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真摘星拿月 > 第30章 朱门酒肉路有骨(书号:99904

第30章 朱门酒肉路有骨

作者:鲁西华
    芙蓉府东府区的街道还算宽敞,大部分都是双向六车道,剩下的都是双向八车道。时间已经来到凌晨四点过,街上车辆的数量还比较少,起得最早的依旧是我们府市的美容师~环卫工人。他们身穿橘红色的环卫服,上面有非常明显的荧光带,使得他们在汽车车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瞩目。避免了因为工作原因,需要走上车道,清洁道路的他们与来往的车辆产生交通碰撞。

    现在的环卫工标准配备已经大大好过以前了,他们驾驶着电动的环卫三轮车,靠近路边慢慢沿街行驶。老张就是其中的一名环卫工,他把上百米路段上掉落的树枝树叶都耐心的堆积在一起,然后用手将这些垃圾转移到三轮车后面的垃圾收集箱中,同时还要负责路段上人行道上的分类垃圾桶的清理。

    老张带着手套,因为路面上的垃圾中避免不了有些难以清洁的东西,要是直接上手,弄脏了,很难找到洗手的地方,免费的公共厕所并不是每条街道上都有。而那些旅游景观比较多的区域,才会修建数量较多的免费公共厕所给外地的游客使用。实际上大部分街道都是普通的商铺和居民楼,这些住户基本都是自己在家里面解决个人卫生问题,芙蓉府的府政官员们似乎并没有考虑到他们这些府市环卫工的工作需求。

    入秋的季节,凌晨的温度还是有些偏低的,炎热的气候已经渐渐过去,翻过新年就快入冬了,也该冷起来了,现在正是秋叶飘落最为旺盛的时候,每天的路上都会掉落许多的树叶,工作量远远高于一年中的其他季节。

    老张刚把道路上的树叶扫到一起,人行横道上的树叶,他们通常都是直接扫到绿化带里,让它们腐烂在泥土中,成为绿化带的营养,而道路上的树叶垃圾才是需要集中收集起来转移到环卫车的垃圾收集箱中。这边刚刚弄好一堆垃圾,老张就准备把停在不远处的环卫三轮车开过来。要不然时间久了,如果刚好起风,这些好不容易聚集的垃圾又会被重新吹散,到时候就白忙活了。

    这事还真不能说,这边老张刚刚怕有风吹乱垃圾,这街道上就立时起了一股强风,顿时满地的垃圾又重新焕发了生机,飘得到处都是,刚才二十分钟的劳动成果又重新化为了乌有,一切还得重来。

    老张嘴里咒骂了一句,“狗日的,哪里来的妖风?!”就看到对面的路灯一暗,一个巨大的黑影从街道上空划过,不由的抬头一看。这一看,老张的脖子就僵住了,“狗日的,还真让老子说中了,真的他妈出妖怪了。”

    只见宽阔的街道中央上方,一架几层楼高的机械体后背正喷射出强大的气流破空而过,那些气流吹在道路上,将中间的道路吹得纤尘不染,所有的垃圾都跑到两边辅道和人行道上了,刚才老张的成果就是被这从空中飞过的巨大机械体破换的。

    但是此刻的老张并没有抱怨什么,机械体飞过,紧接着道路上是一溜的警车、军车,闪烁着警报灯呼啸而过,随着那机械体而去了。“狗日的,果然是活久见啊。这人活得久,什么西洋镜都能看到。乖乖没想到,我们大夏王朝还有这样的秘密武器啊,真是太霸气了!”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那全身猩红色的巨大机械体给人带来的震撼感是无以伦比的,此刻的老张以为刚才过去的是朝廷的装备,所以心中充满了敬佩,“漂亮,真是漂亮~”

    向东去的大道上,车流虽然稀少,但不是绝对没有,从府中心往外走的车辆少一些,没有往府里的多,所以,司机们看到对面的相向而来的车辆几乎是每一辆都用急刹车的方式停靠在路边,心里还在惊奇,“又出啥子幺蛾子~早上都没睡醒嘛?你娃儿又要出脱,敢在路上急刹车,真嘞不怕撞嗦,厉害!”

    心里的埋怨刚刚冒起,就看到一个巨大黑影从自己头顶飞了过去,“狗日嘞,飞机!不对!没听到发动机声音,不是飞机!”这个判断还算是正确的,因为那黑影的全貌已经出现在了车辆的前窗玻璃中。

    “老婆,快点铲我一耳屎!我嘞眼睛是不是花喽,扎个看抖一个机器人在天上飞唉?还越飞越远?”司机一个急刹车,将汽车往路边停靠,转头一看,自家老婆同样也是目瞪口呆,正在喝的豆浆都被因为紧张而用力过猛的手挤了出来,流的裤子上到处都是。

    司机紧接着又看到自己前面前行的车辆同样是一个急停,靠在路边,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自己对面的汽车全部都急停了,原来大家都看到了天上的那个东西。

    “乌拉,乌拉~”一辆辆警车、军车随之呼啸而过,司机兴奋起来,“难道外星人攻打地球了吗?啷个起没听到炮声?!”

    “赶紧走,不要留在这里阻碍交通。”一辆交警的车辆经过,里面一名交警伸出头来向着司机警告道。

    司机明显脸上写着兴奋,“交警大哥,刚才那个是不是机器人,就是天上飞的那个!”

    “你管那么多干啥子?!赶紧走!不关你的事不要管~”交警的脾气明显不好,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很显然一路过来,每辆停靠在路边的车辆都要自己打招呼吼上几句,再好的嗓子也撑不住,况且这些人还问题多多。

    “是不是我们朝廷的秘密武器?会不会被天上的卫星发现,那外国人不就都知道吗?”司机越说越兴奋。

    顿时交警就毛了,立刻停车,开了车门出来,走到司机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熄火,车钥匙、行驶证、驾驶证,全部拿出来。”交警看了看证件,又接着往前窗玻璃上一瞄,“你娃儿还没年检,胆子够大哦~”

    顿时司机刚才还在兴奋的脸一下就变成了一张苦瓜脸,“别,交警大哥,我错了~”

    芙蓉府东边就是龙泉区,严武前妻文佳购买的房子就是在龙泉区北边十公里外的一个古镇上,这里依山傍水、环境优美,到处是仿古的客栈酒店和民俗民风文化村,距离市区不过二十五公里,所以有不少有车一族的年轻人都到这里来游玩。镇旁边有四所专科学校和大学,高等教育也是不愁,确实是芙蓉府居民悠闲娱乐的好去处。这里更是芙蓉府水果种植基地,因为日照充足,一年四季瓜果飘香,新鲜的蔬菜水果不但价格便宜而且优质优量,深受前来购房养老的老年人喜爱。

    阳光城小区,这就是严武的目的地所在,这座高档小区内的房子早就售罄,现在入秋了,很多人家开始请人装修房屋,而本人却是全家到琼州府过冬去了,等到来年开春回来的时候,这里的装修工程已经结束,就可以安心入住了。

    一辆小车正准备开出小区北门,停在警卫室前,等待前面的升降杆收起,就看到一个黑影从天而降,落在小区车辆进出的门口,顿时地面猛地一震,附近汽车上的警报器立刻响了起来。

    “我靠!这是什么?!”司机顾不得安全,嫌在车里看不清楚,立刻把身子探出窗外,只看到一个六层楼高的钢铁身躯立在小区门口。警卫室里的保安也立刻跑了出来,刚才发生的震动,使得他们以为是小区外面马路的水管爆了,还准备出来确认情况,准备报警。

    只见一个猩红色的巨大机器人站在门口,身上发出如水的蓝色波纹,那机器人的身影迅速变小,最后成为一个身穿休闲服饰的光头男人。那男人出现在地面立刻向着警务室奔来,在保安的面前停了下来,“十五单元在哪个位置?”

    几名保安的脑子还有点懵,但是本能的服务意识使得他们不约而同地指向同一个地方,“顺着大路过去,走到尽头,向右拐,到第三个岔路口,再向左就是了。”

    “谢了!”光头男人脚下立刻奔跑起来,向着保安指点的方向而去。

    “等一等,你是哪位?进出访客要做好登记!”

    “小伟,你赶紧跟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别出什么岔子。”一名年纪较大的保安首先反应过来,接着一名年轻保安就跟着严武的追了过去。

    这个时候大家才重新把目光投向了小区门前,刚才机器人下落的地方,那里除了一些碎石,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就连人行道上的方砖都没有破损一块,但是那巨大的震动是哪里来的呢?

    “刚才是在拍电影吧?我们小区参加电影拍摄了?那机器人投影可做的真像真的!”司机一脸的兴奋,对这保安快速地说道,“不对啊,这导演呢?道具布景、场记人呢?化妆呢?怎么就你们几个群演在这里?”

    保安一听,“哪有什么拍电影?我们这还在懵呢,你说刚才那机器人是不是真的?我以为我眼花了。”

    “是真的啊!那么大个!好几层楼那么高!你们没看见啊?!”

    “是真的怎么一下又变成人了呢?科幻电影?”

    “是不是钢铁侠那样的?刚才那个机器人可比钢铁侠大多了,威武霸气!”

    “您这是上哪?升降杆都打开了,您还不出发?”

    “我家亲戚来玩,我去芙蓉东站接他一家。你们好好打听,我一会儿回来再聊,真刺激。”司机说完,看了看表,立刻踩下油门开车走了。

    “我们打听,我们自己都还不知道问谁呢~”保安一脸郁闷的看着远去的小车,又回头望了望,看来一切的秘密就在刚才那个冲进小区的光头男身上,希望小涛聪明点,有困难就报警,不要逞强才好啊。

    严武顺着道路跑了将近三四百米这才来到十五单元。现在的小区都是智能化管理,一般来说汽车都是通过地下道出入小区,而居民才是通过居民卡进出。不过也有例外,刚才就是停靠在北门附近居民楼的小车,趁着凌晨没人,使用了行人通道,不过现在算是夜班,管的不严,也就放行了,白天可不能这样。

    所以严武来到十五单元楼下时,大门处的门禁就把他困住了,他不是小区居民,没有门禁卡,进不去。

    严武想也没想,直接变出一把单管猎枪,对准大门玻璃就是一扣扳机,砰地一声巨响,整扇玻璃门都碎了,立刻把跟在后面追来的保安小伟吓了一大跳。持枪暴徒?!乖乖,必须报警!顿时一个藏身就躲到了路边的绿化带,眼睁睁的看着光头男提枪跑进单元楼内。

    小伟按下了肩膀上的通话器,“老肖,老肖,我是小伟。你马上通知监控室注意15单元的监控!刚才进去的光头男子是一名歹徒,他手上有枪,已经打碎了单元玻璃门,闯进去了。你马上通知监控室报警。我看那人好像拿的是猎枪,威力巨大,估计要出动特警才行!老肖,听到赶紧回话!”

    通话器那边,停了一会,才响起老肖的声音,“小伟,不用报警了。警察他们都来了~”

    “来了?现在出警都这么快吗?!”小伟有些纳闷,自己这里可是小镇,不是市区,联动机制总要有些反应时间,哪有自己这边刚发现歹徒,那边警察就赶到现场的道理。

    “歹徒有猎枪,火力猛,你让警察千万小心。”小伟又不放心,在通话其中提醒道。

    “不用你操心,他们的火力很猛的~”老肖的声音再次传出,他的眼前是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战士跑步通过。小区之外,数不清的警灯在闪耀,起码二三十辆警车、军车停在小区外面,到处是战士忙碌的样子,警戒线都已经搭好了。

    严武没有走电梯,他知道楼里有监控,自己刚才枪击大门的景象估计已经被监控拍到了,自己再乘电梯被断电困在里面就惨了,立刻打开安全通道,准备爬楼。

    严舒窈很乖,长着一张圆圆的脸和两只大大的眼睛,乌黑漂亮的头发上扎着两个小辫子,她快满三岁了。爸爸妈妈似乎是分开了,因为她往常夜里曾经经常被爸爸妈妈的争吵惊醒过,虽然他们已经尽量压低了说话的声调、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舒窈的心中知道这是不好的。每次爸爸妈妈争吵过后,都会来到小房间看看有没有吵醒自己,自己面对着墙壁在小床上侧着脸装睡,生怕爸爸妈妈认为刚才吵醒了自己,自己不能再给他们添麻烦了。

    后来,爸爸妈妈分开了,自己跟着妈妈来到了一个新地方居住。妈妈对自己说,爸爸上班很忙,以后经常需要加班,自己只能一周才能见到一次爸爸,可是自己很想爸爸,怎么办呢?上次妈妈带着自己去爸爸上班的地方看了他,自己看到爸爸变瘦了,是不因为是上班太累了,吃不下饭?自己有时候玩着玩着就忘了吃饭,想想爸爸可能也是这样吧。

    舒窈半夜醒来,屋子里到处是黑黑的,打开了台灯,妈妈不见了,大门也是锁住的,妈妈去哪了呢?最近一个月,妈妈经常夜里不在家,早上又会重新出现在家里,估计也是去上班了吧,她要给舒窈赚钱买好吃的东西,所以舒窈在家要乖乖的。

    天亮了,妈妈还没回家,是工作太忙吗?舒窈的嘴好渴好渴,好想喝水啊。怎么办呢?水龙头太高了,舒窈打不开。嗯,有办法了!自己可以搬张小板凳,自己站在板凳上不就可以了吗?

    咦?为什么我打开了水龙头,里面还是没水?哦,想起来了,妈妈说过,水管有些漏水,需要找叔叔来修理,就把总阀门关了,所以水龙头里没有水了。可是舒窈好渴啊,该怎么办呢?那个总阀门又在哪里,舒窈不知道啊!

    天黑了,妈妈还没回来,还好我在小包包里找到了妈妈之前给舒窈买的酸奶,虽然只有几瓶,但是省着点喝,应该能等到妈妈回来吧?妈妈,舒窈好饿,我想吃大鸡腿。

    又过了一天,妈妈还是没有回来,舒窈好饿,心跳得好快。昨天舒窈喝了一瓶酸奶,今天还是再喝一瓶吧,只剩下两瓶了,妈妈你怎么还不回来?舒窈一个人在家里好怕好怕啊,到处都是可怕的机器声音,闹哄哄的,舒窈站在那里喊他们不要吵了,可是他们都听不见。家里只有舒窈一个人,舒窈该怎么办呢?

    没有水,舒窈不能弄脏了妈妈的新房子,这是要留给爸爸来玩的。便便臭臭的,没有水冲,舒窈找了好多纸,舒窈把便便拉在纸上,好好地叠好,等妈妈回来再丢,不能丢到马桶里,没有水,会堵的。

    妈妈,舒窈今天晕倒了,我好饿啊,你已经三天没回来,你买的酸奶舒窈已经偷偷的吃完了,可是舒窈还是好饿好饿,你到底去哪里了。爸爸,你在哪里,舒窈好想你。对了我要出去找爸爸,我要开门。

    舒窈开不了门,可能是因为门被妈妈锁住了吧,舒窈不会放弃的。

    爸爸,舒窈的指甲都破了,流血了,舒窈已经没有力气了。大门好硬好硬,舒窈根本抓不动,也踢不动。

    五天了,舒窈好想爸爸妈妈,可是你们到底去哪里了。每天陪着舒窈的只有爸爸给舒窈买的毛毛熊,舒窈只能和毛毛熊说话,可是现在舒窈连说话也没有力气了,舒窈的眼睛好模糊,看不清东西了。

    妈妈爸爸,舒窈的头发开始掉了,舒窈没有了漂亮的辫子,你们会不会不喜欢舒窈了,舒窈连眼睛都张不开了,爸爸妈妈,舒窈是不是要死了,可是你们为什么还不来找舒窈啊~

    爸爸妈妈,这个世界好黑好黑,为什么没有光......

    严武一口气冲到五楼,来到503的门前,一边锤着门,一边张口大声叫道,“舒窈,舒窈!你在里面吗?!舒窈!”

    严武举起猎枪,迟疑了一下,变成了沙鹰,“舒窈,不要站在门边,爸爸要进来了!”

    严武蹲下身来,将手枪斜着向上对准锁口,他生怕自己的女儿出现在门口,一不注意就挨上一枪,虽然女儿还没有一米高,但是自己不能冒险。

    严武开枪了,枪口也没有直接对准门里,而是斜斜地对着门框,砰砰,两声枪响,门就开了。严武一把推开了防盗门,冲了进去。

    血,地上是干涸的血滴!严武回身一看,只看到防盗门上同样有些血点,还有一些划痕。严武瞬间脑子就炸了,这能是什么?这都是女儿求生的痕迹!她想出去!

    严武顺着血迹冲向了客厅,客厅的地面到处是血迹斑斑,茶几的旁边,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列纸巾,严武打开一看,赫然是一条条的粪便,已经干了。茶几上是四瓶空着的酸奶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吃的。

    严武此刻快疯了,女儿呢,女儿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她现在又在哪里?两间卧室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没有、冰箱被打开,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各个柜子也被打开,有翻动的痕迹。侧卧的小台灯开着,小被子也叠得整整齐齐,几张小板凳,放在窗台上,可是窗户被锁住了,女儿就是站在板凳上也够不着上面的开关!而各个房间的地面不时散落着女儿的黑发。

    严武发了疯似的在屋里乱窜,终于在主卧的衣柜发现了一丝端倪,有一扇衣柜门没有被打开,是关着的,严武一把拉开衣柜的门。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衣柜底部一角,全身血迹斑斑,怀里抱着一只毛毛熊,双脚光着,脚指甲已经烂了,防盗门上的划痕就是这样来的!

    女儿将头埋在毛毛熊脸上,皮肤已经没了色彩,肩颈处犯着不正常的红色。

    严武蹲下身子,红着眼睛,将女儿拉了过来。“好轻~”严武一上手就清楚了女儿的重量,他最心爱的宝贝,自己能不知道体重吗?女儿喉咙已经肿大,小脑袋低耸着,紧抱着怀中的毛毛熊不放。

    “啊~”严武终于忍不住嚎叫起来!在这个官员酒足饭饱的幸福时代,自己女儿竟然要被饿死家中!两只眼睛通红,热泪留了下来!“我操你们祖宗!”

    严武把颤巍巍的手指放到女儿的鼻孔之下,还有一点点细微的气息传来,顿时精神大振,来不及走大门了,严武打开阳台窗户,抱起女儿向外就是一跳。一个巨大的钢铁身影重新出现在空中,带着呼啸声向着芙蓉府中心方向飞去,只留下空中回音阵阵,“如果我的女儿死了,你们都要赔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