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人生得意无尽欢 > 第666章 冰释(书号:99927

第666章 冰释

作者:六道
    第666章 冰释

    接下来的会议,总结完巴国的投资案后,话题又绕回到皇家港投资项目上,讨论该由谁担任此项目的负责人。喻振英当然是要推荐自己人,也就是喻连婷。

    巴国投资案就是由喻连婷负责的,而且做得很好,关键是还有过她在巴国被绑架的经历,即便如此,到最后仍把巴国投资案完成得尽善尽美,通过这一点,完全可以证明喻连婷过人的能力和心理素质。

    其它家族的掌门人都没有反对,只有梁腾飞提出,由梁明担任该投资案的副负责人。

    梁明是梁腾飞的宗亲,也是他的心腹,由于这次的投资案较大,他得派自己的人跟着才放心。

    喻振英还没有表态,吴骏伊、周玉廷、韩启明、张君寒四人都不约而同通地点头,表示赞同。

    上百亿的投资案,他们四家也不放心由喻家一家主导去运作,但自己又都不想出这个头,现在**站出来,他们自然是乐见其成。

    各家都是什么心思,喻振英心里明镜似的,他含笑点点头,说道:“这次皇家港的投资案,就由喻连婷和梁明一同去操作,现在,诸位还有疑问吗?”

    在场的众人纷纷摇头,都表示没有问题。喻振英看看手表,说道:“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

    会议终于结束,吴尽欢看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他和喻连婷一同走出会议室,无奈地说道:“接下来,你不用常驻巴国,但又要常驻马国了。”

    马国的环境要比巴国安全的得多,喻连婷在马国工作,吴尽欢也更加放心一些,不过终究是分隔两地。喻连婷苦笑道:“这次的工作只怕也不会太轻松。”

    其一,此次的投资案高达两百个亿,是巴国投资案的好几倍,其二,做巴国投资案,她是绝对的主导,而这次的投资案则多出一个梁明,在她看来,此次工作未必会顺利。

    他二人正说着话,身后传来召唤声:“吴先生、喻小姐。”

    吴尽欢和喻连婷回头一瞧,快步走过来的人正是梁腾飞,跟在他身后的人,就是他刚才举荐的人,梁明。

    梁明和梁腾飞年纪相仿,三十出头,模样生得比梁腾飞要好,起码是相貌堂堂,一脸的正气,不像梁腾飞,给人阴冷邪气的感觉。

    他在**的作风,和梁腾飞截然相反,是个非常低调的人,平日里话不多,但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内部,手握大权的人当中,便有梁明一个。

    “梁董、梁先生。”吴尽欢和喻连婷停下脚步,分别向梁腾飞和梁明点下头。

    梁腾飞也是点头致意,他的目光在喻连婷身上只是一扫而过,不太重要的人物,他一向不太关注。他看向吴尽欢,含笑说道:“多日不见,吴先生近来可好?”

    吴尽欢说道:“烦劳梁董挂念,一切都好。”

    梁腾飞意味深长地说道:“这次永冠主导的皇家港投资案,不是**非要插上一手,而是投资的金额太大,如果只由一家全权操办,其它的几家只怕也都不会服气,**出这个头,其实也是另外几家共同的意思。”

    放在以前,梁腾飞做事,向来是我做我的,你说你的,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就要这么去做。

    但自从他主掌**以来,**一直在走下坡路,对其它的家族,已渐渐无法行程绝对的压制。

    现在梁腾飞的个性相比以前,已经收敛了许多,起码他还会解释一下自己的做法。

    当然,他之所以会向吴尽欢解释这些,也是有示好和拉拢之意。

    喻家虽然不在五大家族之列,但以喻家的实力,绝对能位列其中,只不过喻家不愿意争这个虚名罢了。

    如果**真能把喻家拉拢到自己这一边,无疑会让**的实力、威望都提升一大截。

    只是喻振英滑得像泥鳅似的,根本不参与各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梁腾飞早已向他做过无数次的明示、暗示,但喻振英一直是装傻充愣。

    现在梁腾飞对喻振英已经基本死心了,他的目光瞄向了喻家准接班人的吴尽欢。

    喻振英已经一大把年岁,他再能活,还能活上几年?不久的将来,永冠还得由吴尽欢来接班。

    而且现在喻振英越来越频繁让吴尽欢参与到永冠的决策层,从这一点也不难看出来,老头子是打算正式退位让贤了。

    所以梁腾飞很重视自己和吴尽欢的关系,以后永冠肯不肯站在**这一边,也就看他二人的关系有没有好到那个程度了。

    梁腾飞心里是怎么想的,吴尽欢不敢说百分之百的了解,但也能猜出一二。

    他向梁腾飞笑了笑,说道:“梁董,这些我都能理解,不过梁董并不必向我解释这么多,香港振业银行的事,以前我没插过手,现在也不会插手。”

    等你正式接管了永冠,想不插手都不行了。梁腾飞对吴尽欢的情况很了解,知道他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他自己经营的无尽公司上。

    吴尽欢稍顿,又继续说道:“说起来,我倒是真有件事拜托梁董。”

    梁腾飞眼睛一亮,含笑道:“吴先生,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吴尽欢握住喻连婷的手,说道:“婷婷这次到马国工作,人生地不熟,难免会遇到这些那些的困难,还望梁董能照顾一二。”

    喻家在马国那边真没什么熟人,不过**是有的,梁家有很大一个分支在马国,是当地极有权势的华人家族,而且马国的梁家分支和中国这边的梁家主家来往也密切。

    梁腾飞愣了愣,仰面而笑,说道:“吴先生尽管放心就是,这件事即便你不说,我也会从中做好协调。”

    说着话,他转头看眼梁明,正色道:“梁明,这次到马国,你可得配合好喻小姐。”

    “是!先生!”梁明躬了躬身形。他的话真的很少,可以说是惜字如金,而且和梁腾飞在一起时,他的头一直都是低垂着的,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吴尽欢忍不住深深看了一眼梁明,感觉这个人很不简单。

    表面上看,梁明似乎全无野心,恨不得让自己变成透明,只突出他的主子梁腾飞。

    可是这么一个全无野心的人,竟然能爬到**的核心阶层,成为**最具实权的大人物之一,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他们边走边聊。梁腾飞还特意把话题引到新华岛上,询问了一番新华岛的近况后,又提醒吴尽欢,如果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困难,尽管去找他帮忙,梁家和喻家是百年世交,而且之间一直没发生过不愉快,两家的这份交情,非但不能在他们这一辈的手中断掉,还应一直保持下去,并且发扬光大。

    总结起来,梁腾飞表达的就一个意思,拉拢。说白了,梁腾飞现在太需要得到盟友,太需要得到盟友的支持。

    **梁家,在地下财阀当中依旧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任何一个家族单提出来,实力都远远不如**,但梁腾飞没有把**的优势进一步做大,反而在做小,这已经直接动摇了他在**的地位。

    吴尽欢对他目前的处境,多少了解一些,这也是吴尽欢愿意与梁腾飞交好的原因。

    在人家飞黄腾达的时候,你去与之交好,那是阿谀奉承,在人家落魄低谷的时候,你去与之交好,那是患难见真情。

    做着同样的事,但对时机把握的不同,导致的结果也截然不同。

    吴尽欢乐呵呵地说道:“有梁董的这句话,我心里就有底多了,其实,在新华岛的二期工程上,可以预见的和不可预见的困难的确有很多,若是能有梁董这一大助力存在,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也不怕了。”

    说话之间,他们已走到一楼的大厅。看到梁腾飞出来,等在这里的**保镖们一同走上前来,齐齐躬身施礼,毕恭毕敬地说道:“先生!”

    梁腾飞没有理会周围的人,他两眼放光地看着吴尽欢。以前吴尽欢也是学喻振英那一套,滑不溜丢,如果说喻振英是条老泥鳅,那吴尽欢就是条小泥鳅。

    而这一次的交谈,却让梁腾飞敏锐地意识到吴尽欢这边对自己的态度有了不小的松动,他能在口头上说出来愿意找自己帮忙这样的话,就是两人关系向前迈进的一大步。

    梁腾飞目现精光地看着吴尽欢,后者也含着笑意,坦荡荡的与他对视。

    过了好一会,梁腾飞哈哈大笑起来,伸出手,说道:“吴先生……我年纪比你长,以后你叫我一声梁兄,你不吃亏,我就叫你尽欢,如何?”

    “恭敬不如从命,梁兄。”

    梁腾飞眼睛更亮,握着吴尽欢的手说道:“我的兄弟姐妹不多,以你我两家百年世交的关系,即便视彼此为亲兄弟也不为过啊!”

    他这话好意思说,一旁的喻连婷都不好意思听。

    要说最枝繁叶茂的家族,非梁家莫属,都不说梁家旁支的那些同宗兄弟,光是梁腾飞的亲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十根手指头加十根脚趾头都数不完,见得了光,可以记入族谱的,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和私生女,太多太多,数不胜数。

    吴尽欢也被他的话逗笑了,说道:“梁兄说笑了。”稍顿,他补充了一句:“梁兄若以兄弟之礼待我,我必以兄弟之礼报之。”

    梁腾飞眼中光芒更盛,还要说话,见喻振英、吴骏伊等人都已走出来,他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握住吴尽欢的手也松开,背于身后,含笑说道:“尽欢,我们来日方长,以后有**梁家的一席之地,就必有永冠喻家的一席之地。”说完,他又向吴尽欢挥挥手,说道:“走了,对了,代我向喻老爷子道声别。”

    说完话,他迈步向外走去,梁明紧跟在梁腾飞身后,也一并向外走去。只是,在他临走之前,他低垂的头稍微抬起一点,用眼角余光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吴尽欢。

    就他用余光瞥向吴尽欢的那一眼,目光之锐利,仿佛刀子能贯穿人心似的。

    旁人或许没注意到他的眼神,但吴尽欢注意到了,他微微眯缝起眼睛,目送着梁腾飞和梁明等人离去的背影,对身边的喻连婷幽幽说道:“婷婷,以后,你要多小心这个人。”

    本书来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