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主宰江山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书号:79723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作者:汉风雄烈
    【92zw】    农历四月的天气已经是带着几分暑气了。^^^百度%搜索@巫神纪+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正午刚过,那不透风的屋子里就呆不住人了,日头底下干活的汉子也纷纷赤了上身,一身的腱子肉在阳光下泛着油光,号子声此起彼伏,一派热火朝天的劲头。

    南京城的有轨马车彻底成为了过去,城市小火车将完全取而代之。现在,这儿是一座停车站,正在抓紧时间翻修扩建。城市小火车的停车站比之有轨马车可要大上很多,虽然不再需要一堆堆的草料和成库房的细料,黑豆、豆饼一类的,但火车需要煤炭和更大的车房。

    后者的占地面积且不说,只前者煤炭储运场可就是有很多很多的讲究。

    有露天的,有封闭式的。

    封闭式堆场的突出特点是对周围环境的污染小,缺点是工程造价高,堆场内作业环境差和作业环境复杂。而露天堆场突出的特点是工程造价低,堆场利用率高,作业灵活,使用广泛,可它的主要缺点是粉尘对环境影响较大。

    南京是陈汉的帝都,陈鸣可不想看到一个灰蒙蒙的金陵,如同原时空的雾都伦敦一样的首都。

    而且南京可是一个大火炉,煤炭堆场在烈日的照晒下是可以自燃的,那麻烦可就大了。再说了要有人故意捣乱,故意纵火呢?露天式的堆场安全隐患很大。

    而如何防止煤堆在高温天气下自燃?除了限制吨位,拉远距离,给煤堆定时浇水,再加上严格规范防火管理外,陈鸣也想不出来什么。

    机器的轰鸣声与工人们干活时候的号子声交织在一起,与那从工地里不时传来的汽笛声一起将这里的工业化气氛渲染得十足。

    停车站是还需要修建,但铁路已经铺好了,大批的原材料可以通过小火车迅速的送到工地。

    刚刚有一列货车从下关码头过来,进站之后,只是稍稍停留了那么半个小时,便又匆匆地起程,向更远的玄武湖站赶去了。^^^百度%搜索@巫神纪+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整个南京的铁路网都已经铺成,从下关码头把物质运上火车,一圈下来就能把整个南京城‘光临’一个遍。

    在这短暂的半个小时里,从货车的头节车厢里还下来几名乘客,为首的正是陈汉金融界的大佬陈继卿和陈继功兄弟,另外几人也都是财政部的工作人员。再过俩月,陈继功和陈继卿就要伙同黄松、高家兄弟等人一块前往美洲了。

    前段日子,陈汉朝堂上被虢王陈睗提出来的百亩农场计划给搅得不轻,可陈继功和陈继卿兄弟俩却一个奉命去了日本,一个奉命去了暹罗。等到他们俩回到南京的时候,之前的纷争闹得更烈,李琨李皓父子的出头让整个南京城都变成了一锅沸水。

    但陈继功、陈继卿哥俩没时间理会这个,陈鸣之前提议的华夏同盟的具体内容,不管是暹罗还是日本都需要有很大的工作要做。俩兄弟忙的是脚不沾地,根本无暇顾及那档子事。

    在他们俩出行日本和暹罗的过程中,相当一批中方的公职人员随同二人去到日本和暹罗,协助两国的财政金融体系完成整顿和重组运转。现在日本、暹罗两国的金融机构基本上都在忙咯着重组,中方代表更是直接入住两国内部的那些金融机构,尤其是他们具有两国国家银行的财政监督权。

    现在,哥俩已经完成了那些任务,于是赶紧返回南京,一则是向中枢复命,二则也是为了赶回看一看他们家在陈汉本土上进行的最后一次大手笔投资——南京的小火车改造工程。

    在南京和上海两个城市的选择中,他们选择了南京。

    之前成立的南京城市轨道交通公司,哥俩一共往里头投入了二千五百万元,占整个公司股份的10%。

    这是一个很有‘钱途’的投资项目,连同他们在上海、南京、武汉、广州等地的地产和十几个集团公司大大小小的股票份额,这些就是他们的儿子在陈汉本土立足的基石了。^^^百度%搜索@巫神纪+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陈聪是只有陈继卿、陈继功两个儿子,可这两人却不是每人只有一个儿子,他们的儿子虽然没有陈鸣的众多,可加在一块也达到了两位数。而他们的大位却只能让两个儿子继承,那剩下的孩子该怎么办?

    没有人会彻底放弃在本土的根基的。

    虽然主力抽去了美洲之后,力量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就好比官员致仕之后,那家族生意就更多的靠情面了。但陈聪这一支脉,打陈家起兵时就扎下的根基,父子两代三人全部都是朝廷高层大员,如此一个家族的影响力在本土是毋庸置疑的。

    就算一下子去掉了两大支柱,让他们从陈汉最顶尖豪门的位置上向下掉了一级,那也绝对可以排在一流权势之列。

    本土与海外相辅相成,这才是他们这些豪门勋贵的发展路线。虽然他们的主要力量撤出本土之后,那空出的位置肯定有新人上前填补,这却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事情。

    陈继功对于火车不怎么感兴趣,他的注意力在工作的空暇之余更关注轮船。倒是陈继卿,很早的时候他就同交通牵扯上了联系,因为后者的建造开工都需要高昂的天价费用,而金融市场往往就是这些道路筹集资金的最佳场所。

    但陈继功不会对铁路修建表示派出,等到了加勒比海之后,他会大力发展自己国家的交通产业,从大海上的航运到陆地上的公路、铁路。

    “搞城市小铁路还是有赚头的,特别是在影响力巨大的城市。”这种关系到百姓居民日常生活的企业公司对于保持陈家的格调是很有帮助的。而且这种带着一定公益性质的企业,名下附带着很多的土地,不管是停车站、修理厂和煤炭储蓄场地,那都是大片的地皮。

    现在内阁政府是不允许这些地皮用于商业开发的,但是二三十年后呢,鬼又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看看现今的南京,至少200万人口。而三十年前的南京才有多少人呢?

    当初被巨大的城墙轮廓包裹的南京城里,很是有不少的废墟和无人街道,但现在呢?这里已经塞满了人。已经有人在谘议局上提议拆除城墙,扩大南京城的城市面积了。

    而伴随着蒸汽汲水站技术的日益完善,南京城内新建住宅小区的楼层也不再是三四层、五六层了,而是至少八层,甚至是十层。

    时代变化的太大。

    当年南京城修建有轨马车的轨道时,拆迁几乎花费不着补偿费,而现在这回的城市轨道改建,在拆迁补偿上的花销超过了2000万元。这在当年绝对是想都不敢想的。

    “这也会是咱们家今后二十年里最大的一笔投资了……”

    除了城市的小火车建设外,中国交通部门还有一个‘井’字计划,这是从最初的‘大十字’计划的基础上延伸出来的。但是这个门槛太高,陈家的主要财力已经投入到美洲了,根本没资格再进去掺和。

    南京一座城市的小火车交通与整个朝廷的大计划相比,那叫做萤虫与皓月,没得比。

    现在他们这一支是花小钱办大事,只要还能在南京城里撑得起台面来,那就很不错了。

    一二百个要去美洲的权贵家族,不少人都在陈汉的基础建设和城市公益民生企业上投上一笔钱,走的也是他们这样的路子。

    离开火车站施工地,陈家哥俩收起了内心的感慨。他们可没那个心情逛遍整个南京的小火车站点。

    亲眼看一看自家的‘产业’,表示一下对它的看重,就已经够了。

    等到政务上的事情办完,他们就要交接工作了,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就有时间了。那个时候他们会比现在更忙,而且百分之一千的上心尽力。

    俩人都要为日后的‘自家基业’而精心做着出发前的准备了。

    陈继卿直接赶到了内阁首辅王琦的办公室,将那份日本的财政整理建议书呈了上去。

    “请首辅过目,这是下官草拟的日本财政整理意见。仓促之间,字迹潦草,构思粗鄙,若有思虑不周之处,还望首辅海涵。”陈继卿为人很谦逊的,简单地讲了几句,将财政整理建议书往王琦的办公桌上一放,然后垂手而立,静候着王琦吩咐。

    王琦没有后拖,直接拿起文件翻阅了起来,当然他也没有立即发表意见,而是问了一个好像是与财政不相干的问题。

    “陈大人,现在我朝与各个国家关于同盟一事的各种问题的磋商已经接近尾声,很快,暹罗和日本那边就会裁军。”整个主从体系构建下来,关系到的问题绝不仅仅是金融银行。“日本和暹罗两国的反馈显示,进程进行的很顺利,但糟糕的是锡克王国。”局势变幻突然,印度地区的廓尔喀、迈索尔、不丹、锡金和拉达克这些大小国家都很平稳,唯独是锡克王国。锡克国王兰吉特·辛格并没有离开自家的国都,南京会盟他是少有的没有亲到的君主,但你也要体谅人家,锡克王国战火纷飞,作为镇海神针铁的辛格显然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锡克。

    在南京会盟展开的时候,马拉塔人也在这个期间向锡克展开了反扑。

    马拉塔人周遭的许多敌对国家,比如迈索尔、比如廓尔喀、不丹等,君王都离开了本国,赶往南京开大会呢,这自然不方便发生战争。这是他们千载难逢的的好机会,向锡克发起锰矿反扑。

    而且锡克国王没有离开自己的首都,那是不是也意味着锡克与陈汉的关系,事实上并不那么紧密呢?

    一直到会盟结束了,消息传递到了印度,马拉塔人这才很是恐惧的发现自己招惹了一个庞然大物——锡克王国与陈汉的关系不仅很亲密,而且被明明白白的摆到了场面上,可他们又不好立刻停止战争,这会对他们的声望造成极大地影响。何况,他们愿意锡克王国还不愿意呢。

    兰吉特·辛格希望借此机会反推到印度洋,打开南部的海阳出口。锡克教的原有地盘在后世巴铁的北部么,现在也才扩张到中部,他们还需要拿下中南部呢。但这样一来锡克王国根本就不可能保持原计划数额的军队,而且军费开支剧增,正眼巴巴的向陈汉伸手要支援呢。

    “对此,你是什么意思?”【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