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贤者与少女 > 第五十八节:漫天飞雪(二)(书号:80007

第五十八节:漫天飞雪(二)

作者:Roy1048
    【92zw】    自离开司考提小镇已经过去两日有余,亨利和米拉带着足够的保暖装备和物资一路北上,顺着万幸尚未被大雪完全淹没的道路往回走,前去找寻康斯坦丁他们一行。^^%搜索@就爱中文+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南部的低温和这诡异的大雪仍在持续,虽说值得庆幸的是气温没再往下降而是开始了回升,但连日以来的气候变化也完全遮盖了任何可能遗留下来的踪迹,使得他们要找人难上加难。

    在白茫茫一片的世界之中要翻找痕迹,这种事情即便对于贤者而言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理想的搜救情况应当是刚刚知晓失踪的时候便出发,这样才有可能地在各种踪迹被自然气候和野兽乃至于其他人完全破坏之前找到,并且循着这些线索成功救援。

    但即便是在这样理想的条件之中,有记录以来的搜救成功率也依然不会很高。

    更别提他们还仅仅只有两个人。

    在威胁紧迫的情况下司考提分不出任何的人手,而即便是被玛格丽特命名为小小探险家的他们这个团体5人,余下的3人也最好留在那边指挥物资安排人员防守。

    到头来能够出行的就只有亨利和米拉两个人。两个人两匹马能携带的物资不过尔尔,因而他们仔细斟酌,带上的都是那些价格最高昂的糖渍肉干和咸肉干,坚果干果之类,体积小但可以提供大量能量的食物。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存在,即便是这猝不及防的严冬亦是如此。高热量高营养的食物若在往常的湿热气候之中很容易**不说还会吸引来各种老鼠和昆虫,而在如今这样寒冷的天气之中亨利他们却可以放心打包上路。

    全都是满满的高热量干货,价格自然不会低廉。两匹马身上背负的这两袋食物若是换做面包能够喂饱两三百个平民长达三周的时间,但买成这些却只能勉强供30多人吃上一周。

    并且就连这些也是不能轻易动用的,为了节省好口粮留给康斯坦丁他们一行,亨利和米拉都是尽可能地狩猎本就已经十分稀少的野兽,以及采集已经所剩无几的各种果实跟野菜。

    在司考提修生养息又换上了保暖服饰的他们现在精力充沛可以承受得住狩猎带来的消耗,但康斯坦丁他们一行人即便是以最优的情况预估结果也不会乐观。

    给他们准备的保暖披风亨利和米拉也携带了好几件,与贤者相遇这几年以来这是米拉第一次外出没有带着自己的书本。为了能够运载更多的补给,他们放弃了除武器和盔甲以外的所有随身物品,就连替换衣物都没有携带而是放了好几件保暖的毯子和披风。

    但就算是这样,也仅仅只是勉强达标。真正找到了康斯坦丁他们一行人以后,还必须要发挥头脑仔细思考,才能够确保救出所有人。

    速度必须保证,争分夺秒,流逝的每一分钟救援成功的几率都会降低。但同时他们却也还要必须保证不消耗过多的物资,留给康斯坦丁他们一行人。

    如果说这样就已经算得上艰难的话,那么还要再加上米拉所骑乘的那匹马是一头不太服管教的劣马这一事实。

    到达司考提以后,不单是人,几匹马也都是累得够呛。在卡蒂加利古城附近因为遭遇地龙米拉失去了自己的战马,因而她只得和贤者共用一骑,两个人的重量加上部分物资造成的负担不小,而余下的玛格丽特所操纵的马车又拉着三个人和一车物资还有米拉的书本不堪重负。

    更别提菲利波和费鲁乔的那两匹骑士马早就伤痕累累,在一路奔波到达司考提以后当场就有一匹倒毙,而在之后又降温了十来度时,另一匹本就奄奄一息的战马最终也死在了马厩之中。

    因而亨利和米拉此次出行,骑乘的都是在司考提小镇临时购买的劣马。

    体格和速度不能与之前的良马相比不提,就连脑子也都是蠢笨得可以,常常不听指挥就到处乱窜。但这也是这个仅仅千人规模的小镇当中能够买得到的最好的代步工具了。

    如果不要它们的话,余下的选择就只有更加蠢笨的骡子了。

    事事皆不尽如人意,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能放弃自己的同伴。

    在保证自己和座驾体力不消耗过度的情况下,醒着的时间基本上都在赶路。冰天雪地的天气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但奇异的是本就北方人出身的贤者不提,就连我们的洛安少女对此也是抗性极佳。

    或许学界对于洛安人本是某地冰山当中少数民族的推测不无道理,总而言之亏得他们对于寒冷的抵御能力,两人不至于需要像是其他南方人那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还在瑟瑟发抖。只需要穿上有一定保暖效果的棉衣,再套上胸甲外面披一件披风,就可以自如行动。

    而在这样疾速又专心致志地往回赶了两天半路以后,他们来到了虽说改变很大,但多少还能看得出来是当初分别地点的那片林间空地。

    之所以能认得出来,一方面与巴奥森林的这条道路沿途能够供三十多人驻扎的空地为数不多有一些关系,而另一方面,还在于路边很是显眼的地方就有一个鲜明的标识。

    一把长达一米好几的宽刃大剑深深地砍在了一颗百年老树的树干之中。

    剑刃上的积雪和光秃秃的剑柄以及树干上的几个黑乎乎的脚印证明有谁曾经试图把这把剑拔下来,这应当是路过的村民或者猎人的行为,毕竟一把这种尺寸的武器即便是拿去回炉变成钢材也有着相当的价值。

    但由于剑深深地嵌入到了树干之中并且天气寒冷导致缺口收缩,它和树结合紧密得就像是一体的,因此尽管这些好几个人都用脚踹在了树上,他们也仍旧没能松动半分。

    “看样子,是在我们分别之后不久就遇到了袭击。”米拉回过头看向了周遭,在贤者身边耳闻目染的我们的洛安少女如今也是一个出色的踪迹找寻专家,尽管地面上覆盖了脚踝深的积雪,周围各种树木折断的枝丫和明显是撞击还有斩击造成的树皮掉落的痕迹,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寒冬给冰冻住,得以保存下来的。

    两人翻身下了马,牵着缰绳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把缰绳绑在了树干上,防止座驾逃跑。

    若在过去他们根本不需要这样做,聪慧的良马除非受到过大惊吓,否则自然而然会跟随在主人身边。

    “咔——”积攒在翠绿色树叶上的积雪抖落了下来,夹杂在其中的还有许多被冻死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枝丫。亨利用小幅度的动作避开了它们,而米拉就看着贤者像是拿起一根棍子一样轻而易举地单手把好几个人用上全身力气都没能拔出来的阔刃大剑。

    “夺——!”地一声从树干上拔了出来。

    他单手抓着这把剑看,像是它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重量一般。

    米拉翻了个白眼,然后走到了另一侧调查其他的痕迹。

    “对手是人类啊。”

    不多时,亨利给出了判断。康斯坦丁遗留下来的阔刃大剑上面布满缺口,作为骑士长的佩剑它显然是顶尖铁匠锻造的产物。全力劈砍树干这种结实地扎根在泥土中的目标,砍中之后整把剑都会开始发颤,而以康斯坦丁的体格和力气,若是手中的武器质量不过硬的话,这份反震的力道就会传到剑上的薄弱处。

    例如原矿当中含有的过大杂质或者热处理过程当中受热不均匀的部分,在这种情况下就会成为作用力的宣泄出口,从这里开始崩溃整把剑断成两截。

    没有变成这样,能够耐得住这样一个身强力壮的人的粗暴使用证明了它的质量,而上面密密麻麻的缺口却也代表了跟他对打的那人武器也不会太差。

    就像我们以前说过的,铁匠们在打造这种尺寸的大剑时,硬度通常不会做得太高,因为一把被打弯的剑你可以有机会再扭回来,而一把“宁可玉碎”的过于刚硬的剑,一旦受损,便会导致使用者没有武器可以继续战斗。

    兼顾不会被任何武器砍出缺口的硬度和不会被折断韧性的这两种相反属性的大剑,纵观里加尔大陆,也唯有亨利·梅尔身后背负的克莱默尔这一把。

    但即便如此,康斯坦丁所用的这把大剑也到底是优质的钢材,能够和它硬碰硬并且砍出缺口,对手的武器也必将是上乘的工匠制作的成果。

    而且还需要拥有一定的尺寸。

    寸长寸强,没有相衬尺寸的话只会被康斯坦丁单方面压着打——事情好像还没有那么简单,手指抚过剑面贤者感受到了一些什么,他皱着眉把剑翻了过来看到不单剑刃就连剑面上也充满了各种划痕。

    这是格挡的痕迹。

    从这些细节亨利能够推理并且还原出当初战斗的景象。

    他被压制了。

    显然长时间的奔波对康斯坦丁的体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这或许也是他最后一击把剑砍在了大树之中却没有力气能够拔出来的最大原因。

    但他仍旧赢了。

    大剑上面满满的缺口当中有一些棕色的毛发,而长达二三十公分的距离当中那些锯齿状的缺口里都还有着暗红色的已经被冻干了的血迹。

    加之以砍在树上的位置。

    血战之后,康斯坦丁一剑将这个很可能是敌人领袖的勇夫一剑枭首,造成了极大的混乱。但他们仍旧寡不敌众,因此只好丢下大剑朝着另一侧撤离。之后遗留下来的敌人收拾了战场,获取了他们遗留下来的物品就也离开,或许是追击他们,也或许是走向了其他的方向。

    在寒冬忽然到来物资匮乏的现在,就算是商人们的马车也会被拆分当成柴火拿去烧掉。而死掉的马儿也不会被放过,野兽和农民猎人们一个个都是投机主义者一旦路过就肯定本着不捡白不捡的想法会顺手带走一点什么。

    除了康斯坦丁的那把大剑他们拔不出来以外,其他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被消灭得一干二净。

    没人在乎这是什么死者遗物之类的,他们只是路过,所以顺手就拿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说着“反正死人也再用不上了不是吗。”说服自己,但却从没想过如果哪天自己死了东西也被路人捡走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人类的冷漠在这些细节上,显露无遗。

    这种投机主义与人人喊打的老鼠极为相似,所以细细想来,许多人对于老鼠的憎恶,又莫不是“同类相斥”。

    “......”亨利左右观察着,而米拉则皱起了她好看的小眉毛。

    踪迹已经被完全破坏,他们无从下手。

    在遇难之后等待救援的最佳方案是尽量待在原地不动,这样既能减少消耗又能方便救援人员找寻。巴奥森林当中有这条没有什么岔路的通道对他们来说本是一件好事,但在确认康斯坦丁一行人确实如预想的那般是遭受袭击之后远离了大道,这下问题就变得大条了起来。

    这片森林很大,非常、非常大。

    蜿蜒扭曲穿过它的古道,不过是在巴奥森林靠近外围的八分之一位置,而康斯坦丁他们逃亡的方向很明显是更往深处去的广袤森林。

    覆盖面积极广的森林,到处都是白雪皑皑常人一旦偏离大道进入其中很可能被相同的景色所迷惑从而无法辨别方向。

    而就算万一能够分辨得清楚。

    仅凭他们二人,也会像是海底捞针一样困难。

    “走吧,继续上路。”米拉在那边的调查也没有发现什么有意义的东西,除了确认他们确实是和一些人类战斗过以外,由于后来又来了很多浑水摸鱼的人,即便把雪拨开,下面的脚印也都是混乱不堪重叠在一起的,到底具体是向着哪个方向前去这一点无从辩别。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还是必须上路。

    因为对于康斯坦丁他们一行人而言,两人是唯一的希望了。

    “咚——”包裹着皮草的保暖马鞋深深踩到雪地之中,在将康斯坦丁的大剑塞到了马鞍的侧面绑好之后,两人错开了大道,朝着东面广袤无垠的森林深入了进去。【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