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章 制图狗(书号:71485

第四章 制图狗

作者:鲨鱼禅师
    在东厂的隔壁,就是和专利厂走动比较频繁的图志厂。原本是准备定名舆图厂的,当然了,显而易见的就被老张枪毙十分钟,这名字别说扔到中央,扔给长孙无忌那老东西能发飙弄死谁。

    好在这几年皇帝狂霸酷拽**炸天,舆图不舆图的,也不是那么重要。连李淳风这个道士都去“化胡”了,还要啥谶纬之说?李董表示自己无所畏惧!

    天命加身,妥妥的。

    舆图厂也不是谁都能搞的,更何况现在也不叫舆图厂,而是图志厂。先不提区分经纬的基层人员,更不要说能分得清东南西北的文盲,就说手绘,还不是尺规作图,纯素描,这样的基层精干,也就只有老张的兜囊里还能找出来。

    于是像地方要求低的,比如抓捕海贼强盗之类,给的图志就是画个标志性景色,然后标注几句话,比如某某贼盘亘于此。

    然后官府就带着人跑去搜捕,有个大致方向,到了地头,一看手中素描,定睛一看,嘿,就这儿了,搜!

    老张觉得惨无人道,人家县尉老哥兴许还觉得特带感特有效率……

    至于武汉图志厂,那是万万不能如此的,真要是这样干,老张大约会把他们塞进新制的鄂式碎石机里去,眼不见为净。

    因为在专利厂的隔壁,恰好在西边,所以一般人也说图志厂为“西厂”。

    至于“厂公”么,是崔娘子的一个武城族侄,崔弘道求到了女儿门前,尽管崔珏没有吹枕头风,但老张还是给了这个面子。

    都说是人情社会,工科狗总算是体会了一把。

    好在“厂公”崔炳并非是混日子的废柴,乃是正经拜在王孝通老爷子门下的新式“选人”。到今年,年纪才堪堪二十一,绝对是年轻有为。

    测子午线时出过力,画星图时立过功,海图合并流过汗,城建规划负过伤……是条汉子。

    于是尽管张德心中感慨崔氏不愧是到处下蛋老江湖的同时,还是给崔炳大侄子解决了工作问题,在武汉混了个有编制的技术岗位。

    之所以说是混编制,因为崔炳上岗之前,图志厂连影儿都没有呢,尚不在国家公务员序列中,长安平康坊买醉的“选人”们,又哪里来这种门路?所以崔炳大侄子上岗之后,过了好久,才把这个图志厂正式建立起了部门架构。

    等到正式朝廷批复,在武汉设了这么个衙门,那也不是多遥远的事情,也就比专利厂稍微早那么一点点。

    “海图合并麻烦的很,东厂今年挂牌八年造专利,最新海图的需求,越发高了。眼下厂门口多的是打听消息的,还有送钱的,可这是送钱能解决的事情么?荒谬!”

    “夜里加班吧,这个月送来的南海岛图,比例都不一致的,找哪根经线定准都不知道,还要查一查新历的子午线。”

    “野路子的就是手潮,还是厂长说的对,得先给那些出海的老江湖上上课,否则长此以往,你画你的,我画我的,还不是折腾我们?”

    加班加到吐的图志厂成员就没好好歇过,他们的业务压力极大,海图还不算真正厉害的,厉害的是本地规划图,那真是画到想死。一个工地完工,道路通行之后,地图就要改一改,可是明天还有工地,后天还有,下个月还有,下下个月明年后年都有。

    有心想摞一块儿一并解决,可工地狗同样忙个不停,怎么可能给绘图狗这个机会?

    于是就惨无人道地加班,加个不停。

    当然了,加班费是不少的,奖金也是不少的,然而文明世界加班猝死的案例,终于诞生在了大唐的贞观年间。

    造成这一切的某条非法穿越工科狗内心很悲伤,然后继续划拨奖金继续让他们加班……

    除了加班,图志厂成员还恐惧的就是野外测绘,尤其是在发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场空难后,就更加恐惧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某些工地狗,尤其是集中在路桥的,在规划路线的时候,还是会施展大召唤术,本着制图狗就应该被伤害的精神,让它们来到工地上同吃同住互相伤害……

    但对图志厂成员来说,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每当有某条装饰华丽的海船出现在武汉,绝大多数人都是欢呼雀跃,唯有制图狗们惶惶然念经祈祷,盼着别找上他们。

    实在是海外测绘的风险,还不如高空测绘……至少摔死来得痛快,一命呜呼不带拖泥带水的。可只要出海,晕船的还好,吐着吐着兴许就习惯了。万一到了南海,一时不察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叮咬,几天就死在南海周围,简直是司空见惯。

    加班费出勤费虽然高,可也得有命花啊。

    不过正所谓大浪淘沙,在这种金钱力量和大自然伟力的双重筛选下,留存在图志厂的成员,无一不是精英,因为不是精英的都已经死了或者提前退休或者转业了。

    和宫廷画师不同,武汉“西厂”的制图狗们只只身怀绝技,打得过豺狼虎豹,扛得住风雨雷电,能上山也能下海,上过天也趟过河,能吃山珍海味家常便饭,来点蚊虫鼠蚁也能对付。

    总之,原本他们只是皮肤被风吹日晒搞得很黑,现在是灵魂都黑了。

    不黑不发奖金啊。

    同样是作为囊中丰厚的阔佬,制图狗出门在外寻秦楼楚馆放松放松,早就在多年的历练之下,把风花雪月甜言蜜语塞到了甲方的菊花中去。

    和大多数读书人不同,制图狗们往往比文盲莽夫还要简单粗暴,到了风流薮泽之地,进门就一把银元一撒,然后大声嚷嚷“过十八的不要”,接着就是冲进包间,等着老鸨领着一群娇娘进来,然后一起喊“老板好,很高兴为老板服务”……

    之于为什么面对制图狗姑娘们不吟诗不填词,那是老鸨一般都见多识广,到她地盘上的牲口,什么大小形状没见过?

    而制图狗们也从来不辜负老鸨的期望,除了给钱爽快,也一向不废话不,扯开衣服就是干!

    鲜明独特的作业风格,使得“西厂黑狗”的名声,在秦楼楚馆之中,也绝对是独树一帜,堪称一时传奇。n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