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三国猛将集团 > 第八章 三英战吕布(书号:95079

第八章 三英战吕布

作者:陈龙随风
    吕布看着对着他冲来的陶松,完颜打,薛仁贵,他藐视天下不惧任何人,左手握紧方天画戟,神情从容不迫就像来自九天之上的战神,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完颜打骑着黑龙冲到吕布五步远,单手握着锯齿刀就是一刀,刀如奔雷泰山压顶刮起一阵劲风对着吕布的头劈砍而去,大有一刀把吕布劈砍成两半的气势。

    吕布看着完颜打对他劈砍而来的大刀,他气势一下子突然累加手提方天画戟直接一戟对着完颜打劈砍而来的锯齿刀点去,方天画戟点在锯齿刀的刀刃上,锯齿刀和方天画戟碰撞到一起,发出金铁相交声,“当!”的一声,吕布面容平静如水,可完颜打去感觉握刀的手发麻,这让完颜打看着一脸高傲的吕布,面色凝重。

    完颜打的一刀刚被吕布点开,薛仁贵跟在完颜打后面一戟对着吕布的胸口直刺,吕布刚点开完颜打的大刀,时间不过几秒钟,就看着薛仁贵手中的方天画戟对他刺来,吕布手中方天画戟轻重自如,强大的临战经验,方天画戟一个回旋对着薛仁贵的一戟直接硬碰硬的轰去。

    “丁!”的一声空响传出四方,薛仁贵居然被吕布一击硬碰使人和战马白龙都退出去五步才稳住身形。

    只是接手一招,就可以非常清楚的判断出吕布,完颜打,薛仁贵的武艺,吕布武艺上要高出完颜打和薛仁贵。

    陶松骑着烈火站在薛仁贵和完颜打的中线上,三人成掎角之势把吕布包围,不过他没有上前,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不会傻乎乎的去送死,站出来不过是为了激发完颜打的特殊属性,“护主”,不过有机会偷袭,他还是会出手的。

    吕布虽然一脸平静,但心里也起了高度的警惕,他和完颜打薛仁贵接手一招。

    明显感受到完颜打在力量上要高出薛仁贵,以判断出完颜打的路数,完颜打使用120斤重的重刀走大开大阔的路线。

    薛仁贵在力量上不如完颜打,可在技巧上去比完颜打要灵活,两人联手正好互补,这不得不让临战经验非常丰富的吕布保持高度警惕之心,高手过招,一个轻微的疏忽就可能让自己殇命。

    “能和我吕布,硬抗的人,至今还没有遇到几个,你们两个还不错,我吕布不杀无名之辈!”吕布还是那样高傲,还是那副欠揍的表情,让人看着就老火,不过谁让吕布这个家伙有那个实力呢。

    “匈奴完颜部落,完颜打!”

    “丹阳人薛礼,薛仁贵!”

    完颜打和薛仁贵自报家名,两人看着吕布眼神里面全是高昂的战意,虽然两人都在心里知道,单独遇上吕布,自己绝对不是吕布的对手。

    但作为一名武将,特别是猛将,他们不能退缩,这是一个武者勇往直前的武道精神。

    吕布很有深意的看着两人,特别是完颜打这个匈奴人,他在并州可是号称飞将,打的匈奴,鲜卑,芜湖见他就躲,成就了他五原飞将的威名,可他却没有听过匈奴有完颜打这号人物。

    不过这些异族,大部落小部落多入牛毛,有一两个出色的猛将不为他所知也在情理之中。

    吕布把盯着完颜打和薛仁贵的视线,转移盯着一边骑在烈火背上的陶松,陶松的烈火和他的赤兔太像了,两匹汗血宝马一眼看去,除了脚根处,陶松的烈火是黑色,吕布的赤兔是白色之外,两匹马简直是一模一样的。

    陶松冲的最快,吼着要抢他吕布的女儿,现在却只能站在一边看着,不敢上去跟他过招,吕布就放声大笑起来,看着陶松,道:陶松小儿,就你这肿样,也配口出狂言!

    吕布的这句话不怎么样,不过吕布那嚣张的模样,搭配上那一身金光灿灿的铠甲,还有头上那耀眼的紫金冠,这让陶松看着就心里窝火。

    陶松看着一边的吕布,在看着虎牢关上的西凉军,他虽然不愿意去惹吕布这头猛虎,可此时他已经冲出来了,如果不跟吕布干上几招,他今天就成一个笑话,可怕还会成为天下人口中的笑柄,一个被吕布吓得不敢上前的洛夫。

    陶松在心里给自己打打气,抬眼看着左面的完颜打和右面的薛仁贵,怒吼一声,道:完颜打,薛仁贵给我牵制住,大爷不发威,吕布这个家伙认为我好欺负!

    薛仁贵和完颜打听到陶松的话,见陶松耍流氓二世祖的样子,两人就想笑,不过两人都没有笑出来,反而是吕布看着陶松,瞪眼怒鼻子。

    完颜打和薛仁贵一左一右冲上去,薛仁贵方天画戟走挑,刺,砸,完颜打的锯齿刀走猛虎下山全是拼力气,两人夹攻吕布。

    吕布在完颜打和薛仁贵夹攻中,依然游刃有余的跟两人见招拆招,三人刀来戟往打的难分难解,完颜打和薛仁贵虽然单个不是吕布的对手,可两人夹攻,吕布也不能轻易战胜。

    陶松骑着烈火跟着吕布,完颜打,薛仁贵打转,寻找机会偷袭吕布。

    吕布看着骑着烈火跟着赤兔走动的陶松,脸上带着邪笑,他一眼就看出,陶松就是一个刚进战场的初来者,临战经验一片空白,就开始不把陶松放在眼里,专心对付完颜打和薛仁贵。

    陶松找不到机会偷袭吕布,让他心里非常懊恼,突然他看见薛仁贵的金色方天画戟和吕布的银色方天画戟碰到一起,两把方天画戟挂钩,套在一起,完颜打也知道他和薛仁贵如果没有外力,要战胜吕布很困难,眼见吕布的方天画戟和薛仁贵的方天画戟套住,完颜打直接用大刀当长枪刺出,大刀的刀尖刺入吕布的方天画戟的刃口,把吕布的方天画戟,薛仁贵的方天画戟直接封锁,吕布想把自己的方天画戟抽出,不让薛仁贵和完颜打锁住正在他要抽动方天画戟的时候。

    完颜打骑着的黑龙和薛仁贵骑着的白龙昂头直接对着吕布的赤兔撞上去,这突然而来的一下,让吕布骑在赤兔背上失去重心,赤兔的一个摇晃,让吕布没有立时把手中的方天画戟抽出,这样一来,吕布的方天画戟和薛仁贵的方天画戟,完颜打的锯齿刀,三把武器直接套死。

    黑龙,白龙,烈火是陶松从小养大,对他有种说不出的默契,陶松看着吕布的方天画戟被薛仁贵的方天画戟套住,完颜打的锯齿刀更是刺出去把吕布的发热后家卡主,在黑龙和白龙会赤兔发起进攻,陶松就知道机会来了。

    陶松虽然领战经验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没有,不过看着吕布被完颜打和薛仁贵牵制,甚至三人的武器还被锁住,这样的好机会,陶松不可能放过,手中枫叶刀高高举起,就对着吕布的头劈砍而去。

    吕布看着陶松对他偷袭,一把怪刀对他劈砍而来,他怒了,对陶松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发怒了,手中方天画戟直接对着自己的头顶高举挡住陶松的这一刀。

    “当!”的一声,陶松的枫叶刀劈砍在吕布的方天画戟的戟杆上,刀刃死死的压住吕布的戟杆,并且顺着吕布的戟杆滑下,势要把吕布的头给砍下来。

    完颜打的锯齿刀,薛仁贵的方天画戟,死命的扣住吕布的方天画戟,不让吕布挣脱,让陶松砍获皮,就相当于吕布伸着脖子给陶松砍,而吕布如果变招,完颜打和薛仁贵就会对吕布发起凶猛的进攻,吕布被完颜打和薛仁贵死死的牵制,让他精神高度的集中,瞪起灯笼虎眼注视着完颜打,薛仁贵,还有偷袭他的陶松。

    陶松,完颜打,薛仁贵三人夹攻吕布,陶松这要命的一刀砍出,诸侯联军一个一个都看着陶松的枫叶刀,去势不减,要把吕布的头砍下来,全都在心里欢呼,这个挡着他们,斗将打的他们不敢抬头的吕布终于要死了,他们心里此时都高兴了。

    在虎牢关上的董卓,去是感到一阵心凉,他的西凉军大将,因为陶松,已经死了王方和华雄,难道就连号称飞将,战神的吕布也要死在,陶松的手里吗。

    董卓想派人去帮吕布,可惜已经晚了,就算他现在派大将出去,也于事无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陶松的枫叶刀对着吕布的头劈砍而去。

    陶松的枫叶刀滑到吕布的脖子,吕布的方天画戟已经被完颜打和薛仁贵用武器锁住,不能动弹,而且完颜打和薛仁贵还锁住他的死**,只要他变招完颜打和薛仁贵就会在第一时间把他砍成两半,这让久经战场的吕布心里一整冰凉,不自居的想到,难道我吕布要死在这个黄毛小儿手里吗。

    陶松是打获皮,可当枫叶刀挨到吕布脖子,他犹豫了,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悲凉,在强的猛虎也架不住群狼。

    陶松并不想吕布死在他的手里,故意一个疏忽,给吕布机会,只见吕布突然一下子爆发,手中方天画戟一个抬旋,挣脱完颜打和薛仁贵的封锁,方天画戟高举,人的头一个后仰,陶松的枫叶刀直接把吕布的紫金冠给扫落到地上。

    吕布伸手一提拉赤兔,赤兔一个高脚踢,逼退完颜打的黑龙和薛仁贵的白龙,吕布借着赤兔的灵敏,瞬间就脱离了战场,避开完颜打和薛仁贵。

    吕布就直接调转赤兔马,转身对着虎牢关跑去,陶松没有下令完颜打,和薛仁贵追去缠住吕布。

    诸侯联军看着吕布挣脱陶松,完颜打,薛仁贵的夹攻,成功退去,一个一个心理大感遗憾,不过在遗憾的同时一个一个都看着陶谦。

    这场斗将傻子都看出来,陶松放水。

    袁绍看着陶谦,面色微怒,这本来可以斩杀吕布,减轻攻打虎牢关的难度的机会,硬生生的让陶松给放弃了,十几路诸侯看着陶谦。

    除了奸雄曹操对陶谦没有发出愤怒,其他十几路诸侯都看着陶谦面色不善,特别是袁术和王匡,两人算是在吕布手里吃亏最大的人,心里也最恨吕布。(83中文网 www.83zw.com)</div>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