起自己那一把青丝,也是轻轻的扬了扬唇,“是啊,都这么长了,呃…不好看么?”

    寻欢摇摇头,否决道:“不,很好看....就好像七年前的你.....很漂亮……一直都很漂亮……”就像他心中的那样,永远是漂亮的,不像他,一直都是不干净的,肮脏的……

    寻欢这么直白的夸奖倒是前所未见的,芍药微微的红了脸,随即是叹息一声,低声说道:“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说当年的事情?”

    寻欢一听,就明白了。静静的看了芍药一眼,寻欢移开眼神,淡淡的开口道:“告诉你有什么不同么?我是花家多出来的男孩,这个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而花家的掌权人是长老会的傀儡,这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可是,我们可以逃走…”芍药心一颤,嘴里说了一个自己以为很是周全的办法。哪料寻欢轻轻一笑,自嘲道:“逃跑?我们能跑到哪里去?你以为凭你十四岁,我十二岁,就能躲得开百花集团的追踪么?呵呵..…..再说了,我们跑了,那对父母呢..….”

    这么多年,寻欢没有怨过那对父母,为什么要把他生下来,不能给他安全的生活,为什么一定还要让他为两人的疏忽承担过错。

    叹息一声,寻欢接着说道:“芍药,我们一生中有很多不能舍弃的东西,需要我们付出很大的代价去成全。七年之前,我以为我不能舍弃的是我的自尊我的人生,但是后来,我发现了我错了,我的一生中不能舍弃的是—— 你,也仅有你..….….所以...…..”寻欢深吸了一口气,总结道:“不要嫁给他....我们的存活不需要你成全你的幸福......”

    “你住口!”已经听出了寻欢话中有玉石惧焚的意味,芍药气得咬牙切齿,“这就是成全我的代价 ...成全我幸福的代价.…..用你们三个人的生命 ...呵呵 ...你别傻了……....你以为你们这样死去了….....我就能幸福了.....呵呵.....阿澈已经死了...…..我已经失去了太多了.…....你现在这样…....是不是要比我一无所有是不是……....…”

    芍药一边这般激动的说着,一边眼泪已经是啪啪的往下滴了。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她怎么可以这么自私,用四个男人的生命换取她所谓的幸福,所谓的自由,而且......没了他们,她有什么幸福可言。泪眼朦胧间,听到寻欢幽幽一声叹息,接近着,芍药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然后是寻欢无可条何的声音响起,“芍药,花芍药,你还是太心软了,你忘了我们对你做的一切么?”

    芍药抹了把眼泪,从寻欢怀中站起身来,直直的走到那沙发上静坐不言不语的零壹面前,反手就是一人甩了一巴掌。

    “你们不欠我了!我们现在所有的恩恩怨怨都一笔勾销!你们走吧,走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回来!你们俩做好零壹的主人,寻欢你管好你的百花,然后快快乐乐的结婚生子,幸福一生。”

    “呵呵….……”闻言,零开口了,“女人,这就是你认为你送给我们的幸福么?这就是你认为我们一笔勾销的代价么?呵呵,要是这样,我不在乎轮暴你一次.…..……,”

    “你..…..…”芍药捏紧拳心,咬牙道:“为什么要这么执迷不悟,为了一个女人,你们付出的代价不够大么?”

    “呵呵….……”芍药话完,身子就是被旁边的壹一把抓进怀中,低声喃语道:“没关系,我们甘之如饴。寻欢说得对,我们也有需要付出惨重代价才能守护的东西,这么大的代价都付出了,你以为我们会这么轻易的放手么?”

    芍药已经是不知道该气还是

    该愤怒了,一掌大力推开壹,怒道:“你们这群疯子,真是疯子.你知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世界上这么多女人,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我一个!”

    转而看向零,芍药继续说道:“就像零说的,我不好看还有那么多不堪回首的过去,就是一二手货,一b子,你们为什么这么想不开,一定要在我这棵烂树上吊死.…..”

    “唔….....”芍药话没完,已经被零一个大力抓进怀中,紧接着炎热的吻就那么落了下来。

    芍药挣扎着,逃避着,但是零的力气说不出的大,直到芍药感觉唇上一麻一疼,嘴里还渐尝到了血腥的味道,芍药才是停止了挣扎,默默的承受着面前这个男人绝望的一吻。

    不知道这个吻维持了多久,好半天,芍药才感觉唇上一松,然后是零低沉的声音响起,“那么,最后一吻,怎么样?”

    看到那眼中闪过的坚毅和执着,芍药心乱如麻,也顾不得再说什么,推开零就是往外走去。

    门外,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李尚,倒是问柳笑吟吟的站在面前。看见芍药红肿还渗着血丝的唇,问柳轻轻的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用自己的薄唇印上了那嫣红小唇,一边舔舐那细细的伤口,一边轻声呢喃,“老婆,你的唇只能留有我的痕迹!”

    第一百五十章 我要的我就一定要得到(vp)

    “花芍药小姐,你愿意嫁给问柳先生为妻么?并钟爱他一生,与之相伴一生?”.

    不知道问柳哪里来的手段,这个该死的孤岛上,居然连神父都能找的来。

    但是,显然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芍药目光微侧,看了眼不远处那俊朗挺立的三个男人,心中一阵无力,点点头,终是启口答道:“是的,我愿意。”

    面前的神父听到芍药这声回答,也是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执起芍药的小手往问柳手上放去,笑吟吟的说道:“好了,恭喜两位正式成为夫妻,愿仁慈的主保佑你们,幸福安康一生。”

    问柳笑笑,侧过头,就是给芍药水唇上轻轻一吻。

    芍药微愣,但是很快反应过来,玉手勾住问柳的顾,加深了这个吻,一边用两人才能听清楚的音量呢喃道:““你答应过我的,婚礼之后就放他们走 ..…,”

    问柳吮着那小舌尖,也是轻声呢喃道:““老婆,我办事,你放心....,”

    神父或许是没看见过这么热情,在婚礼现场就是吻得热火朝天的新婚夫妇,老脸有些不自然的红,轻轻的咳嗽了几声,才是勉强把两人分开。

    “好了,新根,现在是家人祝福了!”

    话完,不远处的寻欢迈着稳健的步子走上前来,执起那芍药的玉白小手,轻轻的印上一吻,抬头却是声音冰冷的对旁边的问柳说道:““芍药,你知道的,这场婚姻,你得不到我的任何祝福…...””

    话完,问柳和芍药倒是没有什么意外,一旁的神父已经是冷汗潺潺了。果然他的预感是准确的,这对新婚夫妻不正常,而且还有很大的问题,看新娘好久不回答她愿意嫁给新郎的美好誓言这就算了,居然婚礼现场,出了新郎,居然旁边还有几个俊美的男人虎视眈眈的看着新娘,一脸不爽的样子。到最后呢,才发现原来其中一个居然是新娘的血亲弟弟,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弟弟倒是很.....反叛.…...直接就是这么来了一句挑衅。

    神父抹了把头上的汗,看着两方僵持,终是笑着打了圆场,““好了,新娘亲人祝福已经完毕了,我宣布议式结束,祝两位白头偕老,恩爱非凡!”…

    神父说完,立即是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的遁走。

    台上的问柳牵着芍药的小手,往伸手一藏,挡住寻欢那肆意的眼光,却是轻轻的开口说道:““小舅子,以后请你多指教了!”.

    寻欢也是扬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敢当!”.

    寻欢的挑衅问柳似乎一点也不以为意的样子,摆摆手,对旁边的忠实手下李尚说道:“李尚,带我们几位尊贵的贵客出去吧....注意路上的安全了.…..….”

    转而看了寻欢一眼,又是温柔一笑,说道:“那么小舅子,冻房一刻值千金,就怨我不远送了......”.

    寻欢衣抽下的拳紧了紧,但是最终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看了眼那芍药,忽然朝芍药竖起了食指,然后才是大步离开。

    问柳心中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但是很快的,这一丝奇怪的异样被他抛掷脑后。

    没关系,马上,只要那三个人不小心,不小心跌落了茫茫大海,一切的一切的都结束了,自己追寻了十五年的女人就会完完全全属于他了。

    那些人身体都被自己下了药,根本就是毫无反抗之力,要除去那些不安分的因素,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所以,一切都结束了。

    故事的结局是王子和公主永远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完美的结局,不是么?

    想到这里,问柳不由得看了看他旁边美丽的新娘,那柔和的小脸上焕发出来的温润光泽是为了他么?

    哈哈.…….这个女人,自己追还了这么久的女人,终于是他的了,没有别人,只有他,也仅有他。

    问柳这样认为着,脸上一喜,抱着芍药就是往房间走去。

    “老婆,你是我的了!””抱着这个轻盈的女人,问柳对着天空,大声的宣誓着。

    可是,问柳的快乐完全感柔不到芍药,她只是目送着那三人的离去,然后才是勾着那高兴得几乎是得意忘形的男人的脖颈,轻声说道:““问柳,我想去看看大海,可以么?…”

    害怕问柳不答应,芍药又是柔柔的重复了一遍,““就在我们房子的前面,不是有一片大大的海滩么?我想去看看..…..…小的时候,我曾经该过一句诗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去看看......,”

    或许是芍药温柔的声音打动了问柳,又或许是芍药话中的“我们”取悦到了问柳一般,问柳点点头,改变了进屋春宵的路线,往那片碧蓝的大海走去。

    “遵命,老婆大人。.”

    海滩。

    蓝天碧海,微风徐徐。

    问柳脱下身下的外套垫在沙滩上,才是让芍药轻轻的坐了下来,一边还难掩兴奋的叫道:“老婆,很美吧 .……””

    芍药看了看那波光粼粼的海面,水天一色,不时还有几只海鸟御风而过,海风中带着大海特有的腥味和咸味,让芍药也是情不自禁的扬了扬红艳艳的唇角。

    转头,看了看那在海边笑得像个孩子的问柳,芍药突然开口道:““事到如今,问柳,我还是想问,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老婆.……..…””问柳停了笑,好像很是疑感的样子。

    芍药摇摇头,轻笑道:““不用瞒着我了。你不是没计了十五年么?从告诉柏长老我父母相爱的真相,到煽动柏长老把寻欢...…

    呵呵.…..到最后我被放逐,遇到阿澈,然后六年后回百花,还在c国被绑朵,一切的一切,在背后设计的,不都是你么?””

    有些事情,相通了,就很清楚明白了。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多巧合。相通之后,猛然发现,从一开始,这背后就很简单,只是一个人,一个人在推波助澜,一个人在背后玩得团团转而已。

    而这个人,就是当年的问家小公子,现在的暗月军师问柳。

    问柳好像也没有预料到芍药会突然说出这些来,有些惊诧,但是惊诧之后仅仅是轻轻的一笑,““老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话中已经算是承认了,承认了从头到尾都是他在没计,不论是寻欢,零,壹,阿澈,还是她 —— 花芍药,都只是他手中的一个棋子,让他们怎么走,就怎么走。宛如命运之神,牢牢的把他们束缚在手中。

    芍药叹息一声,摇摇头,“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年你没计一切的时候仅仅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定要这么做?这么执着?””

    “呵呵…….…为什么?芍药,你问我为什么么?哈哈哈...…,”好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东西一样,问柳扬唇,轻笑着说道:“芍药,你不知道的吧,从我十四岁的订婚宴上看到了十岁的你,我就知道,我生命中的残缺终于完整了..…...咳嗽 .….可是,为什么,你眼中看到的永远不是我......年少的时候你眼中只有那个一无是处连自己父母姐姐都保护不了的寻欢,后来又是那个连杀父弑母大仇都不能报的阿澈 .….凭什么..….……凭什么.……..…这些人能得到你的关注..…..你的....…你的爱..…...””

    深吸了一口气,问柳止了笑,又是接着说道:“我告诉我自己,只要铲除了这些挡在你心上的人,你就是我的..…..…你就永远是我的了....所以......对于那些你爱的男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走 .……我要你.……..…我要你只有我.....…永远都只有我.…..……””

    这是什么样的一段年少爱恋,才是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仅仅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喜欢上了一个十岁的孩子,就没计了几家人,还害得这些人基本是家破人亡,惨死连连。

    芍药心中一痛,开口问道:““那么零壹呢.....我并不喜欢他们..…...为什么.…..……,”

    “哼.……..…””提到零壹,问柳喳之以鼻,不喜欢他们,但是会心疼对吧 .….除去这点,他们碰了你.…..……让你伤心,让你绝望,甚至让你当不了母亲....….至此一点,他们就足以死上千万次了.……..…””

    “你.……..…””芍药突然是潸然泪下,““你何苦这么残忍,残忍的除去我身边的人,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么?这就是你所谓的一见钟情,不离不弃么?””

    “哈哈哈 ...””闻言,问柳又是仰天大笑起来,深深的看了眼芍药,才是说道:“芍药,或许,这样的求爱方式你不能接受,但是对于我来说,我要的我就要得到,不管是用什么手段,杀多少人,都没关系,因为我要得到,就一定要!””

    转头又是看了一眼芍药,问柳突然收敛了所有的戾气,轻轻的摸了摸芍药泪眼迷蒙的大眼,柔声说道:““老婆,忘了他们吧!和我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 .…,”

    “我………..……”芍药开口,还没说出话来就是被一个声音打断。

    “对不起,你晚了,她是我们的,而且永远是我们的!…”

    话完,声音的主人已经是从沙滩边的密林中走了出来。

    第一百五十一章 honey,我要死在你的怀抱里(正文结局)

    “你们……”问柳看见从树林音影中逐渐走出来的几人,顿时变了脸色,好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们没死?”

    阳光下,那迎风站立的人不是那个已经不小心跌入大海的寻欢零壹又是谁。

    “还有我……”听到这个声音,问柳又是一惊,见到来人,随即是音测测一笑,“白澈,还真的说呢,你的命真大呢,居然聚鲨散都不能奈何你……”

    “呵呵……可能是人品问题吧……”阿澈走上前来,轻轻的摆摆手,“人品好,没办法,上天都眷顾……”

    “你……你们回来干什么……我死……你们……”问柳下句话还没说完,就是双腿一软,跌坐在沙滩上,整个人也是面如土色。

    身体一股剧痛,让问柳抓着心口,喘着气,一边还瞪着面前的几个人,“你……你们……你们怎么会……”

    闻言,壹摆摆手,从后面走了出来。虽然眼睛已经是蒙上了一只,但是丝毫不能减少壹眼中迸发出的强烈杀意,看了一眼地上喘气痛苦的问柳,壹勾了勾唇角,笑着解释道:“对不起,是我的疏意,忘了告诉你,没有错,我的血可以解毒,但是我弟弟的血可是种毒的……尤其是引发一种毒,那简直就是奇效呢……呵呵……简而言之呢,我这个弟弟就是一个毒娃……”

    “你……”问柳撑着胸口,努力的压抑住心口那就要喷涌出来的热血,冷声道:“所以……你让零咬伤了芍药的唇……打定我一定会抹去那芍药唇上其他男人的痕迹……可是……”问柳看了眼芍药,“为什么……为什么她……”

    “哦……”这次是零出来解惑了,拖着一瘸一拐的腿,零走上来,拉过旁边呆立不动的芍药,轻轻的笑了笑,“其实啊,我们还忘了告诉你,你知道明秀夫人死前告诉我们一个什么秘密么?”但见那问柳脸色迅速一白,零才是开心的说道:“她告诉我们,其实啊,问柳小公子的弱点不是那个病弱精神有问题的母亲,而是他体内沉淀的剧毒呢……说来也是巧呢……明秀夫人和我的母亲似乎是心有灵犀呢,我母亲给我下的那种毒,正好是明秀夫人下给你的毒的催化剂呢……哎……说来也是可惜了……问柳公子聪明绝顶,对于军事毒剂都是研究颇深,但是惟独自己身上的毒却是不能彻底的解开,只能靠着平日的药物来努力的压制……或者说……问家那种根深蒂固的遗传病加上了明秀夫人特制的毒药,已经是无法可解了呢……”

    听到零这么说,芍药也想起来了,问柳的身体并不好,在她失忆的那一年里,就是经常看见问柳在服食药物。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回事情。

    芍药这样一想,但是身子却是被推倒壹的怀中,紧接着,一炽热的吻又是落了下来。芍药刚想挣扎,但是感觉嘴里逐渐涌起一个腥味,才是明白,壹在帮她解毒。

    “别怕,零的这种药对你没什么伤害,只是有点头晕而已,喝下我的血就好了……”壹搂着芍药的腰,轻轻的解释道。

    芍药点点头,感觉脑袋一阵轻松,面前也逐渐的看不清楚了。

    这时候,又是听见零的声音幽幽的响起了,“其实,我们也只是赌一赌,毕竟问柳公子天资聪明,我们都不知道这种毒是不是被问柳公子给自己解了,但是没想到幸运女神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还是说,明秀夫人的毒还真是厉害呢……”

    “咳咳……”闻言,问柳又是重重的咳嗽几声,望着面前居高临下站着的男人,扬起一抹微微的笑意,说道:“事到如今……愿赌服输……你们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闻言,零音测测的一笑,“你害了我瘸了腿,这只手再也不能握枪了,你还害得我哥瞎了一只眼睛,你说我们该怎么报答你……最后你居然还想娶走我们的女人……你认为我们会怎么报答你……”

    上前一步,零探手就要去抓问柳,旁边的寻欢却是一个旋身带开零,淡淡道:“小心点,不要靠近他!”

    “呵呵……”问柳突然大笑起来,口中这个时候再也压抑不住,迅速的涌出一滩滩鲜血,但是他却是丝毫不以为意,只是疯狂大笑起来,一边还猖狂道: “果然是寻欢,够冷静,要是刚刚零你靠近我,你现在已经是尸体了……”说着,问柳微微挥挥手,零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指缝间却是细如牛毛的钢针,不由得心中一颤。

    这个歹毒的男人。

    不能靠近他,就是不能把那些凌辱全部还给他了……零有些闷闷的,突然,他好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高声建议道:“不如我们做个炸药包,把他围在中间,炸成肉沫好不好……”

    “……”众人默,不言。

    这时候,一直在壹怀中休息的芍药终于是恢复了清明,睁开眼睛,看了眼兴致勃勃的零,开口说道:“我们走吧!”

    闻言,又是惹来零奇怪的一瞥,“女人,你想清楚啊 ,就这么放了他,会不会……”

    芍药摇摇头,退出壹的怀中,站稳着说道:“我很累了,已经看了那么多人死在我面前了,我不想再看到任何死亡了,走吧,我们回家吧!”

    整个过程,芍药都没有再看那地上的问柳一眼,对她来说,太累了,她都不想看在到那个男人一眼,所以她也忽视了男人垂着的头下脸色是多么的苍白,她也忽视了那沙滩上湮没的一滩鲜血。

    或许是芍药疲倦的声音让在场的男人心中微微一揪,也是没力气在和问柳纠缠,看了眼沙滩上静止不动的问柳,结伴就要离开。

    这个时候,听到问柳在背后乞求着叫道:“芍药,芍药,你,你别走……”

    芍药步子一停,但是却是没有转过身,只是淡淡的说道:“问柳,你放过我……也放过自己吧……”

    “不……不要……不要走……”背后的问柳却好像是一瞬间卸下了所有的尊严,只是不顾一切的哀求道:“药儿,药儿,你答应过我的……你曾经答应过我的……如果有一天我做了伤害你的事情,请你一定要回头看我一眼……”

    闻言,芍药心中一颤,那段失去记忆的甜美时光就这样浮现在脑海中。逃避的想想,要是没有恢复记忆,她是不是还能维持那样的好时光呢。

    心中这样想着,但是芍药还是没有回过头。事到如今,已经是没办法在原谅,没办法再回头了。

    “哈哈哈……”见到芍药没有回头,反而是迈步向前走去,身后的问柳又是一阵疯狂大笑起来,“哈哈哈……芍药,你以为你能带着你的男人们走出这个小岛么?哈哈哈……你是第一天认识我么……你觉得我会是什么后路都不会留的人么……哈哈哈哈……我告诉你……芍药……只要你敢往前一步……我就引爆了这个小岛……哈哈哈……到时候我们就是生为同裘死同坹了……哈哈哈……”

    听到这话,芍药倏地回过头来,大步的往前走了几步,眼泪就是那样毫无预警的掉了下来,“你到底,你到底要怎么样,都现在这个样子了……你还想……问柳……你……你没事吧……”见到问柳口中鼻中已经是源源不断的流出鲜血来,芍药才是感到一丝不对劲,转头问向壹,“你不是说这只是简单的制住他的动作么,怎么会?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壹摆摆手,回答道:“小花花,零刚刚就说了,他的血是问柳身上的毒的催化剂,不是催化成迷药,而是……致命剧毒!”

    壹话完,问柳又是猛地喷出一口血,这个时候,芍药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步,抱起问柳的头,小手无意识的抹着那源源不断留下来的鲜红,急道:“你不是自己有药么,药在哪里,壹,你的血不是可以解毒么,你快来……”

    “老婆……”问柳抬手,轻轻的抚上那芍药那焦急的小脸,却是温柔一笑,“老婆,你还是担心我的,对不对?咳咳……”

    “你别说话了,好多血……”那源源流下的红色刺目惊心,让芍药都不能正视。

    “咳咳……其实……老婆……就算是没有今天的这般事情……我可能也活不久了……呵呵……我给自己幸福定义了两年……第一年是你失忆的那一年……第二年就是我们结婚的这一年……只是……我坏事做的太多……上天都不眷顾我……就连这和你在一起的一年时间都不满足我……咳咳……”

    “问柳……你……你为什么你早说,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决绝的方式……”不是说不要死人了么?为什么,有她的地方,还是免不了的死亡。

    芍药泪如雨下,扣着问柳的脖颈,呜咽不止。

    零见状,就要上前,阿澈拦住零,轻声开口道:“算了,不会有事的。”

    “咳咳……”这边,问柳伸手握住芍药的小手,仿佛要把那些温度紧紧的拥在怀中一般,半晌,才是开口说道:“老婆,如果没有……没有那些过去……你……你愿意……愿意和我……和我在一起……愿意……愿意喜欢我么……”

    “愿意……我愿意喜欢你……愿意和你在一起……”芍药梗咽出声,眼泪啪啪的掉落下来。这一刻,到底是骗他,还是真的愿意,芍药自己都说不清楚,只是,她再也不想看到流血,不想看到死人了。

    可是,这一切,是她一个人就能改变得了的么?

    “咳咳……”问柳微微点点头,眼睛已经微微闭上了,“那就好……那就好……下辈子……我一定会好好的……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会了……”

    问柳声音渐弱,慢慢的已经是毫无声息,眼睛已经是完全闭上了。

    芍药心一颤,摇着那肩膀,“问柳……问柳……问柳……你醒醒……问柳……”

    回答她的是一片海风的呜咽低鸣声。

    芍药拉着那染血的大手,然后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大手在自己面前滑落。

    “问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