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三国猛将集团 > 第八百三十四章 霸气依旧(书号:95079

第八百三十四章 霸气依旧

作者:陈龙随风
    “三德子,现在董真住在哪个宫殿?”

    陶松在刘基,李善长,李儒离开,挥手打发了陶战跟陶鑫,看着身边的小太监,出口询问。

    “战皇,正和宫!”

    “走吧,我们一起去见见,就算他们母子要恨我,我也认了!”

    陶松一句话落下,起身走出上书房,带着三德子直接对着正和宫走去。

    “母妃,你不要难过!”

    一个面色苍白憔悴的少年躺在不算华丽的大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看着靠在床边上,一个面容憔悴,眼角带着邹文的贵妇,出口安慰。

    不过贵妇听到少年的话,没有高兴,只有担忧。

    “这里就是正和宫?”

    陶松跟三德子来到一处荒凉冷清的宫殿,看着走动的丫鬟不到五人,让他都认为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跟冷宫没有区别。

    “战皇,后宫没有身份的人!”

    “我没有给董真身份?”

    “战皇,最起码你参加帝国神坛回来,没有给,战国新建,皇后娘娘才上位,对后宫难免有照顾不周的地方!”

    三德子为人通透,非常会说话,也敢对陶松直言。

    “也为难她了!”

    陶松对于这件事情,他还真的不能说萧美娘什么,毕竟萧美娘当上皇后,就有了身孕,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人,还要管理后宫,的确有些为难。

    “战皇,我去通知!”

    “不用,我自己走进去!”

    陶松走到宫殿门口看着宫殿里面的两个人,没有让三德子惊动,自己抬步走进去。

    “你回去吧,他不来接我,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董真背对着陶松,把陶松当成萧美娘,出口打法。

    “董真,我国事繁忙,你就不能主动去找我吗?”

    陶松听到董真的话,那是一句话顶回去。

    “你来看他最后一眼吗?”

    “我儿子,我没有让他死,阎王都不敢来抓人,什么看他一眼,这点小病,我挥手就能搞定!”

    陶松大步走到病床边上,伸手搭在躺在床上的少年头上,一股强大的生机进入少年身体,直接把少年身体中那些坏死的细胞复活。

    “华佗神医说庆儿,先天不足,如果没有逆天改命的神药,无法医治!”

    “我就是逆天的神药!”

    陶松听到董真的话,一点点都不在意,直接调动神鼎的力量对陶庆进行一次洗刷,改造,让陶庆的身体不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甚至还远超其他人,加上神鼎之力残留,以后陶庆学习都会比外人快速。

    不过几刻钟,陶庆就恢复过来,一瞬间告别了病魔。

    “我知道,你现在非常恨我,但请你相信,我是爱你的,只是我以前一直疏忽,不知道你的成在,你要怨我,我无话可说!”

    陶松收回自己的大手,看着躺在床上的陶庆,那是出口直言,一点点都有不避违。

    “董真,我决定对皇子进行等级安排,刚被赐封王位的皇子是为县王,往上就是郡王,在往上就是亲王,亲王的母亲可以提升为贵妃,我现在只能封你一个贵人。”

    陶松虽然亏欠,但他没有偏私,不然肯定会惹到陶鑫母子,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战皇,你打算怎么安顿庆儿?”

    董真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但她在意陶庆。

    “他现在人刚恢复,等他适应一段时间,确定自己已经能完全适应,我会亲自教导,传他武学,传他神通,只要他不偷懒,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成为一个少年俊才,这正和宫地势不好,我会给你重新安排宫殿。”

    “三德子,带六皇子去华佗哪里,接受调理,告诉华佗尽快让这个小子,给我生龙活虎,能跑能跳!”

    陶松有话要跟董真说,只能出口让三德子把陶庆带走。

    三德子也识趣,抬步走到陶庆身边扶起陶庆直接对着神医院而去。

    “董真,你现在心里估计非常恨我,我接受你父亲的权势,一步登天,跑到别人前面去,现在这样对你,是为不公,你要恨我,我无所谓,但你从现在起,必须给我打起精神,不然以后别说我偏心!”

    陶松生出大手摸着董真有些苍白的脸,紧紧的盯着董真。

    “从你跟我哪天,我就说过,我会吃的你骨头都不剩,所以你不要想着侥幸!”

    陶松依旧霸气,伸手把董真抱起,对着宫外走去,直接选择一处比较好的院落走进去。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宫殿,真和宫!”

    “我说的是真,你记住不是正,真和宫,我相信你会明白我的意思!”

    陶松不讲理抱着董真走进一间宽大的卧房,把董真放到大床上。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混蛋!”

    董真看着陶松脱她的衣服,那是直接出口吼话,不过人没有反抗。

    “我是帝王,全天下都是我的,现在包括你!”

    陶松一点点都不在意董真生气,看着董真气血不足,他就想用自己的再生之气帮董真恢复往日的荣光,不过他不愿意用最直接的办法,而是在享受中完成。

    “陶松,你永远都是坏蛋!”

    董真在陶松压到她身上,伸手把陶松抱住,就送上自己的热吻,满足陶松,也满足自己。

    “久别胜新婚,真紧,哈哈哈哈哈!”

    陶松无耻的双手抓住董真的肩膀,拼命的工作,那是越卖力,越兴奋。

    “我就当被一只死耗子啃了!”

    董真面对高兴的陶松,不忘说句反话惹一下。

    “我这只死耗子,可是会运动的!”

    “不过话说回来,董真你没有体弱多病,怎么那个小子?”

    “陶平安,都是你,你忘记了,你从小不是体弱多病!”

    “好吧我体弱多病!”

    陶松见到董真对他不满,露嘴坏笑。

    “董真,你在给我生一个体弱多病的小子出来!”

    陶松卖力的工作,终于在人疲惫之中交工,把自己的劳动成果交给董真接收。

    “你比以前差了,都没有喂饱我!”

    董真看着陶松在他身边躺下,不忘出口打击一下。

    “董真,我是怕你会散架,不想让你爬不起来,你这皮子痒,我们继续!”

    陶松听到董真的话,那是瞬间再次燃起战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