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综]刀与式神 > 171.第一百七十一章(书号:97548

171.第一百七十一章

作者:二白丶
    防盗,你的购买比例不足50%哦亲爱的!买够即可!(比心  关翊常醒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失忆了。

    这个场景, 他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没错, 他又双叒失忆了。

    脑海中记得的最后的场景, 就是突然跟他们敌对起来的鹤丸国永跟压切长谷部打了起来。

    然后,就没了。

    有意思吗一次两次都玩这一套。

    关翊常四处望了望,发现没有人, 刚想起身到客厅看看,却冷不丁被人从身后大力按住双肩。

    “哇!”

    “噫!!!”

    他被吓的差点跳起来,身后偷袭的人却是笑嘻嘻的走到一旁。

    “怎么样,吓到了吗?”

    “当然!不要突然就吓人啊!”

    关翊常看着鹤丸国永, 只觉得一口气梗在了胸口。

    “抱歉抱歉,但是生活里要是没有一些惊吓,不就太无趣了吗嘛。”

    鹤丸国永在他身边盘腿坐了下来,语气无比熟络。

    关翊常平复着因为受惊而显得有些急促的呼吸, 看着鹤丸国永,问道:“所以, 你为什么在这里?”

    之前不是还在跟压切长谷部打得不可开交么。

    鹤丸国永像是知道他在疑惑什么, 有些苦恼的歪了歪头。

    “唔,这个嘛,原因有好多好多呢……”

    他用手支着脑袋撑在膝盖上, 一脸的无所谓。

    “嘛, 我毕竟是刀, 刀不在自己的主君身边才奇怪吧?”

    鹤丸国永那双金色的眸子里写满了认真,脸上带笑。

    “不过你要是想听原因的话,我也是可以说的啦,嗯,先让我想想,大概就是弃暗投明之类的东西?之前拥有我的那个审神者那边的工作待遇很差的啦,所以我……”

    “可你不本来就是我的刀么。”

    白衣付丧神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睛微微瞪大,像是被吓到了。

    关翊常也被自己着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感到诧异,随后他仔细看着鹤丸国永,突然明白了自己之前第一次看见他时,心里那种熟悉感。

    是啊,这本来就是自己的刀,所以在这里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没有理由。

    “啊呀,这可真的吓到我了……”鹤丸国永抬起手捂住眼睛,语气极力保持跟之前那样轻松,声线却不可抑制的有些颤抖。

    “等、等等,这样的,有点太犯规了吧,该说不愧是主君吗……”

    “什么啊,这样的话,早知道我就不那么费心去想借口,全都没有用了不是吗。”

    像是知道关翊常在看着自己,他又别过头去。

    “不是,主君,请您现在不要看我,我现在有一点……”

    然后他在感受到头上传来的温热后,话语再次停顿。

    关翊常摸着他纯白的发,不知为何笑出了声。

    鹤丸国永顿时无力的将脸埋在掌心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的张开手将关翊常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

    “这样就可以了吗,鹤丸?”关翊常拍拍他的背。

    “不可以!不够!”鹤丸国永将他抱的更紧。

    “等等,鹤丸,我要不能呼吸了……”

    啊啊啊,心中这种烦躁的感觉,无法平复。

    “鹤!丸!国!永!”

    低沉的嗓音带着无法压抑的怒火在门边响起,压切长谷部虽然很想努力的在主君面前保持微笑,但却使得面部表情扭曲了起来。

    “我说了多少次,你说说我说了多少次,主君在休息的时候,不可以打扰!!”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想要被他碎掉或者扔去刀解吗!?

    “是,是,抱歉咯。”鹤丸国永放开手,毫无诚意的道歉。

    “你……”

    “好啦,长谷部,老是生气的话,眉头会打结的噢。”关翊常道,然后起身。“先去客厅吧,抱歉,老是让你们担心。”

    “不,可是……”

    “长谷部。”

    “……是。”

    关翊常看着压切长谷部,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他拉住了打刀付丧神的手,凝视着对方浮现出惶恐的眼睛,道:“辛苦你了,长谷部,你做的很好。”

    ……

    鹤丸国永跟在关翊常身后走向客厅,瞥了一眼想要拼命压下笑意保持严肃的打刀。

    啧,这都飘花了,再掩饰有用吗?

    大天狗跟酒吞童子都已经回到了庭院,之前发生的事情小白已经跟他们讲述过了。

    酒吞童子背着鬼葫芦,紫色的眸子扫了一眼鹤丸国永,然后又看向关翊常。

    “为什么不召唤我?”鬼王的声音低沉。

    随后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咂舌,一脸不爽的走到庭院里坐下。

    “翊常大人应该是还没有想起如何召唤我等吧。”大天狗的语气平静,“可是翊常大人,我之前应该给了您不少纸人才对。”

    “……全都不、不小心掉了。”关翊常莫名有些心虚。

    “是吗。”大天狗又看向屋子里众多的付丧神,“也罢,比起我等,这些刀可能更能贴身保护您,我等在现世还是太过显眼了。”

    在之前想要陪同关翊常出门却被拒绝之后,他也是想明白了缘由。

    在现世能够看见妖怪的人不多,但是像大天狗这样强大的妖怪,即使是普通人也是能够看见的,既然关翊常要在现世社会生活下去,就不能引起轰动。

    虽然可以有意识的隐藏自身,但却不能保证没有意外。

    “不管怎么说,您能平安归来,我深感庆幸。”与其他时候不同,他看向关翊常的,天空一般湛蓝的眸子满是宛若要将人溺毙的温柔。

    “嗯。”关翊常微笑起来。

    “说起来,翊常大人。”小白突然开口,“您最近不用召唤也可以了。”

    “诶,为什么?”

    “怎么说呢,”小白歪了歪头,“我在现世感受到了几股熟悉的妖气。”

    “这个应该跟妖力的强大程度有关吧,好比如大天狗大人与酒吞童子大人这样的妖怪,就是需要被您召唤,并且想起真名,但稍微没有那么强大的,只需在他们面前喊出真名就可以了。”

    被补充设定盖了一脸的关翊常是懵逼的。

    所以说,他现在不仅要警惕开门穿越,即使是成功的出门了,还要被迫进行现世副本?

    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在家里宅到死的冲动。

    可是不行,真的会死的,而且那样的话记忆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关翊常揉了揉眉心,突然发现家里好像少了个人。

    “咦,三日月宗近呢?”

    那名美貌的付丧神存在感极强,这会儿不见了他的身影,缺了人的感觉就分外明显。

    “哦,他啊,”鹤丸国永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桌子上的点心扔进嘴里。

    “不错啊,光仔,手艺不是一点都没有减退嘛!”

    “哈哈哈,那就好,毕竟是这是为了主君做的。”烛台切光忠将泡好的茶水递上。

    “谢啦。”

    鹤丸国永接过茶,咽下口中的点心,这才又道。

    “只是出了个门而已,又不是真的老爷子,不用担心。”

    男人走到他的身前,动作轻柔的将他扶了起来。

    “吾名三日月宗近,于刀剑中诞生。”

    “三日月,宗近?你是……付丧神?”关翊常愣愣的,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之后脱口而出。

    “要这么说的话,倒也没错。”三日月宗近笑了几声,浑身尽是风雅之气。

    关翊常张口似乎是想要再说些什么,却眼前一黑,栽进了付丧神的怀里,随后失去了意识。

    “哦呀,”三日月宗近将人牢牢的抱住,“这是刚才撞到头了吗?”

    “不,也许只是太累了吧,毕竟才刚开始。”他柔声说着,抬起关翊常的手,将上面被割出的伤痕细细舔舐了一遍。然后,那双印着新月的眼眸看向那支放在了关翊常口袋里的发簪。

    ……浓郁的鬼气。

    三日月宗近的眼睛微微眯起。

    随后他将关翊常一把抱起,往森林外走去。

    ……

    ……

    关翊常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榻榻米上。

    他睁大眼睛看着木制的屋顶一会儿,这才缓过神来。

    坐起身后往旁边一看,果然坐着三日月宗近。

    ……他怎么感觉这场景略熟悉。

    “这里是……?”他从三日月宗近手里接过一杯热茶,问道。

    “离森林不远的一座村庄,是这家好心的农户收留了我们。”付丧神脸上带着微笑。

    “是吗。”关翊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道:“既然你是付丧神,为什么刚才才出现,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就是现代,我那时带着你,你是知道的吧?为什么要奉我为主?”

    “因为您的血。”三日月宗近说道。

    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捧起来喝了一口,即便是在这种简陋的木屋之中,他也像是个平安贵族。

    “您自己难道不知道,您的血,对于妖怪来说可是稀少的宝物,只是一点点,就能极大的提高妖力。是您的血将我从刀剑中唤出,那您自然就是我的主君。”

    自己的,血?

    关翊常看着自己手心处的割伤,那里已经不再流血了。

    他的血有特异功能什么的,可是从来都没听说过??

    可不等他再问,木屋的人却是被人“啪”的一声猛的拉开。

    关翊常寻声望去,只见来人是一个少女。

    十五六岁的少女,身上穿着白绿相间的水手服,等等,这是校服吧?

    “你……!”少女喘着气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在看到关翊常之后却是哽住了。

    她的眼睛瞪大,里面闪速着惊喜和不敢置信。

    她似乎是在努力的组织语言,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不、不好意思,我叫日暮戈薇,我听村里的婆婆说村里来了个衣着奇怪的人,所以就来看看……”

    “果然,你是跟我来自一个时代的人吧!!”日暮戈薇的声线提高,几步上前似乎是想要靠上前来,却被猛地横在眼前的刀所阻挡。

    “稍等,这位贵女。”三日月宗近依旧坐在原地,他将茶杯放置一旁,一只手则用未出鞘的刀拦住了日暮戈薇。“我的主君尚未出声应答,如此擅闯可有不妥?”

    “啊,”日暮戈薇先是被吓了一跳,听见他的话后,这才有些赫然的后退了几步,“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这才注意到三日月宗近,接着因为对方的容貌再次吃了一惊,随后红了脸。但是她看着三日月的衣着,再看看旁边的关翊常,又有些不确定了。

    “哈哈哈,无妨无妨,只是警惕过头了,请见谅。”三日月宗近笑了笑,然后转头询问,“如何,主君,您的意见?”

    什么意见,还能有什么意见,关翊常对这一连串的展开根本反应不过来。

    不过把人家小姑娘晾在外面也不太好,看她的样子,能问的东西应该很多。

    “进来坐着说吧。”

    ……

    ……

    “所以,现在是距离现代四百年前的战国时代,而你跟我一样是从现代穿越到这里来的人?”

    “是的,因为我家是神社,我是通过家里的一口古井过来的,你呢。”

    “转身。”

    “……哈?”

    通过与日暮戈薇的交谈,关翊常得知了现在他所处的时代和地点,同时也知晓这里危机四伏,充满了凶残的妖怪,而这姑娘就是要去找一个叫四魂之玉的东西。

    “就你自己一个人吗?”就这小身板,带着把弓?

    自从小白来到家里,关翊常也诡异的渐渐开始在脑海里浮现出有关阴阳师的东西。比如现在,他就能感知到眼前的少女身上,有着强大的灵力。

    可纵然有强大的灵力,也总归是脆弱的人类,普通妖怪的一击就能要命了。

    “不是的,我有伙伴在。”说到这个,日暮戈薇的眼睛里流露出些许笑意,她看向关翊常。“你们呢,如果是不知为何就到这个时代来的话,想要回去可以跟我们一起走,我们可以带你们去那口带我来的古井那里,试试看能不能回去。”

    关翊常答应后,就跟日暮戈薇去找她口中的伙伴了。

    这伙伴,可真是各种各样的人啊。

    法师,除妖师,狐妖,猫妖。

    这些人在听了日暮戈薇的话后,便对他展露了善意的笑容。

    “犬夜叉在哪里?”日暮戈薇问道,问完她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脸上浮现出懊恼之色。“啊,我忘了,为了防止他在人家面前一惊一乍,我让他坐在外面了。”

    “肯定又要生气了。”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急匆匆的往外跑,不一会儿就带着一个身影回来。

    雪白的长发,头上是尖尖的犬耳,身上的衣服赤红似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